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的企業家到葡語國家投資的激勵機制不足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的企業家到葡語國家投資的激勵機制不足

 

澳門的企業家到葡語國家投資,缺的是能力和資金,澳門超然國際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羅盛宗這樣說道,該公司在幾內亞比紹共和國做貿易已有15年歷史。羅盛宗在接受《澳門平台》的專訪時,這位同時也兼任幾內亞比紹共和國駐澳門領事館領事的超然國際集團董事長對澳門論壇的工作提出了批評,他說澳門論壇在架設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的橋樑方面「做得不是很成功」。

 

澳門平台:您是在幾內亞比紹投資最為積極的澳門人之一。您是怎麼對這個國家產生興趣的?
羅盛宗:我是在2000年開始在幾內亞比紹投資的,至今為止已經有15年歷史。最近幾年開始賺錢了,因此,我選擇繼續在這個國家做生意。
大家都知道,從2009年開始到不久前,(幾內亞比紹的政局)都不是很穩定,這使得我推遲了一些投資項目。但是,2014年,新政府取得了政權,我認為現在局勢應當會有所改善。幾內亞比紹人正在用樂觀的態度來面向未來,我也是這樣。
在最近十年,澳門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越來越重要了。儘管如此,國際貿易界還是認為澳門的企業界都是由小公司組成,缺乏對外投資的能力和資金。
那麼,是基於什麼考慮,澳門很多企業界會選擇在中國大陸投資?我認為是由於地理位置的接近、語言交流的便利、文化的相似性。人們選擇了最容易的方式來賺錢。
在澳門,「中國和葡萄牙語國家經濟與貿易合作論壇」(澳門論壇)成立已經有10多年了。那麼,為什麼這個論壇還沒有取得很大的成功咧?這是因為澳門的企業家還沒有瞭解到走出澳門、走出中國去那裡投資這個問題。

澳門平台:您認為,澳門論壇這種作為中國和葡萄牙語國家之間的企業和貿易平台的作用已經消失了嗎?
羅盛宗:是這樣的。當初,澳門論壇誕生時,澳門的經濟還沒有達到今天的水準。十年後,澳門的經濟變成了一隻強大的經濟力量,這就意味著澳門的經濟形勢已經改善了。
澳門的銀行和澳門特區政府正在努力推動澳門企業走出去、到國外投資。但是,澳門只不過是一個很小的城市,而且澳門的企業家在擴張企業和發展生意方面的手段有限。

澳門平台:現在,到葡語國家投資的澳門企業家依然是屈指可數嗎?
羅盛宗:是的,這是事實。不論是在非洲葡萄牙語國家(PALOP)還是在巴西或者葡萄牙這樣的國家。事實是,這些國家都很遙遠。
還有原因就是,在澳門,很大一部分的公司都是小公司,因此,它們沒有資金來開展投資。
總之,在最近十年,澳門的資金都投放到其它地方,例如房地產、博彩業和零售業。他們開始在中國大陸投資賺錢。因此,為什麼要坐兩天兩夜的飛機跑到世界的另一端呢?
澳門平台:但是,就在15年前,您就已經在幾內亞比紹投資了。
羅盛宗:是的,這個國家在澳門有一個社區,對於這個社區開始瞭解的更多了。
在2000年,為了嘗試找到一種和幾內亞比紹共和國搭上關係的方法,我們耗費了很多時間。很容易出錯,這就是我的經驗之談。我們找到合夥人,可惜他們不是誠實的人。我們在幾內亞比紹賠了錢,因為我們必須繳納所謂的學費,目的就是為了獲得寶貴的經驗。在2004年前後,我們就掌握了在幾內亞比紹開展貿易的經驗。
我從投資農業開始,但是並不止於此。那時候,澳門已經有了一部投資法,這部法律規定,打算在澳門投資的外國人需要獲得居留權。這也是我來到非洲的原因。我說服我的客戶購買物業,然後搬到澳門來住。
但是,在第一個四年裡,我犯了一些錯誤,因而賠了錢。

澳門平台:您的生意什麼時候開始穩定下來的?
羅盛宗:大約是2005年。我繼續在兩個領域開展我的事業。農業領域是腰果,幾內亞比紹的腰果品質很高-是世界上最好的。我把這些腰果運到中國內地加工,然後運到澳門、香港和中國銷售。
同時,我還在原材料領域開展投資,因為中國是一個大國,需要很多東西。當我的事業開始開花結果的時候,六年前,我又開始投資礦業,例如磷礦。我在北京的合夥人對於非洲和磷礦有興趣。我們走了大運,開始收回投資了。
未來,我們還要開展蝦子的養殖,這次是和珠海的一個合夥人一起合作的,他對養蝦很有經驗。我們將會從幾內亞比紹購買蝦子,而市場則是歐洲。物流費用,從非洲到亞洲是非常貴的。除此之外,越南蝦的品質好又不貴。在亞洲銷售無利可圖。

澳門平台:正是這條道路把您引到幾內亞比紹共和國駐澳門榮譽領事的位置嗎?
羅盛宗:我是一個幸運的人。從2000年開始,我就一直認識幾內亞比紹人,和那裡的老百姓打交道。後來,我到了這個國家,而且有幸結識了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政府官員。
所有的新政府官員都和我打過交道,他們很信任我。2008年,當時的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總統訪問澳門,他提名我來擔任榮譽領事,以協助處理中國、澳門和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關係。

澳門平台:您的生意是通過您所主持的公司來開展的,即通過超然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您在澳門還有「蓮花咖啡」和一個烘焙工廠。有很多企業家,他們承認進入中國國內市場的困難。您有這種感覺嗎?
羅盛宗:我們出口咖啡、白蘭地和葡萄酒到中國。至於咖啡,咖啡豆來自巴西、東帝汶、哥倫比亞、中國、印尼和越南。
我們在澳門加工,我們大部分客戶-賭場-都在這裡。
條條大路通羅馬,進入中國內地市場的途徑有多種,每個企業家都有自己的門道。為了能夠將咖啡出口到中國內地市場,我們求助於CEPA(《中國內地和澳門地區更加緊密的經濟和貿易關係協定》),該協定免除了我們需要支付大部分稅款。但是,在出口葡萄酒方面,我們就不得不支付高達48%的稅收了。CEPA確實在某程度上幫助了我們,儘管力度不是很大。
然而,事實是貨物在澳門轉口後,澳門商標開始獲得好的聲譽。中國內地的消費者開始欣賞這些產品,從澳門來的產品,價格要高出一般產品的20%。

澳門平台:創立諸如CEPA的機制,讓葡萄牙的產品,例如葡萄酒,經過澳門後進入中國內地,從而規避一些海關壁壘,您認為這樣做沒有什麼好處嗎?
羅盛宗:我認為葡萄牙的葡萄酒在中國不會有很大市場,一部分原因是他們的宣傳力度不夠。我知道,葡萄牙的葡萄酒在全球的水準來講都是上好的,但在大陸,我還沒有看到葡萄牙的葡萄酒。葡萄牙是一個小國家,因而葡萄酒的產量也很低。另一方面,在中國做宣傳的費用也很高昂。做一天廣告要花費10萬元,這是很高的。一個小公司如何能夠付得起這個錢咧?因此,我覺得很難搞。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