古步毅 - 反對緊縮教條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反對緊縮教條

 

大約十年前,共和黨人喬治.布殊、美國媒體,以及華爾街日報負責人,發起了一場反對路易士.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的運動,路易士.盧拉是巴西「激進派的領袖」,美國宣稱如果他當選為巴西總統,美國將以經濟抵制行動和金融危機威脅巴西。巴西人民不害怕。相反,白宮施加的壓力甚至引起整個拉丁美洲的共同反美情緒。上週末,希臘人民同樣堅定回應退出歐元區後果和希臘破產事件,並把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視為反對德國緊縮新教條的一類英雄。社會黨候選人安東尼奧.科斯塔對葡萄牙立法選舉狂喜的反應,揭示與其他歐洲領導人進入這一談判列車的速度。如果力量戰勝西班牙,如民調所示,默克爾政策下的歐洲日子已屈指可數……
這不是捍衛預算破產,更不用說任何合同的不負責任。那些問題在於斟酌歐盟周邊經濟體的復原能力,這已表明一般經濟以及特別人才,當沒有投資在反週期上時,他們都沒有能力恢復經濟。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的論點是,沒有撤回不景氣的刺激前,甚至不能支付經濟代理人和評論人群的債務。滿懷希望的希臘人民更多地支持齊普拉斯。關於支持緊縮教條的發言人,這是失去希臘民意的戰爭,他們將坐下討論以提交解決方法,尊重預算觀點和經濟判斷力,同時為復甦創造有效的條件。
沒有意義的是,在冷漠的經濟理論上,把雞殺了,並希望它繼續產卵,而雞蛋是純金或閃閃發光的錫。過去幾周,希臘大選也證明阿列克西斯的靈活性,他丟棄演講中最激進的言語,並說服革命主義的激進派——而不是通過革命手段完成。古巴的悲劇肯定不再發生,倒是談判的過程中,不接受緊縮作為最後徵收的過渡教條。最終,希臘民眾仍表現出民主智慧的跡象:絕大多數否定了齊普拉斯,迫使他與聯盟進行談判,要求轉變談判形式,很可能是比你想像的更像歐洲人的解決方式。
國家公共債務不是由歐洲最弱經濟體全權負責。一個不容忽視的證據表明,強烈譴責歐洲北部和中部推動周邊經濟建設的失約,主要是債務經濟沒有節制地建立基礎建設的可行性 一目前的赤字危機,原因在於布魯塞爾大量的優先補貼和鼓舞債務補貼,因此,大眾譴責這虛假的道德行為。但是,還有更多:較小經濟體生產結構的破壞以及保護農業和工業的大生產商,接受歐洲補貼的純樸的人,也將過錯歸咎於英國的補貼支票和德國的出口,以資助法國農業利益的那種模式。
責任是屬於大家的,所以應由大家共同解決,並尋找共同的利益,而不是譴責分歧。不是道德問題;而是政治經濟!不管最終結果如何,希臘放棄緊縮教條。其他國家對希臘的威脅引起更多良好的刺激。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