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澳門做得最好的那些藝術家實現國際化” - Plataforma Media

“幫助澳門做得最好的那些藝術家實現國際化”

 

圍繞主題為“記憶與存檔”的視頻短片所展開的思考、辯論和飛躍,是由巴比文化協會在第三屆In Fluxus大賽上所發起的挑戰,巴比是本星期在澳門文化創意產業園所推出的教育藝術活動。這個專案,分為工作坊、講座會和訪問澳門、香港、里斯本和波爾圖等活動所組成,今年有15名來自中國內地、澳門和葡萄牙的學生和兩名藝術家參加這項活動,這兩位藝術家分別是攝影師楊文彬和多媒體藝術家彭韞。根據巴比藝術協會的藝術指導馬爾嘉利達·薩萊瓦先生在接受澳門平台所做的介紹,今年,這一活動將擴展到巴西。

 

澳門平台﹕您對這次In Fluxus第三屆活動有哪些心得?
馬爾嘉利達·薩萊瓦﹕本屆活動時間比上屆多了一倍。在這長達20天的時間裏,我們密集地安排了很多會議、講座會、工作坊和參觀博物館的活動。在此期間,學生們完成了他們的作業,受邀的藝術家們也有了更多的時間創作。

澳門平台﹕本屆活動帶來什麼東西?
薩萊瓦﹕In Fluxus有四個目標:探索視頻、電影和當代藝術之間的關係;鼓勵跨文化交流能力的發展;對當代藝術的主體展開辯論和創作新的藝術作品。今年,我們挑選了“記憶和存檔”作為本屆活動的主題,所有放映的電影、工作坊活動、講座會和訪問都是屬於這一主題的,目的是為了鼓勵青年人對這一主題進行思考,使他們能夠認識這種主題有關的當代藝術形式,尤其是在電影作品中。
畫廊中的電影和電影院中的電影是兩回事,在電影院,觀眾進入一個特定的鐘點裏,坐在布幕前面,呆在那裏,布幕上上演著一個相對來說流暢的故事。博物館裏或者畫廊裏的電影則很不同,藝術家們所使用的是一種處於試驗階段的藝術形式來表達。這種電影不僅僅是從布幕上開始的,也是從畫廊裏的四面牆開始,四面牆也作為投影的空間。另一方面,對於觀眾開始觀看電影的時間和結束觀看的時間也沒有限制,只有產生一個“回合”的問題。電影必須能夠使人產生不同的思考,電影允許觀眾在任何時候入場和離開。人們對於電影會有多種多樣的思考。
學生們所提交的作品也反映了這種特點。和先前所提交的作品相比,我認為作品的品質有了很大的提高。這是因為時間延長了一倍的結果。當進入創作期的時候,參與者已經有了很好的認識,對於這個主題已經掌握了更多的資訊,而且已經具備了團隊和合作精神,這些在以往的活動中很難做到。

澳門平台﹕您提到了“記憶和存檔”這一主題。您認為是澳門的發展和現實讓人們思考這一問題嗎?
薩萊瓦﹕這不僅僅是和澳門的現實有關係。當代世界在促使城市的轉變、人口的轉變、地理的轉變、景觀的轉變,而所有這一切都促使藝術家們回到過去,目的就是為了保存、恢復一些模擬技術-至於電影這種藝術形式,我們舉例來說,某種情況下可以說是一種古老的藝術-有些人拒絕使用電影,因為有了數字技術。
這使得在當代藝術中產生一種新的潮流,這種潮流具有很強的活力。
存檔的問題同樣也和權力有關,因此,存檔就變成一個政治問題。可以存檔或者不可以存檔的那個東西,存檔的時間可以更長一些、可以留在歷史中的東西,或者不會存檔的東西,都是由政府的官方機構來決定的。因此,我可以在我不方便的任何地方停下來,如果我們不是行使這個權利實體的話。
藝術家們具有發揮其主觀能動性和個性來記錄歷史的作用,他們可以進行新的創作,這樣就會使我們對現實有了看法,像我們如何看待當代藝術一樣,把藝術的表示方式多樣化了。

澳門平台﹕這是因為來自不同地方的學生產生共識嗎?
薩萊瓦﹕作品是分組來完成的。我們從北京電影學院、波爾圖藝術學校和澳門聖若瑟大學分別挑選出一名學生來組成這個創作組。所發生的事情是,他們不會在他們所處的創作組中進行創作。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這個活動計劃鼓勵和幫助了跨文化交流的發展,這不論是對於藝術家的職業生涯,還是對於藝術家的任何其他創作發展都是必要的。
我們現正努力進行接觸,目的是為了引進或者拓寬其他國家來參與這項活動。我們非常樂意引進巴西參與下一屆活動。

澳門平台﹕和來自北京或者波爾圖的學生比起來,澳門的學生在素質上放在什麼位置?
薩萊瓦﹕我認為對於澳門的學生來說,他們有了一次發現,不論是當代藝術的水準,還是剛剛認識的設備,特別是通過波爾圖天主教大學的數字創意中心所認識的設備,還是和北京的學生們一道生活,他們都有新的發現。這就對澳門的學生產生了積極影響,他們希望繼續開展研究,這對於我們來說就是一次成功。
澳門平台﹕這些學生都是怎麼樣挑選出來的?
薩萊瓦﹕這些學生都是由大學挑選的。他們原則上會挑選那些表現最為優異的學生。巴比挑選藝術家和博物館館長,他們會介紹活動的主題。今年參與活動的有15名學生,兩名藝術家以及來自本古班基安基金會和貝拉多收藏品博物館的館長們。
來自聖若瑟大學、波爾圖天主教大學的教授、巴比團隊以及受邀的館長們,在本次活動期間全程參與了學生們的創作活動,這是一次空間位置的履行,始於澳門,包括對香港、里斯本和波爾圖的訪問。這是一次地理位置的履行,但是,我還要說的是,這是一次當代藝術的發現之旅。

澳門平台﹕我們這次活動的資金充足嗎?
薩萊瓦﹕我們主要的資助方是葡萄牙文化研究所。今年,我們還得到了澳門基金會、澳門高等教育辦公室和東方基金會的資助,他們支持了來自北京和葡萄牙學生們的旅行。藝術博物館也允許我們使用他們的場所,為我們提供支援。
儘管這些資助非常及時,使我們能夠安排活動專案,但是,很顯然我們的財力仍不夠。我們竭盡所能,一分錢當兩分錢來花,盡力做到事半功倍。
澳門平台﹕這反映了在地方觀念上,對於支持藝術創作的需要還缺乏認識,或者對於一個當地的藝術家圈子還缺乏認識嗎?
薩萊瓦﹕對於我們的支持也越來越多了,但是這種支持力度不夠大。有時候,要分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來辦。任何在牆上面塗鴉點什麼的都可以說來做一次展示,但是,這不是說這種展示就一定會促進當地藝術創作。如果不加以區分,而是一刀切的話,就會使那些最為優秀的藝術家不會如願以償地來澳門展出了。

澳門平台﹕巴比推出了兩位藝術家,彭韞和楊文彬。
薩萊瓦﹕我們對於這兩位藝術家充滿信心。關於楊文彬,巴比在“花園之家”推出了他的第一次個人作品展“不可折疊的地圖”,這是我們和澳門葡萄牙人同鄉會-《新視界》共同合作完成的-而且這次活動把發現新的藝術家作為我們的目標。我們把機會留給那些一直沒有機會舉辦大型作品展的青年人,我們認為他們的作品都很有學術水準。
這些作品以後會在《文化雜誌》或者在國際性的雜誌發表,因為我們很希望幫助澳門最優秀的藝術家實現國際化的夢想。而且這不是舉辦展會就足夠的,還需要開展針對當代藝術的藝術評論來達到目標。

澳門平台﹕在In Fluxus的範圍內,我們已經實現了國際化的目標了嗎?
薩萊瓦﹕在學生組,我們有三個人已經連續開展其研究專案-兩個來自波爾圖天主教大學,一個來自北京。至於藝術家,我們能夠鼓勵魯特·羅森加藤發揮她的興趣愛好,羅森加藤是一名參加本次活動的館長,她對彭韞的作品特別感興趣。他們以前一直沒有機會能夠謀面,這次通過我們的交流活動,他們能夠匯合一起,互相認識。魯特·羅森加藤是以色列人,在倫敦工作,為貝拉爾多博物館工作,是一位客座館長,而且從倫敦到紐約都做過展出。我們希望她做一個加入彭韞在其中的展出,這是有可能實現的。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