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度.曼紐爾 * - 瑪麗亞·路易莎 - Plataforma Media

法蘭度.曼紐爾 * – 瑪麗亞·路易莎

 

沒有能力改變自己的觀點不僅是固執、愚蠢的表現,更是早衰的徵兆。
1962年我在跟一個女孩談戀愛,我瘋狂地愛著她。
她叫瑪麗亞·路易莎,她很衝動、率真,做事的方式很魯莽,最終我從神學院逃離了,違背了我父母想讓我成為牧師的意願。我沒當過牧師,但我的脾氣仍然像一個神學院學生的脾氣。我們戀愛了一年半,但總有一件事不對,那就是我們性格完全相反。物理學上說,相反的兩極相互吸引,但我們都不是兩極,我們是人。她消失了52年,我曾經發誓再也不想見到她,可正如智者所言,靜水很深,坦率地說,我的內心仍然埋藏著年少輕狂時激情的火焰。所以,當有天我偶遇她的表妹特雷莎·賽維爾時,還是忍不住問道:瑪麗亞·路易莎在哪裡生活?
她簡單地回答說:你去珍妮特市場魚攤吧,她的攤位是第二個。我去了,她就在那裡,我停在她面前,等待她或驚訝或震驚的反應,但她只是看了我一眼後說:特奧多羅,我知道總有一天你會來的。我對你這個神學院學生的愛始終不變。我一個人住。就在捐血者小廣場的底層。我總夢到周末我們一起散步,如果你想去我家,我就收攤和你一起回去。我和她一起回去,她鎖上門,然後把鑰匙插在內褲裡,我周一才從那裡離開。
無法改變自己的觀點不僅是愚蠢而且是衰老的表現。我改變了我的看法,所以和我的最愛重逢了。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