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自己像聖保羅州的外交部長」 - Plataforma Media

「我覺得自己像聖保羅州的外交部長」

 

在聖保羅的班德瑞特斯宮,出現了現代外交史上挑戰傳統國際關係標準的真實研究案例,國際關係以前為中央政府所保留。美國,法國和加拿大是第一批與這個具有龐大經濟實力的州簽署直接雙邊協定的國家,且面對聯邦權力,聖保羅州關注其自主權的建設,尤其是在憲法權力範圍內的地區,如環境,教育,衛生,安全和基礎設施等領域。有趣的是,領導聖保羅州國際關係特別顧問的是一位移民巴西的葡萄牙公民。羅德里戈·塔瓦雷斯仿佛是傑拉爾·阿爾克明政府的外交部長,是巴西社會民主黨奠基的名人,在州選票方面,他給予工人黨當頭一棒,從總統迪爾瑪·羅塞夫的黨派手中奪走巴西最大州的控制權。在接受葡萄牙國家電台,Antena1記者採訪時,羅德里戈·塔瓦雷斯解釋了這一作為國家戰略補充的對外關係投注。其中一個例子被外交事務雜誌列為傑出典範,並建議澳門特別行政區進行反思,尤其是在中國葡語專案這一範圍內。

 

一個聯邦州實際體量要達到多少,您才覺得其有必要進行自己的外交政策?
塔瓦雷斯:聖保羅州是世界上第19大經濟體。如果G20接受國家下屬州政府進入,那聖保羅州將成為這個全球20個最大國家集團的合法成員。聖保羅是南美第二大經濟體,僅位列巴西之後;有4200萬居民,是整個拉美地區的巨大經濟之肺。如果它是一個歐洲國家的話,會成為歐洲第七富有的國家。在拉丁美洲範圍內,如果我們把阿根廷,智利,烏拉圭和玻利維亞連在一起,它們合併後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都低於聖保羅州,僅聖保羅一州的GDP就達到近8000億美元。

通常來說,外交政策都是和民族國家,國家聯繫在一起。因此,聖保羅的外交政策服務於什麼?
塔瓦雷斯:治理的挑戰在於當地、州、全國乃至全球。取決於事物,主題和挑戰。有一些挑戰必需要經由國家的外交政策加以解決;另外一些挑戰,也是跨國性的,全球性的,但需要經由城市和州來解決。舉個具體的例子:如果我們在安全,基礎設施領域遇到問題,或遇到在醫療保健領域的一個待處理情況,解決的辦法可能是在拐角處,也可以位於地球的另一邊。因此,城市和國家必須擁有一個國際政策來保護他們的具體利益。目前聖保羅州是擁有較積極且最被認可的外交政策的地方政府之一,擁有大量資源,幾乎與一個國家相當,這使我們能在國際上捍衛聖保羅州和居民的利益。

我們這樣說,有超過100人在這個「部門」工作……
塔瓦雷斯: 聖保羅州有120至130位國際經營者。他們負責外交和國際政治,國際貿易和吸引投資。

外交政策是與國家或與其他州一起進行嗎?
塔瓦雷斯: 與地方政府,國家和國際組織一起進行。兩年前,聖保羅州政府提出與世界上六個國家建立直接、雙邊和正式的外交關係。這一舉措從未有人做過;顯然是國際外交,或是國際法的窘境,但是聖保羅並不想建立自發的關係,而是與我們認為優先的國家建立正式、雙邊和直接關係。而且我們做到了。在一年半之前,美國政府宣佈第一次想要與一個地方政府建立直接關係。終於美國在聖保羅州實現了這樣的話。英國,加拿大等國家也與聖保羅州建立正式關係。建立正式的關係,這意味著成立一個雙邊委員會,開展聯合專案,有一個直接對話。我記得,去年奧朗德總統在聖保羅與我們簽署了正式關係的協議,他強調說,這是第一次,法國政府將與一個地方政府建立關係。當時我說,世界經濟領域中的強權之一是地方州,而不是我們的問題。

這之後不會導致與中央政府見的問題嗎,也就是您的州與巴西利亞之間?
塔瓦雷斯: 沒有。完全沒有問題,因為這一分工是受到法律限制的。 而法律是非常明確的。巴西各政府,州和城市,就如在世界各地很普遍的情況一樣,具有相當的能力。在教育,衛生,文化,環境和基礎設施領域,都是較有能力和負責任的地方政府。

你們所做的就是在每個這些領域進行國際關係建設……
塔瓦雷斯: 沒錯。我們希望4200萬聖保羅人能擁有更高的生活品質,在若干領域上,以積極的方式受影響。

在目前階段,聖保羅面臨的主要外交政策挑戰有哪些?
塔瓦雷斯: 與我們的國家政治事務所面臨的挑戰如出一轍:基礎設施,公共安全,健康和教育是那些住在聖保羅和巴西人們所面臨的主要挑戰。

有什麼需要改進?在哪些方面您覺得必須儘快給出答覆?
塔瓦雷斯: 在公共安全方面,聖保羅州的公共安全在整個巴西的背景下位列第二; 我們兇殺案出現率大約是拉丁美洲的三分之一。這是由於強勁的投資,特別是在新技術領域。即便如此,我們也需要更多的投資,繼續前進,迎接新的事物。在健康和教育方面,我們當然希望把最好的帶給人們。而最好的可能在聖保羅,也可能在巴西,但也可能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因此我們轉頭,我們得到,我們購買;我們實現了這些夥伴關係並在聖保羅落實。

一個葡萄牙人是如何承擔這些職能的呢?
塔瓦雷斯: 我在葡萄牙以外生活了15年;來到巴西之前,我在7個國家生活過,並到過布魯塞爾。我覺得葡萄牙人民是真正的國際化,確實是世界的公民。我不知道我是世界公民,是聖保羅公民還是葡萄牙公民;我覺得這裡完全就是我的家,就如我覺得葡萄牙是家一樣。

您覺得自己像一位外交部長嗎?
塔瓦雷斯: 我覺得自己像聖保羅州的外交部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