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克魯格曼:2014年令人安慰的喜訊 - Plataforma Media

保羅·克魯格曼:2014年令人安慰的喜訊

 

美國著名專欄作家及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在12月26日發表專欄文章《2014年令人安慰的喜訊》,指出美國政府在2014年裡從經濟到醫改以及外交方面有眾多出彩之外,而美國國內的保守勢力以及媒體卻仍然不顧事實地”黑“奧巴馬政府。
也許著這隻是我的預測,但今年的聖誕節似乎異常低迷。商場裡似乎沒有以往那麼擁擠,氣氛沉悶,音樂也少了好多。從某種角度看,這並不讓人感到驚奇。整整一年來,絕望的新聞報道不停地沖擊著美國人,繪出一個失控的世界和一個不知所措的無能政府。
然而,回顧過去一年實際發生的事情,你會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在一片嘲笑聲中,美國政府和許多重要政策都運行地很好——最成功的政策恰恰是最受嘲諷的。這些事情在福克斯電視新聞上永遠看不到,但2014年發生的種種事情卻表明,尤其是聯邦政府,如果想做一些重要的事,就一定能夠做好。
先從埃博拉疫情說起,這事很快就從頭條新聞中消失,因此很難記得幾周前的恐慌究竟蔓延到何種地步。從各種新聞媒體的報道,尤其是有線電視(並非唯一)判斷,美國已瀕臨成為真實版《行尸走肉》的邊緣。許多政客指責負責公共健康的官員採用常規辦法對付埃博拉。相反,他們堅持認為,必須禁止往來西非的一切旅行,隔離從感染地區來的所有人員,關閉與墨西哥的邊界。我不明白為何還有人認為最后一條有道理。
然而,結果是,盡管初期曾出現失誤,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卻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這一點並不讓人感到意外:該中心在控制疾病,尤其是流行疾病方面,很有經驗。盡管埃博拉病毒在非洲部分地方繼續造成大量人員死亡,但卻沒有在美國爆發。
再看看經濟形勢。毫無疑問,2008年金融危機后的經濟復蘇痛苦又緩慢,而它本應快一些。尤其需要指出的是,美國經濟一直受到公共支出及就業大幅削減的阻礙。
然而,人們一直聽到的故事卻始終將經濟政策描繪成一種十足的災難,而奧巴馬總統的所謂敵視商業態度阻礙了投資與創造就業。因此,當你看到實際的記錄,卻發現奧巴馬經濟復蘇期間的經濟增長與創造就業比十年前的布什經濟復蘇期間(危機甚至可以不計)快得多,你就會感到震驚。讓你感到震驚的還有,盡管房地產業仍然萎靡,但商業投資保持著強勁。
此外,最新數字顯示,經濟正在積蓄力量——第三季度的經濟增長高達5%。歐,那倒關系不大,但有人喜歡宣稱,經濟成功的標准應該是股票市場的運行狀況。股票價格在2009年3月份跌至最低,當時許多著名的共和黨經濟學家聲稱奧巴馬扼殺市場經濟,可從那時起到今天,股票價格已經翻了三番。或許(美國政府的)經濟管理能力並沒有如此的差吧。
最后還有奧巴馬醫改的不顯山不露水的勝利。這項醫改的全面實施快一年了。我經常遇到一些人,其中還有自由派的人,他們問我奧巴馬政府是否能夠實施該項目。說實話,正是反對衛生改革的人起到了很好的宣傳作用。衛生改革解決了任何故障以及沒有提及的問題,並且捏造出以前從未有過的“失敗”。顯然,從來沒有人告訴他們這項計劃正在發揮作用,而且效果很好。
實際上,在醫改元年,所有方面都超過預期。還記得不記得所謂“更多的人將喪失而不是得到醫保”的說法?而實際上,美國無醫保人士減少了近1000萬﹔一直享受醫保的精英分子卻根本不懂得得到醫保會給人們的生活帶來多大的積極變化。還記得不記得聲稱“醫改會重創預算“的說法?實際上保險遠遠低於預計,整個醫療保健開支增長的趨勢正趨於緩和,具體的成本控制措施做得很好。種種跡象表明,第二年將取得更大的成功。
還有更多的東西。例如,到2014年年底,奧巴馬政府外交政策看來效果不錯。奧巴馬外交政策旨在遏制普京領導下的俄國和伊斯蘭國所構成的威脅,而不是倉促地進行軍事對抗。
一個共同的主題是,在過去一年裡,一個不停受到苛刻批評,不斷被指責為沒有作為或者更差的美國政府實際上克服了各種困難,取得了很多成績。在諸多方面,政府都不是問題,而是解決方案。盡管沒人知道,但2014年卻是“是的,我們可以做到”的一年。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