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中央的方案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中央的方案

 

中央授予澳門一對大熊貓,有人解釋這是為了緩和中國 “一國兩制” 政治體制之間的矛盾。有其他的跡象證實了這行為。事實上,在十二月新上任的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宣誓就職典禮上,中央承諾了特區政府主要執政機關的執法權力、執政議程和形式,這顯然易見是為了減輕國內的批判聲音,特別是那些不接受目前政治危機的聲音,危機是由位於某處既擁有金錢、區域一體化計劃和國際化工程,亦支援經濟多元化發展的地區上,由居民不滿指數引發而成的。某些跡象顯示﹕在國家和區域一體化的機制上產生一個顯著的共識,無論在概念或形式上,都能為澳門打開一個新的機遇﹕大眾的聲音開始捍衛政治制度的現代化,較香港而言,澳門將更容易實現這願望,原因在於澳門政治制度下的民主化不包含分離主義的誘惑和對中央政權集中的妨礙。這是一個至少值得深入探討的議題。
二月下旬–是西方年初和中國農曆年初的交會點,對於這一新政治時期,出現第一波結構性政治的評論。香港的雨傘運動使中央啟動明確澳門特區在太平洋習慣水域的自治範圍。即使那還未被中央優先落實,但事實上,亦正朝著理論方向進發。關於未來不同前景的討論,以「杯子是半空還是半滿」的比喻帶出不同觀點。香港民主化運動,主要是中途失去前英國殖民地留下的政治文化曙光,意味著民主化政治在本地政治文化環境普及前,不應實踐。在澳門,全體居民的經濟利益主要集中依賴中央的支持。澳門賭場從一開始就需要中央開放賭客來澳和允許資金流入澳門市場,從而帶動澳門博彩業的興旺。亦因如此,有人覺得杯子中是注滿一部分的水,樂觀地相信澳門未來有望提高發展水準。
在最複雜的台灣問題上,中央的反應為台獨願望的實現帶來新的困難。這一體化的模式意味著水杯中有越來越多的水,意味著一體化有望實現,原因在於台獨運動是與中國對立的。杯子即將注滿水,但在台獨主義者的觀點上,自然地,仍存有少許空間退回原來僵持不下的局面。澳門政治制度的現代化是通過與中央協商的漸進方式,從而達到立場上的優勢。
在中國,甚至在不久的將來,不會存在西方模式的民主化制度,或者全國性的民主化制度。但是,自鄧小平時代起,雖然以保護單一政黨為優先,國家在區域上仍會嘗試接受西方有利的制度。特別行政區政府是最接近那種政治制度的模式。它的演變,不是革命性的,而是與中央持續協商而來的,它不僅保障澳門和香港的利益,亦保障中央自身的利益。今時今日的政治模式,雖不獲一致同意,但蘊含意義,這是一個值得全球親眼目睹其今後可能性發展的方案。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