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爾南多·曼努埃爾 * - 為一支玫瑰說謊 - Plataforma Media

費爾南多·曼努埃爾 * – 為一支玫瑰說謊

 

1974年4月至1975年6月期間,留給我一段不確定且混亂的記憶,我無法用很多細節描述這段記憶。可以說,我當時被夾在角落裡。1973年底,我從高中輟學,1974年3月進入葡萄牙軍隊(這是葡萄牙軍隊在莫桑比克最後一次招兵),當我在博阿內服役時,發生了四二五革命。
我或多或少漂流在回歸大都市的大規模外流葡萄牙人中間,其中包括軍人、員警、公務員、商人、企業家、妓女、男同性戀者和女同性戀者,而20歲的我作為軍隊中的下士,我與等級一樣的其他人一樣,承擔在郊區巡邏的任務,那裡我看到很多白人殖民者的資產被改為食堂、建築工地、家禽或豬養殖場,有些甚至被燒毀,我看著他們的妻子和女兒因無法控制的集體強姦而歇斯底里。我和六名一起巡邏的士兵看到。我仿佛覺得一切與我無關,因為我無法理解發生什麼事。我有一個女朋友,羅莎,每週末我都會和她一起在蘇莫賴爾區附近的上美廣場,租一輛計程車去7月24日大道盡頭的皮里皮里餐廳吃卡菲爾雞、喝啤酒。
以我的年齡,我拿到的薪水已經算可觀了,我是下士,單身,所以不得不支付一些不屬於我個人需求的花費。所以我經常租的不止是一輛,而是三或四輛計程車,和我的朋友及其女友一起去皮里皮里餐廳。在我們吃吃喝喝的時候,計程車司機在等著我們。然後司機帶我們回到郊區的馬哈飛俱樂部跳舞,在足球場看台的黑暗中,每個人及其女友都看到在羅比兄弟街發生的我們不會講述的事情,它是一個即使我們醉得不省人事的時候都不會提及的秘密。
之後一切都結束了。經過三十年後的沉默、離開和忘記,我再次和羅莎(在葡語中「玫瑰」的音譯)相遇。是她認出了我。我們一起去酒館,她向我講述她在不從事原先的職業之後,去了馬桑熱納當老師的歷程,據她說,在馬桑熱納,她認識了很多運動領袖和地區領導,她這次回馬布多是因為選舉運動。
「我住在我姐姐家。今晚我想讓你陪我走走。生活一直待我不好。我們去市場買點菜。家裡的冰箱裡還有兩隻雞。我想和你聊聊」。週一的早晨,我和她分開,滿身疲憊地帶著一塑膠袋背心和帽子回家,故作鎮定地說:「我在古阿瓦街區和馬魯阿茲河挨家挨戶地宣傳選舉運動」。我很高興,因為與羅莎的再次相遇,也因為我是為了一個好理由對我的妻子說謊”

 

* 薩凡納獨家/《澳門平台》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