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麗·德蘭* - 葡語國家和法語國家:文化多元性的挑戰 - Plataforma Media

艾米麗·德蘭* – 葡語國家和法語國家:文化多元性的挑戰

 

葡語國家和法語國家面臨著相同的挑戰:兩者在後殖民主義時嘗試鞏固自己的地位。在這個時代,由過去的中心-邊緣關係演變成政治和經濟關係,面對社會文化和學術水準的挑戰。在這個時代,經濟的合理性把文化當作商品。在一體化的世界裡,英語已經變成無可挑戰的世界性語言,而普通話也因中國的經濟在世界經濟環境下的不斷提高而得到普及,這種情況可反映在世界上孔子學院數目不斷增加的事實上。而葡萄牙語和法語,在先推廣多種語言、後推廣多樣性文化之下,意味著從國際組織、教育界、學術界到媒體、以至數碼世界,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環境中都使用著它們。
葡語和法語同根同源,兩者都已經遍佈世界各地,而且對世界歷史的演繹發揮很大的影響力。在當今世界裡,五大洲、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都在使用這兩種語言。葡語國家和法語國家既是文化多樣性的榜樣,也是文化互相融合的榜樣。儘管這兩種語言正在開展一場抵抗兩個巨人的戰鬥-英語和漢語,但它們和葡語、法語在語言起源和歷史背景上都有著本質的不同。

葡語國家共同體和法語國家國際組織:
文化作為政治投資

從制度的觀點來說,葡語國家和法語國家都有支援和推廣的組織:它們分別是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和法語國家國際組織(OIF)。葡語國家共同體創立於1996年,由九個成員國組成,代表了2.4億使用葡萄牙語的人(到2050年由2.5億逹至3.6億)。而法語國家國際組織創立於1970年,比葡語國家共同體還早二十多年,儘管“法語國家”(francofonia)這個單詞,在法國地理學家阿尼西姆·雷克呂思於1880年就已經創造出來,但雷克呂思創造這個單詞的目的是為了將世界各地講著法語的各種人群進行分類。法語國家國際組織由57個成員國組成(由20多個觀察國),這個組織代表了2.2億使用法語的人口(到2050年要達到7億)。這兩個組織都以自己的憲章和使命,其中包括推廣各自的語言以及同樣承諾對於其成員國的政治發展做出貢獻:而葡語國家共同體的憲章承諾「為成員國帶來和平與民主、為人民帶來人權與正義」(請參閱憲章第5-1e條),法語國家國際組織的憲章則支援普世價值觀、民主和人權(請參閱憲章第1條)。
因此,對於葡語國家共同體和法語國家國際組織來說,文化不是一種商品,而是一種政治投資。文化與政治之間的關係,一直以來在社會認知領域,從二者的互補性角度討論最多的一個話題。首先,成員國在其各自的政治文化領域,都一直面臨著交鋒,拿法國來說,就面臨著文化民主化的問題。其次,國家的文化政治也在和全球化的力量進行較量。在這種情況下,法國從一個文化榜樣的概念變成一個文化多元性的概念,包括語言的多元性,既宣導法語,也宣導葡萄牙語。

文化的多樣性:經濟子結構和政治期望

經濟學家贊成這種文化的多樣性會產生有利的結果,但是,他們很少捍衛其多樣性。這種文化多樣性局面的出現,既不是市場活動的結果,也不是通過嚴格的國家政策能夠得到的。不論是法語國家國際組織還是葡語國家共同體,在建設超越各自的國境線的文化認同感上,它們都有一個基本的政治作用。目前,儘管兩者都渴望能夠成為可持續發展的催化劑,但是,不管是葡語國家共同體,還是法語國家國際組織,它們的經濟影響力都是有限的(儘管是地區經濟一體化)。
發展問題,在最近的50年時間裡,一直是人們所關注的核心問題。首先,這些組織的倡議來自於有責任實施這些行動的國家。其次,市場和全球化現象已經變成了主要的指導力量。不論是新凱恩斯的政治經濟理論,還是新古典主義的政治經濟理論,他們的觀點都被人批評為因末倒置、毫無秩序、沒有理性和運行不良。人類的三分之二被排除在經濟發展之外,沒有享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落實新概念:平等、倫理、政府和生態,已經變得急迫,刻不容緩。
因此,葡語國家共同體和法語國家國際組織,兩者的優勢是它們所獲得的多元性的經驗性知識,這種經驗性知識的優勢,已經通過其所擁有的大量的和多樣性的知識精英所證明。同時,不論是葡語國家還是法語國家,它們都缺乏一種經濟發展和有效團結的強大「錨定裝置」
葡語國家和法語國家構成了分享著共同價值觀的國際社會、政治和文化圈,這些共同的價值觀分別發源於法蘭西和葡萄牙博大精深的歷史文化之中。一旦文化認同感不再視為統治藉口的時候,這些國家所面臨的挑戰就是將文化放在政治的中心,然後通過這種方式來實現民主的夢想。葡語國家共同體和法語國家國際組織在關於推動文化的多元性和實現核心目標的大膽承諾上,是達成這些目標而邁出的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一步。
對於文化多樣性的重視,已經變得令人難以置信了,正如發展和平和安全等。但是,為了把這些總體目標,變成共同分享著葡語國家和法語國家的遺產的億萬人民的實實在在福祉,我們必須在文化層面上提高保護人權的力度。這意味著,在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的前提下,確定和實施保護好人民的文化權利,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頒佈的《世界文化多元性宣言》所規定的各項權利。

核心問題:什麼促使人們在二十一世紀時學習葡萄牙語和法語?

不論是那些旨在推廣葡萄牙語和法語以及把社會經濟提到文化層面的考慮,還是一種語言的傳播或者消失,都不應當僅僅視為一個國家政策所造成的結果。任何語言的演變都取決於每個人自我最後的分析和選擇,取決於其在學習語言的過程中所發現的實用性或者興趣。廣東話,儘管不是中國的官方語言,但是,卻是一種很活躍的語言,不論是在流行音樂中,還是在電影中,還是在文藝復興之中。韓語,僅僅只是在韓國使用,從來沒有吸引人們的注意力,直到韓國的流行音樂、韓劇、韓國電影、韓國的化妝品和時裝設計開始風靡世界,才傳播到國界之外。曾幾何時,一個曾經在軍事獨裁之下閉關鎖國的國家,現在的韓國變成了亞洲的一個最大的文化風向標,激發了該地區的年輕人學習韓語的熱潮。最後,對於葡語國家和法語國家而言,關鍵的問題是如何引導新生代產生興趣來學習母語以外的語言,包括這個全球化世界通用的語言:英語。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