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將教育工具化 - Plataforma Media

停止將教育工具化

 

2014-2015學年的課程已經開始了。開學總是伴隨著電視機裏總理和政府官員的面孔以及收音機裏他們的聲音,這已經成了慣例。而文具的發放總是少不了孩子們的尖叫聲。今年已經是文具免費發放的第十個年頭了,當地政府與佛得角學者和社會行動協會對這一“官方”善舉的十年之路表示了祝賀,而實際上這一善舉的資金是來自所有公民所繳納的稅以及私人機構的捐助。
觀眾席上坐著想要對“資助”表示感謝的孩子和家長,當然還少不了那些修建、維修學校的通告。但是對於教學品質的問題卻絕口不提。照例,每一學年結束的時候,數據都還在編寫當中,因此都沒有一個對於那些成果的綜合評價。新學年開始的時候,各種“口號”、通告便取代了對於教學品質問題的深入討論。
政府當局者在宣稱“教育系統情況良好且高等教育正在完善”時,忽略了一個十分嚴峻的問題,即國內許多中學和大學畢業生缺乏就業能力。世界經濟論壇中一連串有關競爭力方面的報告指出,對勞動力教育和培訓的不足是影響佛得角建立和開展貿易的一大負面因素。也就是說,相當於國家預算每年在教育領域投資金額17%的收益,即幾百萬康托,還遠不能滿足國家想要提高競爭力、吸引國內外資金以及增加生產力的需求。
對政府而言,這個事實並非十分重要。政府也並沒有做出任何關於提高教育品質的承諾。然而對於那些沒有其他財富,只能理智且高效地在人力資源方面投資的人們來說,他們期待教育品質的提升。這就是世界上所有成功的小國都做了並且還在繼續做的事情。然而在佛得角卻截然相反,這裏看重的是憑空想像及保持固有的認知和思維模式。
去年,葡語和克裏奧羅語的雙語教學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大事。這一年是創業的一年。它也被看作是一次偉大的課程改革,它使得國內的年輕人走上自主就業、創業以及建設國家創業基地的道路。並且我們也期望那些只接受了短期培訓且通常並無自身創業經歷的教師們能夠傳授給這些年輕人一些有用的工具以及正確的態度,使他們能夠抓住開放市場的機遇並使他們的產品和服務變得暢銷,自此之後他們便可以建立一個繁榮自主的創業基地。
受經濟不景氣的影響,政務無法為每年成千上萬的畢業生提供足夠且優質的工作,但現在似乎找到瞭解決辦法。政府向這些年輕人提供自主創業培訓,將國家失業率居高不下的責任分擔給全國人民。這個原理非常簡單:給國民提供自主創業的培訓,如果創業失敗了,他們就要自己擔下這個責任。
在佛得角,向教育系統求助並反映不同的信息已經變得十分正常。兒童的上街遊行也對這些不同的因素起到了有利的作用。佛得角正字法和克裏奧羅語教育所採用的社會教材,都是單方面推行的, 這個對教材使用的唯一決定也結束了所有的爭論。教育系統從其根本上可以看作是國家控制公民思想的工具,通過對社會上最有影響力的階層——青少年和兒童教授政治,歷史解說和政黨時事的教育實現。社會對此並無過多抗拒,並一直試圖將新一代塑造成理想中的樣子。憲法中並沒有規定國家不能對公民進行政治,哲學和美學上的思想灌輸。
上週我聽到總理聲明說奴隸之路應該被加入學校課本裏。但事實上,佛得角人並不認為自己是奴隸的後代,同樣在過去一百多年間的文學作品中(如作家歐金尼奧·塔瓦雷斯,巴爾塔薩·洛佩斯的作品以及其他文學文化雜誌)和民間藝術尤其是​​音樂裏都沒有任何記錄支持該說法。由此看起來總理並沒有受到資訊的干擾。奴隸之路是逃跑的奴隸在佛得角的叢林當中找尋避難處時形成的。此外,還有一些人建議將阿米卡爾·卡布拉爾(Amílcar Cabral)的思想列入課程當中。
在佛得角,“重振非洲精神”的壓力仍然存在,並且有人將教育作為實現這一目的的手段。但是這本不是該國教育系統應該發揮扮演的角色。該國的教育系統的主要目的應該是傳播不同領域的完善的知識,並培養滿足當今世界日益現代化和全球化要求的人才。人們應當認識到:在佛得角這樣的島國,自然資源稀少且市場狹小,將教育系統作為政治及思想的工具不能幫助其獲得對國家未來至關重要的優勢及知識。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