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德凱 - 科學缺席,“科學”謠言就會瘋跑 - Plataforma Media

廖德凱 – 科學缺席,“科學”謠言就會瘋跑

 

霧霾不散是因“核霧染”、吃一碗方便面要花32天解毒、高鐵輻射嚴重致女性“不孕”、瓶裝水暴晒后有毒不能喝……這些在網絡上廣為流傳的說法,相信很多人都聽過。但是,它們都位列聯合辟謠平台、北京市科協、北京市科技記協日前發布的2014年十大“科學謠言”之中,也就是說,這些說法都是騙人的!
這些聳人聽聞、披上“科學”外衣的謠言,涉及公眾日常生活中經常接觸或關注的事物,給許多人造成了極大困擾,也搞亂了人們對日常科學的知。更大的問題是,“科學謠言”遠不止“十大”之數,諸如“香蕉艾滋病”“注射西瓜”等“有根有據”的謠言,充斥於我們的生活之中,甚至一個謠言就能造成 巨大經濟損失,使相關產業從業者無辜“躺槍”。筆者以為,要破除“科學謠言”,需要動員全社會的強大力量進行打擊。
“科學謠言”的可怕、可惡之處,在於其披著“科學”外衣。很多普通人科學素養不足,辨別能力有限,出於“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避害思維,甚少刨根問底,追問究竟。而公眾的恐慌心理、從眾心理和心理定勢,正是“科學謠言”的傳播溫床,借助互聯網強大的聚合、放大效應,“科學謠言”容易速爆炸性傳播、病毒式感染。
根據“科學謠言”形成和傳播擴散的特點,要對其進行抑制和消除,必須在社會上形成科學的對抗系統。具體來說,應當形成學校加強科學教育、公民提升科學素養、專家及時辟謠、法律適時跟進的“四位一體”科學體系。
謠言止於“教”。學校的科學教育是抵御“科學謠言”的基礎。在網絡上,“科學謠言”的傳播者甚至制造者中,不乏學生的身影。這說明在當前的 學校教育中,科學教育還有著較大的提升空間。學校抓好學生的科學教育,可以夯實社會抵御“科學謠言”的根基。在現實生活中,家長往往很信任孩子學到的識,在科學方面願意聽取孩子的意見,當學生的科學素養得到提高時,學生家長的科學素養也能水漲船高,“小手拉大手”能起到特殊作用。
謠言止於“智”。公民科學素養是抵御“科學謠言”的根本。“科學謠言”之所以泛濫,根本原因在於公眾缺乏科學素養,缺少“想一想”的科學觀 念、“問一問”的科學思維,結果被謠言輕易攻破心理防線。筆者建議,應當在全社會創造濃厚的科學氛圍,特別是要利用公共傳播媒介,以公眾喜聞樂見的方式, 對生活中的常見科學問題進行傳播,讓公眾逐步提高科學素養,凡事多問“為什麼”,避免出現相信科學卻被“科學謠言”所騙的尷尬。
謠言止於“專”。在“科學謠言”的傳播中,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在謠言發端初期,很難看到相關的權威專家出來辟謠。一些專家對很多他們眼中簡單問題不屑於進行回應,不屑於和“科學謠言”交鋒,害怕“掉價”。但是,在打擊“科學謠言”的行動中,專家的及時跟進、勇於擔當必不可少,對付“科學言”,就是要用真科學進行辟謠。事實上,這是專家與公眾進行直接交流,塑造專家良好形象的契機,抓住這種為公眾提供科普服務的機會,也有利於甩掉“磚家”的帽子。
謠言止於“責”。這裡的“責”,包括兩方面內容。一是在網上活動的所有人,都應當具備基本的責任意識。一些“科學謠言”的產生,可能只是某 位網友無聊時的一個惡作劇,但卻可能造成巨大的危害和損失,網友在搞惡作劇之前,應當估量自己的行為可能造成的后果﹔而對於其他網民特別是所謂“大V”對於類似的“生活中的科學”,至少應當明確其來源后再進行傳播。另一方面,國家法律應當及時跟進,對造成重大損失的“科學謠言”制造者,及時依法依規進行 處置,完成破除“科學謠言”的最后一道程序。
總之,“科學謠言”的產生、傳播和危害的形成,有著復雜的社會、教育、心理等因素,根據這些因素,打造破除“科學謠言”的科學體系,使真科學的種子在社會上生根發芽,不斷生長蔓延,“科學謠言”生存的土壤必會越來越少。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