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德羅·佩雷拉·羅德里格斯 - 反對者要求出示一份公共的清單 - Plataforma Media

佩德羅·佩雷拉·羅德里格斯 – 反對者要求出示一份公共的清單

 

當今社會早已覺察到需要給其公民定性並使其受到群眾的監督。比如,二十世紀的標誌是祭品,中世紀是黑死病以及尋找女巫,邏馬帝國時是迫害基督徒。而如今,主要的標誌是戀童癖。
通常來說,我認為涉及職業信仰或者思想自由的惡行是不可相提並論的,然而這種會引發曝光和公共監督的現象並無不同:從身體或者思想上來保護我們的親人。
作為一名父親,我也為可能在我孩子身上發生的可怕的事情深感擔憂。但是我並不能失去理性和判斷力。創建戀童癖者公開列表的提議是社會對其制度失去希望的體現。
刑法司法系統的主要動力之一是恢復犯人的權利。懲罰不(僅僅)是法律上的懲罰,在這之前的一段時間裡我們要得知罪犯已經明白其所犯的錯誤以及他已經重新審視其對於社會融合的價值。在犯人服刑之後,如果我們認為他必須由人民來監督,那麼我們並沒有復原其權利,並且認為他們很可能再次犯罪。
有人告訴我說,這件事的風險很大,因為可能會對我們的後代造成永遠的創傷。真是豈有此理,難道其他事就不會對我們的後代造成創傷了嗎?毒販在校門口賣毒品,酒徒不管人行道飛速前行,小偷變成無情的兇手、、、他們不也一樣會永久地影響我們後代的生活嗎?
所以,請列一份包含所有囚犯的公共清單吧。但是,為什麽我們得忍受這些呢?為什麽我們不控制可能發生的事呢?列一份清單吧,上面涵蓋所有已經由警方確認過的犯罪分子。這些可能唆使我們的孩子走上暴力道路的人,可能讓我們的孩子去當兵,或者去練跆拳道的人,把他們都列入清單裏。我們要生活在一個非宗教國家,做一個無神論者,我可不想讓那些宗教協會來紊亂我孩子們的思想。那麽,把牧師、傳播信仰的人都列入清單裏吧。這份“清單”表明,社會不認可不法分子的名譽恢復,但是願意冒險重新接納他們。我們所有人都是法律、道德和和社會風氣的監督者。就像奧威爾在著作《1984》中描寫的一樣:有這樣一個社會,對投票進行了嚴厲監督,甚至連孩子都會向當局舉報父母的不當行為和思想。
了解並尊重自由。
哎…也給共產主義激進分子列一張表吧,這些人,也把孩子當早餐似地吞食。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