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爾遜·努涅斯 * - 隱私?我從未聽說過 - Plataforma Media

納爾遜·努涅斯 * – 隱私?我從未聽說過

 

全球反恐的旗號往往在侵犯隱私權下自豪地高舉。面對這一切,我唯一的問題是:還有什麼是令人驚訝的呢?

 

本周三我看到第一個新聞是,谷歌承認查看所有人的郵件。谷歌稱,這只是為了針對性地管理其使用者發佈的廣告內容,但很難相信其目的僅限於此。谷歌表示其這樣做,也不是為了創立其主題標籤。全球反恐也往往驕傲地舉起侵犯隱私的旗幟。面對這一切,我唯一的問題是:還有什麼是令人驚訝的呢?
在技術和全球化的輝煌時代,沒有人能逃脫別人關注的目光。問題卻一直存在:誰在守衛?誰在看我們的生活?沒有人確切地知道。奧威爾說得很對,事情原本就是這樣。
讓我們回到經典:蜜雪兒·福柯有一本精彩的書叫《規訓與懲罰》,該書講述一個監獄,在那裡「監視」發揮核心作用。
這座監獄外形被設計為圓形,中央有座塔,在那裡守衛可以24小時監視每個人在做什麼。然而,因為一束強光的遮蔽,囚犯中沒有人確切知道其是否被監視。
我不同意也不認為實施「監視」是道德的。但是我認為,沒有回頭路可走,這只是單純的適應問題。沒有可能逃脫。在「網路中」,無論我們喜歡還是不喜歡,「隱私」都是一個不存在的概念。而且現實世界的人必須使用網路。相反,不適用網路的人就不是活著的。很自然,在幾十年內,“隱私”對於未來幾代人仍會是一個陌生的概念。
如果同時仔細想想福柯揭示的例子,其實,我們沒有任何補救措施:疑問是我們不知道我們的資訊是否在被追蹤,所以我們必須表現出色。就好像我們正在被嚴密監視。如果我們想發現比較敏感的東西,我們就必須回到過去。
所以,是這樣的:如果你想談論敏感問題,就有必要提高郵箱安全級別或使用密件副本郵件。或者,更好的辦法是,在擁擠的咖啡館中輕聲說話。讀有關間諜活動的書也可以是逃避他人監視的方法。

 

* 大眾報獨家報導/澳門平台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