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想知道為什麼媒體如此強烈支持阿埃西奧? - Plataforma Media

你可能想知道為什麼媒體如此強烈支持阿埃西奧?

 

從一個比較浪漫的視角出發,可能會得到以下答案: 因為阿埃西奧的思想和大報業公司的所有者思想一致。
但事實遠沒有那麼浪漫。
選舉阿埃西奧,報業巨頭的親密朋友,代表卓越的經濟機會。
如果這些機會都不是基於公共資金,那便沒有人反對 。
公共資金是你的錢,我的錢,我們所有人的錢。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價值數十億的聯邦廣告。在這裡,勞工黨犯了大罪,沒有讓這一利益惠及社會,而是讓四五個家庭繼續獨享。
在商業世界裡,你會用「零基礎」定義將完全重新設計的預算。
但如果這是聯邦的廣告,你很快會問以下問題:在SBT電視台每年投入1.5億雷亞爾有意義嗎?
當然不是。特別是在數字時代,國家用了很久才認識到這一問題。
但問題只出現在瑞秋·什赫拉紮德積極宣導主持正義的時候。
什赫拉紮德每天都在為巴西的罪惡而歇斯底里,
她不僅只是SBT的象徵。
她是一棵樹的一個分支。
同樣的圖片,放大後,在地球上其他地方也可見到。每年,政府用6億雷亞爾以支持新聞業,而新聞業卻是巴西不平等的根源。
全國政治新聞業最大的諷刺之一是,像 Jabor, Merval等人是由公共資金支付的。
與位於美國默多克的福克斯電視台進行比較。即便思想偏右,福克斯既不讓步也不接受公共資金通過廣告方式的注入。
讓我們回到SBT,只是因為我們從那裡開始的。從零基礎開始,給予西爾維奧·桑托斯用於聯邦宣傳的公平數目是多少?
之前的三分之一還是四分之一?公共資金用於實用的運動,沒關係。但巴西央行應該明智地使用國家資金。
這樣就可以了。其他就不多說了。
因此,你會發現,幾十年來,提供給大型媒體公司的公共資金到帳後,很快會進入這些所有者的個人帳戶。難怪馬里尼奧家是巴西最富有的家庭。
你也可以看到資本主義對媒體的衝擊,其實媒體一直完全依賴於國家。報業的收入不僅來源於聯邦、州和自治地區的廣告,還有國家社會經濟發展銀行(BNDES)提供的補貼性貸款和其他收入,如圖書銷售和免稅優惠。
如上所述:新聞業對於誰執政其實沒有那麼多興趣。
因此,這些新聞公司的所有者擔心的只是他們利益的終結 —— 因為選舉人A或B當選對他們而言沒有什麼不同。
企業支持政府廣告使用的改革,因為它將是其主要受益者。
迪爾瑪執政後,或許會做些什麼,以減少媒體對政府的依賴,或許也不會做什麼。
而阿埃西奧執政後,肯定什麼都不會做。
這就是為什麼新聞機構如此期望阿埃西奧當選。

 

保羅·諾蓋拉
/世界中心日報新聞與分析網站編輯部主任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