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澳門轉折的方向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澳門轉折的方向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準備於一個特別敏感的時刻來澳門,參加紀念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15周年的活動。這一次崔世安絕不是簡單地再次擔任澳門特首,他對於重新組建政府機構心裏也很不踏實,包括新的各司司長和各個管理局的局長。外界推測,這次不是簡單的換人,但是要鞏固組織方針和調整制約與平衡制度。
一方面,香港馬路上的壓力,也引起人們擔憂最終這種局勢會蔓延到澳門;另一方面,人們對於賭場收入的增長也抱著懷疑的態度,包括對於重新發放賭場(子)營業執照的標準也是雲裏霧裏;同時人們對於通貨膨脹的壓力、高漲的國內生產總值和中產階級的貧困化之間的矛盾、不滿情緒也在增加;最終實施澳門戰略目標的困難,這些戰略目標包括:澳門的經濟多元化、地區一體化或者葡語國家-中國合作專案等等,都會給「第二種制度」的建設帶來嚴重的挑戰,這種「第二種制度」應該是中國自身發展的一個實驗室。在澳門,這裏雖然不是討論政治體制的一個中心,但卻承當著急迫地實施政治計劃的光榮使命,以及提高實施效率的責任。
令人驚奇的是-或者不是-中央政府的手,在這個過程中已經越來越明顯了,在澳門不是被看做它自己的問題。實際上,特別自治權是一個最為重要的價值,在大眾所發佈的公共和個人看法中,可以傳達這樣一個觀念,即北京在提升政府的治理水準和達到新的目標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從這一點來說,我們可以說,習近平將訪問一個安逸之地,可以預計,他會利用這次機會設計他的夢想,這種夢想包括發展「第二種制度」,這種制度,鄧小平在中國還處於和當今中國非常不同的時代,就已經開始提出來了。 轉折的時期總是令人難熬的,但是轉折的設想在澳門卻總是受人歡迎的。我們這樣說,不是說葡萄牙的遺產面臨著風險,或者說澳門的東西方文化要融合在一起,這些東方和西方的文化意味著不同的做法和思想。與此相反的是,這種設想是紮根於澳門本土,同樣也和中央政府的權力話語權保持著一致。那種明顯地在疏遠著對方的是能力-或者沒有能力-把澳門的歷史內涵變成經濟增長的工具、變成豐富的技術知識內涵、變成澳門的國際知名度。
當然,每個人都感興趣的是那種有品質的、有希望的變革。關於國家利益-尤其是關於地區一體化問題-但是也是和澳門的專業分工有關的。但是,澳門的歷史不會在這塊版圖上消失。對於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來說,澳門的經濟發展,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的,在任何層面來說都是重要的。因為這涉及到一個不僅僅是把發展經濟作為目標的平台。中國作為國際地緣政治中一個不可忽視的大國,越來越急切要尋找一個新的與世界的切合點,越來越急切創造能夠包容東西方價值觀的共識和夢想。
在這種大背景下,澳門有著能夠超越其自身歷史和地理局限性的良好機遇,它可以利用自己在美國博彩業的一席位和在葡語國家的戰略重要性這兩個方向上,來完成使命。即,向世界推介中國,向中國介紹世界。澳門這個地球的一級發展,不是簡簡單單地開放貿易通道,但是知識的交流。世界的和平與繁榮,很大程度上都有賴於此。但是,再一次地,這不會依賴於澳門。而是依賴於澳門的人民-包括所有在這個平台上工作的人們-關於這個機遇,他們能夠讀懂更多。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