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沙留.路斯 * - 馬年 - Plataforma Media

路沙留.路斯 * – 馬年

 

馬是中國偏陽性的生肖,與雄性原則相關聯,代表太陽與火。在2013年尾,占星年曆預則農曆馬年接近2014/01/31至2015/02/18會有安全和騷亂的問題;所以馬年是以自身的創作能量結束,也可能以騷亂和危險中結束。事實上,去年中間已穿插了行星災難的事件:加沙衝突的升級、克里米亞的危機、伊斯蘭國的確立、伊波拉疫情的蔓延、博科聖地的綁架、在弗格森的種族戰爭、馬拉西亞飛機墜落和反國際足協的抗議行動。
在佛得角,2014年戲劇性地以福戈島火山爆發和查達斯·卡爾代拉人民受到嚴重損害而結束。人們的生活受到保障,但是對經濟和火山爆發引起的騷亂卻有影響。在過程中,佛得角大眾沒有一瞬間懷疑過會發生嚴重事件;社會回應會從該重大的災難中吸收學習經驗。
今年,福戈島的火山不僅表明周圍地理領土的波動,也展現了我們所有人都沒有準備去面對的災難。在第一次火山爆發前的幾個星期,天文和技術組織聯繫,向佛得角地區決策者發出火山爆發高概率的警告;但是他們沒有適當地考慮該資訊。
福戈島火山的熔岩,表現其有基本的尖端技術預測自然災害,但是不足夠管理它們。公共決策者曾接受技術允許的警告;但隨著科學的能力認為可採取優秀的組織能力,減少災難和突發事件的發生。但事實上從火山的爆發中沒有得到優秀能力的見證:第一,有一艘航隻駛向福戈島卻迷失方向(!);和查達斯·卡爾代拉事件的第一時間,新聞報導司機向前往危險地區的人收取15,000佛得角埃斯庫多-交易展開是因為救援機制的不足。
馬年的不幸事件是大自然對我們憤怒的表現-終於在人命面前展示其仁慈的一股力量,沒有像中東地區的衝突那樣,但在一系列的嚴重威脅下,要瞭解其社會和文化動向。這一浪潮,希望有一些潛力的應急方案去應對眼前威脅我們的災難。
佛得角社會聯盟引用奴役和被剝奪的殘酷,但是歷史上佛得角人民從未忍受包括戰爭的殘酷。這裏,母親從未收到任何有關兒子學校有炸彈的消息;從未像在加沙的巴勒斯坦母親,生活在緊急的狀況。但事實是目前我們承受著民眾早已忘記的暴力程度。在我看來,令人恐懼的是不單只有犯罪嚴重化;這是非常可怕的病理特徵,所有都在我們的傳統文化範圍之外。
對於我們而言,主要的危險是道德方式的改變,讓我們可以容忍暴力;雖然新暴力的升級,厭惡一概而論,真相是佛得角的道德纖維似乎適應了。如果這個傾向繼續,要以不同的理由緊急管理,如何讓暴力的源頭消失;如果人民繼續被動的被野蠻地解決-通過提升酒吧和警報的消費-質量的崩潰將是我們災難的存在。
馬年沒有讓民主制度代替專制制度。而且,我公開表明我滿意的是實行佛得角民主和尊重公民自由。如殖民者,每周討論有關執行的功能失調和行政權力的無效;但是對我來說最差的報復是把我排除在國家媒體機構之外。剩餘的,沒有誰可以威脅、攻擊或監禁我。
但是如果政治自由和選擇的權力不是伴隨著做假的選擇過程,民主運行的風險是成為當局和市民之間貓捉老鼠的遊戲。我個人認為發表文章不會被逮捕或遭受酷刑,這是愚蠢的-如我在伊斯蘭持行下依然敢於寫文章;但是佛得角的腐敗卻不停止建造有關我和我女兒未來的危險負債。
2014年,沒有誰強迫佛得角女性在穿迷你裙和比基尼時要穿波卡罩袍。在非洲和東方伊斯蘭大部份地區,女性和女孩的身體、自由和力量是受到暴力殘害的。但是這些,我女兒的生長過程中,可能證明我國女性可以爭取更多的共和國責任。在佛得角,女性在政治和社會主流地位中,正逐漸地被保障,包括傳統、我們的現代化,佛得角的平民階級正有失去重要傳統的危險。近十年的發展方向導致根除了佛得角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和被傳統的約束。問題不僅對貧困女性的普遍貶值,當建設佛得角社會的支柱時,根本的問題是脫節。
我們可以繼續列出佛得角社會中看出災難的力量,是表現在國家管理的主導權發展史中可怕的參考;我們可以說很多有關經濟、公共服務和人才資本的破產。但是真相是所有歷史的道德,包含在我們傳統智慧的諺語中:「否極泰來」。光明的2015年。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