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藍念* - 我們鬆了一口氣,但是… - Plataforma Media

阿藍念* – 我們鬆了一口氣,但是…

 

在工人黨第四次執政後,我們可以松一口氣,能夠進一步推進由於巴西人民造成的改變。

 

迪爾瑪的勝利讓南美鬆了一口氣。她在選戰中的努力遠多於在其政府項目的變動或持續的努力。她在選戰中令區域性地緣政治地圖更加明確,這個過程也包含了玻利維亞的埃沃·莫拉萊斯決定性的選舉勝利,一個月內烏拉圭舉行的第二輪總統選舉以及明年阿根廷的總統大選。
迪爾瑪不僅勝過了阿埃西奧·內維斯,也戰勝了傳播媒體集團的可怕力量。每當民調顯示偏向迪爾瑪的輕微優勢,針對時任總統的反面宣傳攻勢便會加劇國內和國際媒體的反對聲勢。值得一提的是,自2003年起,工人黨無法起草一個有關電信的法律,來打破壟斷及令通訊更加民主。
從2003年起,當路易斯·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就任總統後,工人黨為很一大部分巴西人帶來了重要的改變:4千萬窮人脫離貧困,失業率達到了一個歷史低點,令中產階級生活富足並在打擊饑餓方面取得有意義的進步,而這正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平等之一。但是在近幾年,經濟在全球不景氣的背景下放緩,在缺少溝通政策的情況下,前十年對於巴西強勁的經濟增長的期望開始衰退。

國際領導

現時有二億居民的巴西,擁有著南方共同市場和南美洲國家聯盟的強大經濟體,是新興金磚國家的其中一員,另外成員包括: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巴西是阿根廷主要的貿易夥伴,是古巴和委內瑞拉的經濟支柱,亦是中國在該地區投資的集中點。
也許盧拉和迪爾瑪(Lula e Dilma)的政策在拉丁美洲變革項目內最為怯懦的。事實証明權利不夠強大由於選舉制度產生,但因為漸進政府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打擊了以前的支持者,使士兵退伍和士氣低落等。
在工人黨已經沒有強大的左派,政黨在政府管理當中,互相之間貪污和拉攏收買社會領袖。而且社會運動剝奪盧拉和迪爾瑪的權力,失去了外國大資本和國內外的商業媒體的支持,尤其在加強右派面對社會攻勢的主要戰略。但是,更為嚴重的是,為走出左派帶來的資本主義危機的想法和建議被視為無效。

熱門的選擇

現在迪爾瑪的留任,不單權衡好現在是甚麼情況,放棄抵抗右派為推動建設的攻勢,這不單是一種選擇,亦是為防止恐慌的人民力量。國際平均水平單單顯示出腐敗醜聞、高通脹和不足的公共服務。
在競選過後,迪爾瑪提醒各位選民,尤其是貧困的市民,投給巴西社會民主黨(PSDB)是否會為巴西帶來更多不平等和90年代的社會不公平現象,當不惜一切追求經濟穩定和財政調整時,亦會大副降低國家的作用,應優先考慮私人、國家以及跨國的利益,擬定一個新的社會計劃目標。
現在,我們的心裡多了幾分平靜,特別是因為埃提烏斯(Aécio)有望極大程度的改變巴西的外交政策。他的顧問是魯本斯-巴博薩(Rubens Barbosa),他是聖保羅對外貿易委員會的負責人,聖保羅工業聯合會的僱主。他說一切都將要改變,要從與鄰國的關係開始,特別優先要從和美國及歐盟的關係開始改變,甚至損害巴西的工業生產。
他甚至威脅說:玻利維亞已經失去了獲得信貸的權利,除非他們採取“可信性禁毒”行動;古巴沒有任何資金進行基礎設施的建設;南方共同市場也逐步被視為“它是什麼?一個過時的且不能為巴西提供利益的東西。”,和一個拋棄一體化,為了謀求單方面的貿易自由的運作,消除這個迫使歐元區國家採取決策和聯合行動的條款。
對於巴博薩(Barbosa)和埃提烏斯-內維斯,葡萄牙希望和美國在南方共同市場、南美國家聯盟和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結成一個政治聯盟。他強調了優先解決當前與美國的情況,在間諜醜聞后受到的損害–具體到迪爾瑪-羅塞夫的特定電子郵件和電話的細節。
當然,這些想法會降低拉丁美洲再次成為美國的“後院”的可能性,掘出2005年由這些總統在美洲自由貿易區埋葬的一具“死尸”。我們在南美洲更加平靜的呼吸。但在工人黨第四屆的行政管理后將會變得更加平靜,在變革中取得成功,并通過社會運動、城市與鄉村的工人、學生和青年人的支持來建立一股真正的人民的力量。

 

* 烏拉圭記者/朋友們,巴西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