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儒家的道德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儒家的道德

 

貪污腐敗的壞思想動搖現代政治的合法性,並且蔓延開來,如同人類對欲念的基因是難以抗拒的。距離成立一個新的獨特時代還有很長的時間,這種貪污現象與全球資本主義有很大關聯。有人曾經閱讀由國際透明組織撰寫的報告,報名分析這種情形,貪污跨越各大洲和不同的政治制度,因此,充斥著人民的不信任,他們見證了腐敗、對思想體系的失望和政治的不信任。
巴西和中國的事件,引起對政治體系的康復潛力的注意。即使在澳門,那兒的現實和中國不同,全國推行的反貪污運動對澳門帶來潛在影響的恐懼是可以察覺得到的。在澳門政府方面,實際感受對文化較大需求的第一波跡象,崔世安在第一任期的最後階段,有明確的指示要控制成本。
由於政治決策跟隨不公義的明確步伐節奏,在面對擁有權力和處在領先位置的世代間,公義是盲目的,不同的聲音在這類運動中覺醒,對政治可能的得益提出疑問。但批評模糊。事實是,在公眾道德,社會正義和商業道德的名義下,反腐敗鬥爭只能支持和表揚,不論基本的可能動機。重要的是保證司法的透明度和合法性。
迪爾瑪.羅塞夫最近面臨不獲連任的危機,正因為不打擊貪污腐敗的口號。即使她沒有被指控直接涉及任何具體的貪污事件,她的對手試圖以此作攻擊,誣蔑工人黨非法獲取國家資金。
中國的情況是最引人注目的,因為政治領導層承認貪污腐敗,就如無拘無束的猛獸極力主張溫馴。反腐敗鬥爭甚至不是由擁有更高道德的清廉力量所推動,但事實是,共產黨認為人民對這現象的意識,為本身制度的繼續存在帶來危機。如果沒有普選,單一政黨合法化的運動是必然的,傳達對統治者的正直和其行動透明度的信心。在儒家哲學思想上,不論誰有權力發號司令 ; 但合法性在於德行。沒有德行的人將被否定他的權威。
習近平登上權力頂峰時,他已經理解社會混亂的高指數,與公眾被壓抑的薪酬,許多領導人炫耀鋪張之間的矛盾是直接掛勾。一個到達城市的農夫,在這樣奢侈的環境中,不用提醒就意識到,正直和德行是不足以支付這麼多的法拉利和林寶堅尼的費用。
教育,系統官僚化的減少或透明度的政治文化,在中長期的發展上發揮持久的效果。但是,如果有犯罪,應得到懲罰。因為對懲罰結果的擔憂必然是補救的一部分。中國、巴西、葡萄牙、或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不應著重於猜疑決策的政治可能動機,以及本身的好處。重要的是,確保公義的不政治化,發揮其作用,而不是因包容政治而改變。否則,公義也失去了美德,即是失去其合法性。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