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蜜拉 * - 印度尼西亞的死刑—東帝汶案件的反思 - Plataforma Media

卡蜜拉 * – 印度尼西亞的死刑—東帝汶案件的反思

 

巴西人因在印度尼西亞販毒被判處執行死刑後,出現對這個問題許多不同的反應。國際機構和巴西政府表示反對裁決和重新燃起對死刑的爭論。
不幸的是,由於缺乏政治和歷史的知識,很多人批評印度尼西亞是一個「嚴厲」的國家,擁有嚴格的法律,以及「懲惡毫不手軟」。但是,對於這個超過16000個島嶼的東南亞群島的歷史,對有多少瞭解的人而言,歷史是十分不同的。
本週,記者和部落客主人萊昂納多終於帶來東帝汶案件的人民回憶,但我相信這是值得把那些案件以挑選的方式聚集起來。
東帝汶曾是葡萄牙的殖民地,直至1974年,葡萄牙因康乃馨革命放棄葡屬殖民地,東帝汶脫離葡萄牙的統治。1974年至1975年,這個亞洲國家經歷了內戰,並最終宣佈獨立,獨立歷時8天! 1975年12月7日,因為東帝汶具有相當大的石油儲備,印度尼西亞獲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強國的支持,以殘酷的方式入侵東帝汶領土,維持了24年的統治。後東帝汶人民發起武裝自衛,即使缺乏武器和獲國際很少的支持,但仍在1999年,在聯合國舉辦的公投上獲得最終勝利。
更重要的是,在獨裁者蘇哈托的恐怖統治下,印度尼西亞人在東帝汶的土地上殺死約30萬東帝汶人民(東帝汶抗戰檔案博物館在人口普查的基礎上估計),多數是年輕人、兒童、婦女和長者。沒有錯過任何方式殺害東帝汶人民﹕集中營、破壞、強姦、因碾碎、淹死和使用化學武器導致的死亡……最終,手法是十分殘暴的。
蘇哈托將軍的獨裁統治在1998年結束。自此之後,印度尼西亞經歷許多任總統,許多人當選——包括佐科.維多多,他是一名較突出的進步分子,在去年的選舉中當選,印度尼西亞人民對他寄予很大期望。然而,印度尼西亞的民主呼籲是誇大的,軍隊對政府與社會仍持有巨大的權力,尤其是新聞界。「自由之家」組織對該國的個人自由和新聞自由給予三分(在級別上,一分是最民主,七分是最不民主),巴西在所有相關項目中高於印度尼西亞。
除此之外,遠離聚光燈下,現在,西巴布亞持續發生類似東帝汶的種族滅絕案,西巴布亞多年來一直爭取獨立,以及反對礦產財富被剝削。
我們回到印度尼西亞的死刑和毒品問題上——整個問題的出發點。不!死刑阻止不了販毒,僅僅增加毒品在該國的徵收價格。快速搜集任何旅行者、衝浪運動員或背包客的聚集廣場,你會很容易在印度尼西亞找到門路獲得好的毒品,並且沒有員警問題。該國旅遊較發達的島嶼——巴厘島,它是著名的旅遊地點,也是容易接觸任何類型合法或不合法毒品的地點。一連串商販行走在庫塔街道(巴厘島海灘) 售賣 「偉哥、大麻、大麻麻醉劑、可卡因、蘑菇、迷幻蘑菇等更多的毒品……」——那些商販往往祇離警局幾步遠。不知情的旅客遭遇搶劫也是著名的。對那些毒品表達興趣的人,為了不被商販告發,需要付出很高的金額。除了巴厘島,其他幾個島嶼,特別是以旅遊觀光著名的島嶼,是國際知名供應大量毒品的地點。
最有趣的是——回到東帝汶的案件——通過聯合國在2001年達成的一項協議,保護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報告重申,印度尼西亞通過自己的調查和審判的方式,尋找和懲罰那些在東帝汶進行屠殺和危害人類罪行的責任者。不過,今天,印度尼西亞離開東帝汶領土已有15年,保護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在2005年發現該法仍然是有效的,「那些策劃、命令、執行的人和嚴重侵犯人權的負責人沒有被召喚審訊,而且,在很多案件上,採取行動的是有名望的軍事和民用軍人」。
因此,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代表東帝汶人民訴求,和代表所有認識少許印度尼西亞歷史的人發表報告,這個國家現在的「嚴厲法律」、「守法」和「嚴懲罪犯」升至嚴格級別,開始判決歷史最大罪犯——在東帝汶犯下的暴行軍事負責人。
而對於支持和讚許印度尼西亞槍殺囚犯的巴西人而言,離開良好的統治、司法和法律實行的假想保護前,更多反映這些國家的政治和社會環境。更不用說,認真思考那場「對抗毒品的戰爭」和它的社會後果的急切需求。

 

* 卡蜜拉,巴拉那聯邦大學政治學碩士,在東帝汶進行CAPES/ MRE的項目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