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德羅·佩雷拉·羅德里格斯 * - 意識形態:做條瘋狗更有用 - Plataforma Media

佩德羅·佩雷拉·羅德里格斯 * – 意識形態:做條瘋狗更有用

 

四十年來的民主,我們擁有了政治光譜以及議會席位,不留下任何非葡萄牙的,以及至少是很感興趣的 。

 

在政治上反反覆覆,我們聽到針對講話的咄咄逼人的批評,而只是為了劃清自己的意識形態;我很奇怪。如果說一個意識形態的講話是不好的話,除非思想是壞事;金色黎明的意識形態講話是不好的,但達賴喇嘛的也許就是好的了。難道說這僅僅是喜好問題而已?

以及,在選舉期間,我認為意識形態這個詞可能至少有兩個定義:一個較為中性,指一系列他們打算捍衛的社會和政治理念;另一個更為批評性,在試圖限制知識份子的選擇使他們跟隨自己的意圖。如果後者是錯誤的引導,那麼前者就是幼稚;難道是有目的要降低?我不這麼認為。
如今意識形態被視為思想的監獄,是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的過時之物,或者更糟的是,PREC。有人說那些固守意識形態的人註定被二十一世紀的政治淘汰,真正重要的是:解決人民的問題。即使這項決議意味著文明的挫折,但我們必須靈活調整我們的價值觀以符合現實。難道只有我覺得我們正在脫離軌道嗎?
但不幸的是,這個想法以爭吵的方式進行。脅迫和報復的人民對許多政治勢力來說稀鬆平常:意識形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誰在那裡,他說他要做什麼,儘管誠然,有些人覺得那是一個謊言。
就這樣,四十年來的民主,我們擁有了政治頻譜以及議會席位,不留下任何非葡萄牙的,以及至少是很感興趣的:我們有一個是民主基督教的人民黨,與歐洲人民黨結合的社會民主黨;我們還有十分支持社會民主而非社會主義的社會黨,因為現代社會主義是另一回事。在光譜的這一區域,新政黨的出現,仍可能只是最大程度的加強意識形態,企圖拉攏選民。
而且由於意識形態不利於肝臟,所以所有的左邊區間都有一個綽號“激進左翼”,因為他們無法碰到一起,而現代政治講求的是達成共識。但是如何做到?組成的聯盟十分理解政治承諾不能與意識形態無關。
但最糟糕的是國家意識形態頻譜卻很容易被人們所接受。民主允許公民自由投票,無需理由,所以人們也是這樣做的。即使它讓你覺得不那麼具有代表性。
為什麼你說沒有時間去仔細看看每一方的競選宣言;這是一種厭倦的現象。你更傾向於聽別人給你說的話並相信,或者乾脆不去投票。
我會告訴你,隨後你會花更多時間去視圖理解為什麼會你會投票支持你投的人——或者抱怨當選者——如果你不知道他會做什麼。
你說,正因為如此意識形態是給那些原教旨主義者的。
塞爾吉奧說:做條瘋狗比羔羊要更有用。不要僅僅因為牧羊人說是就跟著重複。你會發現在下次選舉後感覺好多了;即使覺得你輸了。

 

* 獨家P3/澳門平台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