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應後的澳門社會與中國文化的聯繫更加緊密 - Plataforma Media

適應後的澳門社會與中國文化的聯繫更加緊密

 

和過去的澳門人相反,當今澳門社會擁有更多的財富、接受更多的教育,出去旅行的次數更多,與中國文化的聯繫也更加緊密。「如果是20年前的話,典型的澳門人是政府公務員,當今,不是這個情況了」,澳門土生協會主席飛文基 (Miguel de Senna Fernandes) 。他指出,今天「以所生活的社會和所從事的職業來講,不存在澳門人的原型了」。

 

澳門平台:你認為土生葡人的定義是?
飛文基:土生葡人是指天主教徒和歐亞混血兒。我們不談這些標準,因為今天的土生葡人一詞,是一個嚴格的文化意義概念,是基於兩個基本要件的概念。首先,是把某個土生葡人和澳門栓在一起的故鄉觀念和歸屬感。當我說澳門的時候,我指的不僅僅是澳門特別行政區,而是整個整體,也許,這是屬於非物質的東西,這些東西必須和傳統有關、和人們自己的生活有關或者和國家有關。其次-這一點可以討論-是和一個巨大的世界聯繫,我所講的是和葡萄牙語的世界聯繫。我這裏不是只指葡萄牙,也不是指國籍,因為這個人可能連葡萄牙語都不會講,但是卻會擁有和其他操著葡萄牙語的國家一樣的激情的文化氛圍。例如,這些人會因為葡萄牙的選舉而激動,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這兩個元素是基本要件,但是,可以引進其他東西。如果宗教繼續作為特徵性的要件的話,那麼我就要產生疑問了,但是,可以確信的是,大部分土生葡人都是天主教徒。土生葡人天生也是混血兒。如果必須是葡萄牙人的後代的話,那麼我就要產生我的疑問了。
澳門平台:有人認為土生葡人指的是土生土長的土生葡人,而在澳門出生的葡國人則指的是您剛才所指的意義上的那種葡萄牙語人。
飛文基:是的。過去,沒有人使用“土生葡人”來定義一個土生土長的土生葡人。在中國人之間,國籍問題在許多情況下,都和家庭有關。中國人出生在澳門,從來不說自己是土生葡人,而是說是三會人,如果他的祖先是在這個地方出生的話。
我們使用在澳門出生的葡國人或者土生葡人來表示混血兒、表示澳門的葡萄牙人,葡語上這裏意義沒有什麼區別。
今天,所有事情都隨著整個法律發生了變化,土生葡人一詞開始被澳門老百姓普遍地接受。中國人社區開始有了歸屬感這個概念。
當今,還有時候使用在澳門出生的葡國人一詞來講土生葡人。有時候,人們會認為這是個貶義詞,但是照我看來,不是這麼一回事。

澳門平台:我們現在所講的土生葡人社群都有那些特徵呢?
飛文基:如果是在20年前的話,典型的土生葡人都是政府公務員,當今,已經不是那麼一回事了。許多公務員子女都開始從事其他職業。從所生活的社會層面和所從事的職業上來說,已經不存在一個所謂的土生葡人原型了。土生葡人,如今已經適應了新的社會現實,和他們的先輩們相反,他們擁有很多財富、接受了更多教育,旅行的更多,土生葡人分佈在社會的各個階層,而且完全和澳門認同了。
新一代的土生葡人非常非中國化,這也是事實,但是這一事實,繼續通過他們與眾不同的態度表現出來。

澳門平台:在澳門和其他地方一共生活著多少土生葡人?
飛文基:在澳門,大約有10150土生葡人,但是我不能夠確定。在海外,散居的土生葡人,有人做過統計,有20萬或者30萬,但是我不知道這是否和事實相符。我們必須先瞭解統計的標準。
澳門平台:1999年,土生葡人對於主權移交的反應怎麼樣?
飛文基:有各種各樣的情況。一方面,一些人是葡萄牙的堅定支持者,曾經有一種擔憂,澳門和澳門的社會生活可能會遭致一場政變。說實話,沒有任何土生葡人會說,他喜歡“歡迎中國”這個口號,這裏我無意冒犯中國,但是事實就是中國沒有成為我們文化的一份子。

澳門平台:隨著澳門的發展,那些散居在海外的土生葡人考慮過回到澳門嗎?
飛文基:過去出去的土生葡人都已經在國外定居了。澳門是和離愁別緒聯繫起來的文化符號、感情符號。從日常生活的層面來說,對於大多數人沒有這樣大的吸引力。那些人所生活的世界和澳門全然不同,他們瞭解澳門,如果說他們瞭解澳門的話,也是過去的澳門,和現在的澳門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們來幫助拆除那些讓我們思鄉、讓我們懷念的障礙和物理符號。回到澳門就和到達一個全然不同的地方一樣。

澳門平台:澳門土生協會成立已經有18年的光輝歷程了。我們協會在我們社區中都發揮了那些作用?
飛文基:澳門土生協會經歷了一個輝煌的發展歷程,儘管澳門土生協會不得不應對財政問題。但是,我認為,在這些年的發展過程中,我們把澳門土生協會定義成一個非常傑出的文化協會。
例如,我們一直保持著這種和睦相處的氛圍。時間該是我們做總結的時候了,我們在這方面做了很好的工作,因為,這裏是能夠容納所有土生葡人的一個家,無論他的政治立場如何。
現在,還有人沒有來過我們澳門土生協會,因為他們認為我們協會和一定的政治敏感性有關系。我們將使他們看到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們的政策是,沒有任何政策。值得一提的是,澳門土生協會同樣關注土生葡人的身份問題,為此我們組織了專門的座談會。很快,我們就會召開一次澳門年輕人的座談會,這個問題更加複雜,因為青年人的舉止千差萬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