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從未有過的國際自主權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從未有過的國際自主權

 

蘇格蘭獨立全民公投失敗令全球一半人感到驚訝。最終,大部份人寧要英國「歸屬感」和有限的高度自治,也不要現時不知會否激烈地用自己雙手掌管的命運。大概最感遺憾的會是加泰羅尼亞,因為加泰羅尼亞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了照亮強烈渴求獨立的夢想,但這夢想與西班牙憲制部的無條件防禦發生了衝突。然而,存在不同的、富有創造性且務實的現實情況,顯示制度不僅有黑和白。巴西最奇妙的一個例子就是一個國家獲國際肯定,減少舊有獨立的不良傳統,採取全球性戰略。該戰略屬史無前例,證實與傳統外交模式相容,尊重國家統一及聯邦的整體利益。兩年來,聖保羅州外交顧問與美國、法國及加拿大等列強實現雙邊協議,不會因此對巴西利亞拉納爾托宮殿造成任何限制。這是因為這些直接關係僅限於州政府在教育、衛生、治安、基建等職能特定範疇的權利和義務。
按照本報第十三版刊登的「聖保羅州外交部長」里卡多·塔瓦雷斯接受第一台訪問時表示,在中國多憲法框架下,聖保羅的例子可啟發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特定內容;甚至可能啟發大珠三角地區,當中包括廣州,一個在中國全球化框架下的百年職權中心。而巴西則沒有任何需要重新設置法律框架,亦不造成任何憲法性衝突。靈活性的閱讀得到實現,根據靈活閱讀,需要和抱負均可在本地、國家、地區或國際背景下得以實現。對一個城巿更好的東西,可以近在眼前,亦可遠在天邊。
由於這個例子是在巴西發生,具創意及現代化,更獲得多個世界列強的認可,該例子亦對澳門提出有趣的問題。根據中葡項目,澳門論壇的傳統外交形式,或對葡語團體的傳統支持是否取得最佳效果的唯一方法?想在澳門特區實施的中國法律框架和戰略利益限制又有哪些?與聖保羅州、安哥拉比耶省,甚至與葡萄牙或莫桑比克這些國家建立及加強具體、進取的雙邊協議,而非只抽象地結成友好城巿國家,這又有否意義?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利益議程、政治文化、世界詮釋、法律框架及證明潛力,但澳門當時正值重大的政治變革階段,也許是時候重新思考成為中國與世界之間的平台方式,尤其是透過葡語系國家,更好地履行這個任務。
聖保羅是全球經濟列強,擁有施政經驗及不可與澳門相比的全球抱負。可在此應用的方程式將永不複製出一個模式,使之應用到不同的現實中。而只是多一個機會讓意識動搖,使所有人明白,不論在澳門還是中國,正式的限制並不像外表觀察那樣。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