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水域自治權擴大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水域自治權擴大

 

澳門回歸十五年後,中國首次賦予澳門水域管理權。專家們對《澳門平台》表示,他們認為,中國此次給予特區的信任,賦予其處理經濟多樣化和區域一體化進程中有更多的空間和機會。

 

葡萄牙和中國從未就有關澳門水域問題達成一致。澳門大學法學院學者艾林芝回顧說,「葡萄牙租賃澳門,目的僅僅是土地,因為中國不承認葡萄牙政府對澳門和中國內地之間的邊境和水域的司法管轄權」。
然而,1986年,葡萄牙政府頒佈一部法律,確立澳門的公共水域,以處理與海域相關的土壤問題,而1999年澳門回歸中國後,中國廢除了這部法律,並認為這些海域屬於中國。而如今,基本法劃定的澳門「包括澳門半島、氹仔及路環島」。
香港則是不同的問題。「1997年,中國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水域權,因為當香港被英國佔領時,根據簽訂的三個不平等條約,被佔領的地區就包括海域」,從事澳門水域爭議問題司法研究的艾林芝向《澳門平台》強調。
儘管北京已決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沒有自己的水域」,但明確地,澳門可以依照基本法的原則,規範和處理公共水域的立法問題,同時還可以參照以往慣例,直到新的立法確定,但目前還未實現。
根據議員和律師唐曉晴表示,「水域是一個爭議了很多年的問題,不確立水域,很多問題都難以合法解釋」。
2012年,澳門向北京請求管理鄰近水域的自主權,12月,習近平主席訪問澳門時,宣佈了這一對澳門有利的決定。

 

訴訟案件

根據律師,澳門沒有水域權的事實已引發司法爭議。
唐曉晴提到「存在質疑的民事案件,例如,購買和出售填海區的房地產不具有合法性,因為我們沒有水域」。「可以提出很多問題,沒有這一決議,這些問題就無法解決」,他強調。
根據艾林芝,這些訴訟案件「主要與內港區的建築有關,這些建築都屬於公共水域,是用於臨時使用的,政府可以收回,無需支付賠償金」。
對於路氹城,這位學者確保,不會存在這種類型的問題,因為博彩營運商是依據《土地法》租賃這些土地的,而根據《土地法》,「這一填海區1999年就存在,是與土地連接的區域,所以屬於澳門」。
另一方面,唐曉晴表示,沒有「非常堅實的法律解決方案」解決這些「澳門需要解決的實際和司法問題」,例如這些水域問題。
根據艾林芝,「例如,有律師主張,如果這些水域不屬於澳門,那澳門就沒有能力判決案件,如非法移民和船隻盜竊案件」。「但通常,法官會按照中國國務院指令判決」,該指令在回歸後發佈,賦予了澳門水域管理權,包括管理海域活動,尤其是打擊走私、保衛公共安全、航行和捕魚活動,以及與土壤相連的公共水域。
根據《澳門平台》從澳門海關獲得的資料,2014年1月至11月,共發生35宗水域犯罪、104宗非法移民,涉及近330位非法移民,他們試圖通過海路到達澳門,比2013年多67人,「主要來自中國和越南」。
溝渠裡的新立法

2009年,澳門大學使用橫琴土地作為新校區是北京對澳門的權利下放,「這表明,有全國人大的批准,澳門的司法管轄可以伸向澳門以外的地區」,這也為水域問題開闢了道路,艾林芝堅持。
該學者認為,北京賦予澳門水域權的決議可以理解為立法的前兆。「未來的立法工作將圍繞與中國相鄰的水域和地區進行」,她說。儘管預測有些情況將不發生改變,例如海關的職能不會發生改變,它相當於海上警員,所以沒有必要設立新的機構,但該學者表示,還是會發生一些改變。「關於公共水域,澳門特別行政區可以就其管理、使用、發展、租賃或批給個人或集體使用,制定立法」。
唐曉晴還認為,「澳門必須制定新的立法,制定的時候很可能將參照先前的法律」。
根據這兩位學者,剩下的就是等待北京的決議。「這一決議可能更嚴格,也可能賦予澳門更廣的權利,但似乎是更嚴格的」,艾林芝表示。
多樣化擺在眼前

艾林芝相信,中央政府「將為經濟多樣化給澳門更多水域,主要是為了建造更多的填海區,在那裡可以開發新的產業和新的業務領域」。這位學者預測,澳門將有很多鄰近中國內地的土地,但他也強調,即使區域一體化可能不是北京方面有關水域決定的目標,但它也是「客觀的趨勢」。
曾在80年代參與澳門公共水域劃分的安棟樑認為,儘管未來的填海區需要中央政府的確認,澳門「也將有規劃其海岸線的能力」。北京方面的決定「顯示出對澳門的極大信任,這對澳門擴大其整體規劃能力非常重要,然而,這直接影響城市未來發展的行政程式和管理的便利化,也讓澳門的責任更重,尤其是澳門需要具有海洋工程建設和海洋開發科技的能力」。
這位土木工程師表示,「澳門地區發展被認為是一種綜合方式,應該被更多地納入區域一體化中」,他還強調,「澳門擁有水域權不僅是為了填海」,「我認為,它將改變人們看待環境和發展的目光,認為會對此給予更多關注」,他說。
在經濟領域,北京方面的決定也將產生效果,根據安棟樑,「也許我們不用為填海權等四年、五年或者六年,將有更迅速的方法」。
澳門自來水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范曉軍對《澳門平台》表示,他預測「北京方面的決定對澳門的水需求影響有限」。「但對於海域的基礎設施建設而言卻是好消息,旅遊業和填海區也將從中受益」。
《澳門平台》與海事及水務局取得聯繫,但其拒絕評價北京決定的實際影響,理由是「沒有具體的政策資訊」,但是表示,「澳門和中山在爭奪2015年中試行開放的個人旅遊遊艇項目」。「各方正在討論困難和解決方案,如適航性以及澳門配套設施的完善,如碼頭建設」。
安棟樑「看到越來越多人承認澳門對區域一體化的重要性」,並認為「澳門採取的所有措施,尤其是邊境領域的措施,都與澳門回歸後50年的整體規劃有關」。
唐曉晴認為,北京的決定「有非常重要的司法意義,但是也對區域經濟一體化作出間接貢獻」。「它象徵中央政府對澳門的支持,也體現了‘一國兩制’的原則」。
「歷史上,澳門沒有自己負責管理的水域,而現在,澳門有這一領域的自主權和資源,這代表澳門有了更大的自主性」,艾林芝強調,並提醒說,根據鄧小平,這種自主性「50年不變,之後也不會變」。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