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第一人稱敘述 - Plataforma Media

用第一人稱敘述

 

菲利克斯·特謝拉
1960年,坎申古
Félix Teixeira我出生和生長在坎申古,9歲時離開了坎申古,來到比紹。在大學裏我學的是化學,以後成為化學老師,我在中學裏教授化學,大約有6年,直到1988年。那時候,所有我的同學都已經離開了幾內亞比紹去求學了,這時有一個到中國學習的獎學金的機會,我毫不猶豫地抓住了這個機會。
我於1988年來到中國。我在北京呆了一年學習普通話。因為我只會講葡萄牙語、西班牙和法語,因此我只能夠和安哥拉人、聖多美人、葡萄牙人,以及說西班牙語的拉美人打交道。剛開始我想回到幾內亞比紹,因為北京這裏的一切都和家裏的不同,後來我趕上了北京天安門的六四事件。
當時是在一次由北京醫科大學所舉辦的非洲節日上(1989年6月4日),這次活動是由外國人組織的,突然有人說在天安門殺死了學生,我們都要回家。然後有謠言說,軍隊要到學生宿舍裏,因為有學生掩藏在那裏了,當時立即引起恐懼,學生們立刻開始躲到大使館裏。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當時在北京沒有大使館,我於是跑到葡萄牙大使館裏,他們把我們從北京接到澳門,然後回到幾內亞比紹。
8月份我又回到中國,來到南京攻讀化學碩士學位。我們班上有75位同學,而且我是唯一一個外國留學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妻子,她是一個蒙古人,我們有兩個孩子。
2004年,在學業完成後,在幾內亞比紹共和國駐澳門領事館的榮譽領事幫助下,我在民政總署轄下的「水質量控制化驗所」得到了一個實習的職位,後來他們給了我一個聘用合同,我就在那裏一直呆到現在。
盧德米拉·米庫爾科娃
1981年,比紹
Ludimila我出生在幾內亞比紹,在那裏生活,直到我9歲時離開。我的父親在葡萄牙留過學,他有一些朋友來到了幾內亞比紹,他們喜歡我,他們把我帶到波爾圖市,我作為他們心目中的養女。我母親不同意,但是我的父親希望我能夠有更好的機會。在波爾圖市,我上了小學,我想回到媽媽的身邊,在12歲時我回到了比紹。1998年,幾內亞比紹發生了武裝衝突,有人企圖發動政變,當時我的爸爸在美國,我和我的媽媽,兄弟姊妹都逃到了內陸。我們知道有船要接人到葡萄牙去,我想去,但是我媽媽不想去。我堅持要到葡萄牙,於是決定走。我們搭乘了一艘輪船,然後逃跑了,當時我17歲。不幸的是,輪船行駛到了達喀爾(塞內加爾共和國),因為把到葡萄牙的東西都搞丟了。我和找到的親戚在塞內加爾呆了六個月。
內戰停火時,媽媽知道我待的地方,過來接我。我在比紹繼續我的學業,1999年,父親瞭解到有澳門基金會的獎學金,就把我送到這裏來了。我於1999年12月5日來到澳門。當時我18歲,我來的時候還在為馬路上死了的人而傷心難過,但是我最終發現澳門是一個寧靜和祥和的地方,這也是我為什麼現在仍留在這裏的原因。在大學裏,我學的是法律學,然後在一家律師事務所上班,現在我在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領事館裏擔任法律顧問。我和一個斯洛伐克人結了婚,現在我有一個四個月大的女兒。
約瑟·羅巴魯
1970年,里斯本
José Robalo我的父母是幾內亞比紹人,但是我的媽媽決定在里斯本分娩,這樣我就生在葡萄牙了。我8歲時,來到坎申古,我父親是這個省的銀行行長。然後,我輾轉來到了比紹,在那裏生活到13歲。父親在此期間已經過世了,媽媽讓我來到古巴,因為有獎學金的緣故,當時我就走了,有時候會回到幾內亞比紹度假。我在古巴的經驗非常豐富。我從來沒有在寄宿學校呆過。17歲時我上了大學,學習經濟學,大學第三年媽媽把我送到澳門來,因為當時古巴的經濟形勢非常困難。我於1993年來到澳門,當時我只希望能夠回到古巴,因為澳門這裏的文化氛圍非常封閉,古巴則很開放,那種喜悅是難以言傳的。在澳門的融合是很複雜的,當時我正在適應澳門的情況。我進入澳門大學法律系,因為澳門大學沒有經濟系,我不喜歡,於是就進入澳門理工學院,學習公共關係和公司管理。完成了學業之後,我立即在澳門廣播電視台找到一份工作,在這裏一直到現在我都是一名導演,而且在這裏我認識了我的妻子,她是一個葡萄牙人。在這裏我留了下來。我有四個兄弟姐妹,他們分佈在世界各地,其中一個在中國留學,我的妹妹繼續留在幾內亞比紹生活。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