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ir Ribeiro* - 民獨黨彌賽亞獲勝 - Plataforma Media

Adair Ribeiro* – 民獨黨彌賽亞獲勝

 

彌賽亞對獨立民主行動黨(簡稱“民獨黨”)而言,就好像塞巴斯蒂安國王對於葡萄牙一樣,都有著改變歷史的意義。有了葡萄牙左黨右派的支持,民獨黨彌賽亞“底氣十足”地回到了祖國。支持他的葡萄牙議員有社會民主黨的馬裏奧•茹壹夫(Mário Ruivo)、若昂•葡萄牙(João Portugal)、努努•賽哈Nuno Serra以及人民黨的若澤•裏貝羅•卡斯特羅(José Ribeiro e Castro)。回國後,他又開始從機場步行到首都的體育鍛煉,這讓他取得了勝利。正如俗話所言:“瞎子的國度裡獨眼就是國王”。“強健”的政客勝利了,他許下諾言,“我們將為青年提供物美價廉的大米和免費的網絡”!歡呼吧!
帕特裏斯.特邏瓦達(Patrice Trovoada)曾因政治迫害和總統平托(Pinto)發出的“遠離”呼籲而出走國外。現在,時機成熟,他又返回了祖國。
民獨黨以一票之差取得最多的選票而獲勝。被擊敗的各黨需要反思,而唯一勝利的黨熱烈慶祝。
在政治上沒有敵人,只有反對者。我們必須尊重民主進程,在此我祝賀民獨黨獲勝。我強烈希望我們尊敬的總統曼努埃爾•平托•達科斯塔促進和保證政府的穩定。
加布裏埃爾•科斯塔擔任總理一職。上帝好像聽到了他的禱告,追求兒時成為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總理的夢想。加布裏埃爾兒時的夢想得以實現兩次。掌聲送給妳,加布裏埃爾!順帶壹提,去買“歐洲百萬”彩票吧,妳肯定會中大獎!
投票的第二大政治勢力,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解放運應當作出表抉。在我看來,如果政治家帕特裏斯.特邏瓦達在出國兩年後還能羸得絕大多數人的支持,肯定是因為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解放運/社會民主黨(簡稱解民黨)領導層的重組。
橋治•阿瑪多跟隨他內心的聲音,他的沒有道理也隨著帕特裏斯.特邏瓦達領導的第十四屆政府倒臺而達到頂峰,橋治•阿瑪多促使了由人民選舉的政府的倒臺,並接受了壹個新的總理,這個總理來自壹個跟人民毫無關系的政黨。天使加百利肯定詛咒過解民黨。
第十四屆憲政政府倒臺,沒人明白為何解民黨的領導層不指派壹個黨內的人去當總理。該黨壹直是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的第二大投票黨。
拉斐爾•布朗庫曾希望得到了解卻屢屢失敗,最終選擇離開了自己最愛的人民和政黨。因為布朗庫認識到,解民黨有現在的領導層,很難在選舉中獲勝。從此,該黨失去了聖多美政治舞臺上壹名成功而且非常有經驗的政治家。
國家發展平臺政黨出現後,平托•達科斯塔向解民黨宣戰,他背棄了自己的政黨。
我們的瓦斯曾孤軍奮戰,疲憊不堪​​,當然他更願意去瓜達盧佩谷遊玩。橋治•阿瑪多應該更加體貼他的同事。
假如任命一位候選人作為總理,但是他卻從來沒機會給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的人民展現自己呢?這是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解放運動- 社會民主黨的典型錯誤,這一次需要弄清楚武裝分子和聖多美人民的分歧.
-我們的總統平托把這幅畫畫得一塌糊塗,是在挑戰人民:“被挑戰者被迫抗爭的人民就反抗並弄髒這幅畫.但是同樣的事是會發生的, 在諾曼底登陸發動一次跨界攻擊,這時就為時已晚了!
解民黨沒有分清楚弗拉迪克以及菲科斯,還相信他可以劫後重生。但是他卻沒有!
儘管如此,我仍堅信弗拉迪克•德梅內塞斯是4年之後大選的贏家並且是管理自由黨的不二人選。現在在我們面前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戰敗黨現在在工作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並且堅抉反對下一任政府。在這之後的四年裡,人民將會做出判斷。
* 聖多美 “Téla Nón” 日報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