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藝術捍衛香港民主 - Plataforma Media

用藝術捍衛香港民主

 

在過去的三個星期裏所發生的佔領香港馬路的抗議活動,旨在為香港人民爭取到普選的權利,這場抗議活動的浪潮激發了人民的創造力,這種創造力成為了這場民權運動的標籤,而且也成為了他們的訴求。藝術,觀察家們指出,這是青年人對缺乏有魅力的領導人的回應,也是他們行使和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權利的武器

 

雨傘,中國人都習慣把它們放在手包裏,來保護自己免受太陽和雨水的傷害,而如今,在香港,也用作抵禦用來試圖驅散抗議的人群而噴射的胡椒粉的盾牌了,這些抗議的人群佔據這個中國的特別行政區的主要街道也有差不多三個星期了。同樣地,雨傘也成了這次革命的象徵,它賦予了這場旨在為民主而鬥爭而訴諸於藝術的和平運動名稱,也為這場民權運動提供了靈感。

來到香港已經9個月的葡萄牙設計師和插畫家路易斯·西蒙斯,他是因為開始於2012年的環遊世界而來到香港的,這裏是他此次環遊世界的一部分,這次他來到香港,並沒有對大街上所發生的事情表現得漠不關心,而是跑到街上把這些事件都記錄下來。
「起初,我的想法只是想捕捉這一現實,但是當我意識到,這場運動演變成了一場更大的事件,我開始給與抗議活動更多的重視,並試圖在筆記本上記錄下每天都在發生的很多事情」,他在一份給《澳門平台》的聲明中說。
路易斯·西蒙斯看到了「在大街上的人群,許多的抗議示威,混亂和大量的藝術作品」。他在記錄位於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金融中心的金鐘區時,說,它「看起來像一個畫廊」,這位插畫家指出,這就意味著這次運動“是完全不同的,通過藝術來表達人們的抗議,並沒有那麼多的破壞行為和暴力行為”。「藝術通常和言論自由有關,而且我認為,這種自由現在在金鐘區得到了活生生的體現」,他肯定地說。
郭恬熙,這位澳門的藝術家和全藝社(AFA)的主席強調:“藝術是源於人們表達自己的需要,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衝動”,他認為在這場在在周邊地區所爆發的抗議活動所創作的藝術作品都和民權運動這一事實有關系,而這次民權運動主要是由年輕人參與,出於他們表達自己的願望。
「香港是一個人們都習慣了言論自由的地方,現在他們感到特別有需要,來確定這一點,所以,我認為,在這些抗議示威活動中產生的藝術是學生和市民自然的意願的自然流露」,他繼續說。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漢梁漢柱先生認同示威者使用藝術「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和一個更好的城市的願望,這個城市擁有我們可以自豪的東西」。「我認為這是很自然的」,他補充說。
路易斯·西蒙斯站在地面上證實,「人們也因為這次運動缺乏領導的問題,使用藝術來抗議」。「在這次運動中,沒有這樣的社會領袖,他們有一個非常強烈的政治表達力,所以我認為藝術一直是最明確的回答」,他解釋說。
在經過金鐘區時,他補充說,「我們帶著一種來到野營者的集市的激情留在這裏,這裏似乎是藝術展覽,因此,領導人甚至試圖把人都集中到那些正在搏鬥的地方了,因為這種願望非常強烈」,這位葡萄牙設計師這樣說。

影像的力量

黃色膠帶和雨傘都被抗議的人群製作成各種形狀的圖形,作為爭取民主的象徵。他們的宣傳通過社交網路,把年輕人的訴求傳播到了國界之外,最終獲得了整個世界的支持者的聲援。
「雨傘成了這場抗議的象徵的這一事實,最終產生了大量的以此為主題的藝術品,沒有人會對此無動於衷」,路易斯·西蒙斯強調說。
對於郭恬熙而言,藝術“提供了一個視覺化的方式來傳達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感情”。在他認為視覺藝術“非常直接”時,這位藝術家指出,「雨傘的這種視覺化的表達方式,非常強烈地傳達了這場民權運動的資訊和性質」。
百強,也是澳門的藝術家,他一直以批評的口吻來判斷香港的抗議活動,他認為這場活動中充當主角的學生「其實不知道真相他們為什麼而鬥爭」。然而,百強指出,在抗議活動中所產生的藝術,「創造了作為這一事件的紀念象徵符號,也為贏得更多的人來支持這場運動作出了貢獻」。
「那些圖片自己就可以說話,沒必要多說什麼,他們是強大到足以傳達資訊,因此可以觸及更多的人」,他說,強調在這個過程中,是「這些符號和一種藝術,呼籲人們加入到這個事業中來,好像是招募士兵,並創建了一種團隊精神」。
對於梁漢柱而言,發生在香港的抗議活動所激發的創造力,「有助於吸引更多的人來關注他們,並為運動爭取到更多的支持」,雖然他強調,「這是一個不同的、但是更加豐富的表達思想的方法,這並不意味著藝術可以更高效地實現某些目標」。

為全體人民服務的藝術

在香港街頭爭取民主的鬥爭為藝術家們帶來了靈感,也創造了市場,讓人們瞭解他的作品。
「我所見到的大多都是學生的作品,因為老師們在鼓勵他們做不同的事情,什麼都有,包括海報、通知、帶圖案的旗子,一應俱全,具有豐富的想像力、創造力、幽默感、寬容、夢幻般的和平氣氛,這足以讓我感到驚訝了」,路易斯·西蒙斯強調說。
對於這些葡萄牙人來說,「香港是當今的時代一個鼓舞人心的地方」,而這種現實「最終會對獨立的藝術和帶一點點傲慢的藝術產生一個重要的影響」。「我認為這激發了我們做那些金錢做不到的事情的願望。人們努力追求,從而,證明他們並非對於目前的這場運動並非是無動於衷,而這次運動又在變得完全與眾不同、個性獨特」,他總結道。
藝術在香港繁忙的街道上取得了優勢,它們中的一些名稱甚至變成了運動的口號,也用在已成為英雄讚歌中的音樂之中。
路易斯·西蒙斯很快就會去繼續他的環遊世界之旅了,至少在未來三年內,而且他所攜帶的背包中,就珍藏著他的「雨傘革命」的記憶,現在,這些記憶已經發表在互聯網上了。 「我們的想法是出一本書,這樣就會接觸更多的人,讓世界瞭解真相,但是要看投資者的態度了」,最後他總結道。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