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後,幾內亞比紹社群有所增加 - Plataforma Media

回歸後,幾內亞比紹社群有所增加

 

發放給在中國學習的幾內亞比索學生獎學金,為幾內亞比索社群在澳門發展作出貢獻,幾內亞比紹本土人及友人聯合會主席菲洛梅娜·巴羅斯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說。回歸後,該社群在澳門的影響力擴大,如今,大部分幾內亞比索人在私營部門工作,同時還努力保持自身文化的活躍性。

 

澳門平台:我們可以怎樣形容澳門的幾內亞比紹社群?
菲洛梅娜·巴羅斯:我們人很少,但是我們有來來去去的學生,其中有一些選擇留在這裡。然而,我們也有很多成員在這裡和其他國籍的人結婚、組建家庭,所以有混血的情況,也正因如此,我們的社群有近40人,也可能會多一些,但是不超過50人,包括在這裡的學生。

澳門平台:很多學生結束學業後留在這裡嗎?
菲洛梅娜•巴羅斯:很多學生沒有留在這裡,留在這裏的很少。大多數學生返回幾內亞。

澳門平台:你90年代來澳門的時候,該社群的規模較大嗎?
菲洛梅娜•巴羅斯:不,規模較現在更小。那時候待在這裡為政府工作的公務員,往後都離開了。我們社群在回歸後規模變大,因為有些拿澳門基金會發放的獎學金的學生,在澳門完成學業後選擇留在這裡。但之前在澳門的幾內亞比紹學生較少。回歸後,學生開始有機會拿獎學金來中國學習,他們在完成學業後來澳門找工作,找到工作後就留在這裡。
澳門平台:為什麼幾內亞比紹人去中國學習之後會搬到澳門來?
菲洛梅娜•巴羅斯:我想是因為語言,因為這裡是講葡萄牙語而且澳門當時是由葡萄牙管理。

澳門平台:目前,幾內亞比紹社群從事人數最多的職業是什麼?
菲洛梅娜•巴羅斯:有工程師、律師、公關。大部分幾內亞比紹人為私營部門工作,可能有兩或三個幾內亞比紹人在為政府工作。

澳門平台:幾內亞比紹社群在什麼時候以及為什麼開始抵達澳門?
菲洛梅娜•巴羅斯:我1995年到的, 但是當時似乎已經有一些幾內亞比紹人了。當我到達這裡的時候,我在這裡遇到一些學生,也許有四個或五個,之後又來了一些在中國學習後來這裡工作的幾內亞比紹人。我們就這樣組成了一個社群,開始一起慶祝一些重要的日期,例如聖誕節和5月1日。
在我們成立該協會前,為防萬一,我們決定繳納會費,因為那時候的學生沒有醫療保險,當他們生病的時候,他們需要自己支付這筆費用,所以我們決定繳納會費以資助那些需要幫助的學生。而且最後我們也做到了。曾經有一個學生需要做手術,是我們承擔了手術費用。之後,澳門政府決定承擔他們的醫療保險。

澳門平台:為什麼之後你們決定創建一個聯會?
菲洛梅娜•巴羅斯:2005年,我們創立該聯會是為了擁有更多的地位,因為如果有一個協會,澳門政府就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本部。那時,其他葡語國家社群也開始創立聯會,澳門政府也更重視這些社群。因此,如果我們有一個聯會,就可以有更多影響力,因為作為單獨的個體,我們無法獲得政府的幫助,但是如果作為協會,就可以向政府請求幫助。
但主要目的是將我們確立為社群,因為在協會中只有少數人繳納會費。我們仍然一起慶祝重要的日子。不論是不是夥伴關係,我們都一起慶祝這些重要日子。
我們還曾為兩位學生支付過回幾內亞比紹的機票,最近一次是去年。即使章程中並沒有規定這一點,但當他們需要幫助並向我們求助時,只要他們是幾內亞比紹人,我們就必須盡所能給予幫助。

澳門平台:為促進幾內亞比紹文化在澳門的傳播,該協會做了什麼?
菲洛梅娜•巴羅斯:我們每年都參加葡韻嘉年華,在這裡我們嘗試展示文化、美食,還帶來我們的產品和傳統服飾等,在帳篷裡,我們試著通過這些展現我們的文化。我們也支援澳門政府將幾內亞比紹廚師、工匠帶來澳門,在這一點上,我們會作為仲介,然後與相應的機構合作。
我們也有自己的活動,例如獨立節,5月25日(非洲日)社群會面日。在澳門的我們喜歡紮堆,講克里奧爾語,做家鄉食物,分享文化,我們聚在一起是為了不忘記自己的根。我們希望每年一起做這些事情的次數不少於三次。
澳門平台:協會為今年的葡韻嘉年華準備了什麼?
菲洛梅娜•巴羅斯:我們將有自己的攤位,在那裡,像往常一樣,我們將提供我們的牡蠣湯和其他菜餚供人們品嘗。現場還會有一個幾內亞比紹工匠,明年還會有一位幾內亞比紹廚師參與,因為按規定10位葡語國家廚師不能同時來,他們將輪流來澳門,今年有五位,明年另外會有五位。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