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一家」 博彩營運商承受失去准許的風險 - Plataforma Media

「至少一家」 博彩營運商承受失去准許的風險

 

將於2020年至2022年之間到期的牌照續期問題,存在「至少」一家新博彩營運商撤出或進入市場的可能性,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博彩顧問公司IGamiX執行合夥人Ben Lee指出。他表示,北京的支持將是一個決定性因素。並指出賭場收入的下降源於中國內地對於大賭注玩家施加的壓力,這名顧問還預計博彩部門的未來將受到更大的控制,使當地經濟增長放緩並與中國內地地區保持一致。

 

澳門平台:賭場收入再度下滑。您如何分析這一情況?
Ben Lee: 我們早就預測們會下滑,在所有的細分市場。貴賓廳部分,原因是顯而易見的,因為來澳門玩的大賭注玩家不再感到舒服。儘管遊客數量不斷增加,大眾市場部分也記錄到營收下降,這一資料十分有趣。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在於大眾市場的增長是由大眾市場 溢價所產生,實際上這部分也是由通常使用貴賓廳的相同玩家所組成,他們並非來自中國中產階級,因為打擊腐敗的原因,這些人不再想使用貴賓廳,而是在大眾開放的空間玩,避免在貴賓廳內被認出身份。

澳門平台:為什麼您認為貴賓廳玩家不再在澳門感到舒服?
Lee:中國正在監視一切。直到不久前,他們都認為只需從貴賓廳轉移到大眾區間就是有了保護,「藏」在大眾開放空間來玩, 但隨後他們意識到,當局的監察能力比預期的更加頑強。有一些玩家一直被放置在黑名單中,因為他們使用了過境簽證。與今年中期 “賣”給投資者的過境簽證的減少,這對大眾市場造成了影響,因為原先玩家們會濫用這種開放,在飛往第三國,如泰國(曼谷)和越南時,在同一天他們飛到澳門,通過這種方式他們最多可以在澳門待兩個星期。因此,他們之前濫用這一制度,但如今,他們認識到中國正監視著他們。流出的消息顯示,玩家們正在被列入黑名單中,這是頭號因素。排名第二的是中國銀聯的問題。雖然沒有任何關於進一步措施的資訊,除了銀聯的機器已經從博彩室撤走外,他們的店面仍留在賭場中,但有消息表示這些店鋪在今年年底也將離開。使用這些系統來規避監管障礙的玩家,現在已經認識到,中國正在監視系統的濫用者。也有玩家資訊顯示,發現自己的帳戶由於在澳門的過度使用,已在中國被凍結。

澳門平台:貴賓廳玩家開始往其他市場了嗎?
Lee:正在嘗試去越南和韓國這些市場,或是更遠的如拉斯維加斯和澳大利亞,但在未來兩三年內,除了回到澳門外,他們不會有別的選擇,因為在澳門之外,沒有能滿足他們要求的可行解決方案。澳門很方便,都是中國人,相同的語言,食物和娛樂令他們覺得舒適。如果去到馬尼拉,他們必須講英語。有一個或兩個符合要求的管轄區,但目前仍不具備很大的容量。在我們的業務活動和服務的說明下,我們已經看到在過去的十年裏,澳門以外地區博彩興趣的爆炸式發展,尤其是在亞洲地區。所有的普通營運商,甚至一些博彩營運商都在尋找在澳門以外開設賭場的可能性。這告訴我,他們看到那些玩家尋找替代目的地的巨大需求。這些運營商從未管理過賭場,但突然可以在這一領域做出億萬的投資。這就已經說明了一些問題。

一位數的目標

澳門平台:您認為中國對貴賓廳玩家施加這樣壓力的目的是什麼,他們知道在澳門這一細分市場產生的收入最多,且澳門依賴於這一行業嗎?
Lee:減緩增速。他們做到了,還將在今年年底繼續進行。回想一下,今年年初我們增長約20%。雖然中國已經警告澳門控制增長速度,使其步調與自己經濟的預測保持一致,也就是7.5%,但最終證明完全不同。中國在今年年初給澳門一些時間,來看看澳門是否會做一些事情,但我們什麼都沒做,因此他決定如期開始,導致博彩業的增速放緩至個位數,這也一直是其目的。

澳門平台:為什麼?
Lee:我把自己放到他們的角度上看:澳門增長20%,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7.5%。這裡就出現了問題,因為澳門的增長是依賴中國的,因此在我以個位數增長時,他如何能達到20%的增長?所以應該存在非法資金轉移,腐敗等很多問題,增長不是來自有機市場,也不是一個自然增長,那麼我們就需要修正這個問題。

澳門平台:預計這種情況將保持很長一段時間?
Lee:如果他需要做的話,中國將一如既往的長期間接介入,就像現在這樣,但不可能直接介入,因為澳門是一個名義上的自治區。

澳門平台:您認為中國如何看待澳門博彩業的未來?
Lee:這僅僅是猜測,但我覺得,基於我與邊境另一邊的人的對話,他們將澳門看做一個被寵壞的孩子,有著巨速增長的繁榮,擁有很多,但為中國做的很少,唯一真正給予中國的東西就是國際媒體層面的負面新聞。因此,如果我們站在對岸當局的立場,我們會想:“我們這裡給了自治區這麼多支持,但我們幾乎沒有在中國收到任何回饋,對岸為澳門經濟做出貢獻的我方人民釋放的善意極其有限,儘管這一切的繁榮,維護,和諧與穩定已不再那麼清晰,因為我們已經目睹對澳門經濟巨速增長的不滿”。

更強的控制

澳門平台:未來有什麼在等待著這一市場?
Lee:將會有更多的控制,而不是我們近年來看到的更多的自由放任,這不能被解讀為收入降低,而是將保持較低的增長速度。

澳門平台:您認為這符合澳門政府的目標嗎?
Lee: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取決於其經濟目標是什麼。我不知道答案,因為一年又一年,我們看到政府建立的預算總是低於其最終用度約40%,然後又檢查。儘管花言巧語很多,但在現實經濟多樣化方面的積極性已經很少。政府一直依賴私人營運商來實現這點,但他們只有一個目標:為股東獲得最大的利潤。在自由經濟下,不是由他們來決定需要花更多的錢在額外的博彩區,在非創收活動上。這是政府的角色。

澳門平台:澳門特區政府已聲明加強控制博彩仲介人活動的意圖。您認為這一點已得到驗證了嗎?
Lee:我不相信有這方面的措施,甚至沒有要出台這些措施的跡象。從歷史上看,我們知道博彩仲介人系統是如何運作的,但從未見過任何限制這種活動的實際行動。如果他們被限制,不如說澳門沒有博彩業。從實際上看到這一點。

澳門平台:來自中國方面的壓力對仲介人的活動造成了何種影響?
Lee:我認為他們已經學會了更加隱秘形式,否則就會成為目標。今年我們看到一些與海王集團有關聯的成員,受到關於洗錢的指控,還看到針對其他營運商的類似行動,如凍結在中國的資金,拘留和審訊。他們經常被提醒不要從提供給他們的準則上偏離太多。

眼見為憑

澳門平台:您對於博彩業收入在2014年全年和2015年的增長方面有何期待?
Lee:我認為今年收入的增長應該是一位數。我們正在經歷一個困難時期,但我認為我們將在明年第二季度看到復蘇跡象。去年我們第一個預測到中國將採取行動,並於11月,12月向我們的客戶發出一個強有力的警告,告訴他們在2014年中國將會採取一些行動。今天我要說,中國已經達到了目的,將等待今年餘下的時間並對最終結果進行評估,如果是個位數的增長,那麼將不會在第一季度推出新措施,這變得十分清晰和明顯,所以市場將在第二季度復蘇,正好趕上銀河的第二期開放。

澳門平台:您對博彩牌照的續期問題有何預期?
Lee:這只是我的個人猜測,我認為中國將以此為契機來調整現有座位,決定誰能留下誰應離開,以及誰能成為新的玩家。這裡肯定會有新人想在澳門博彩行業佔一席位。這是政府的一個機會,我相信它會用它來審查和決定是否讓同樣的公司繼續持有牌照或利用這個機會引進新公司。我相信一些賭場營運商可能面臨風險——至少有一個會,並且從概率的角度來說,出現一個或者更多的新面孔的可能性更大,反映了中國政府想要擁有更多地方利益代表的目的。這將取決於未來三、四年那些事物在澳門和其他地區的運作情況。政府將評估六個營運商的關係及其表現。我認為決定因素是澳門和北京政府間的關係,以及愛國主義層面。當然他們需要表現出對北京的全力支持。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