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生活的城市 - Plataforma Media

我們生活的城市

 

一個剛剛抵達馬布多的外地友人問我,他可以在那條路上隨意行走。
-隨意行走?我的問題僅僅是為了消磨時間。
這位友人站在那裡,瞪著我若有所思的面頰看著。若在幾年前,我可以毫無猶豫地回答這個問題。那時候,這個城市相對是寧靜的,在這裡心平氣和的市民可以安全地行走。但是,在這一天,我剛剛接到消息,說我的一個同事在若阿金·剌帕路上,離派出所僅僅幾米遠的地方,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武裝分子搶劫了。在前一天,報紙還報導了一名婦女在郊區被強姦。不是發生在黃昏時分,而是天亮之後。在前一天晚上,我注意收聽了電視新聞,新聞呼籲人民同黑社會罪犯作鬥爭。
在上星期,一個外國人參觀了我們位於波拉納賓館附近的公司,這個外國人在此之前已經受到一群年輕人的襲擊。我們告訴這位問路者,這區很平靜,他可以在附近走動,不會出問題的。幾個小時以後,我們就來到醫院裡看望這位可憐人了。
-至於現在出去走走……-我認真思考起來,我已經瞭解到遲疑的代價。
這遊客把我從困窘中解救出來了,他決定對犯罪率上升的普遍性趨勢做一番長篇大論。隨著他問起新的問題,我們的不安也結束了:
-駕車怎麼樣?
– 駕車嗎?
至少可以,我憑空回答他的。因為重複提問是一種讓人厭倦的方式。
-是的,駕駛一輛小汽車。您認為我可以嗎?
-當然行了,如果您有駕駛證的話。
-我有。但這樣安全嗎?
-很好……也就是說……需要小心一些……-例如……例如……
這一次,腦海中的圖像以一百米的速度快速閃過。我給這位可憐的遊客解釋,在我國,當交通燈亮起綠燈時,不得啟動車輛。他問:「正如你所說,在一些地方,紅燈就是綠燈,在黃燈時才停下來嗎?」在其它的交叉路口,綠燈就是黃燈嗎?
也正如你所說,交通燈前從來不停車,總是停在路中間嗎?
這位外地友人明白我的遲疑。
早就應當考慮這個問題:不可以行路,亦不應坐車。怎麼樣他才能夠遊覽這座城市咧?
而且我給我自己提出一個問題:我們馬布多市的市民,生活在哪座城市裡?我們不能夠把這座城市介紹給他人來享受了,因為城市已經不屬於我們了。
-算了吧,他這樣說讓我回復平靜。我留在賓館好了。
我一時衝動,差不多說出了:我自己都快要搬到賓館裡去住了。當我把這位朋友送到賓館的路上,我傾聽著馬布多市的脈搏,思考著城市的市民怎麼樣丟失這座城市,怎麼樣能在馬布多,這座城市裡仍然生活,畢竟那些社會上混亂的漩渦還不是社會的主流。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