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革命的方式 - Plataforma Media

用革命的方式

 

如果敵人向前,便撐傘;如果敵人撤退,就塗防曬霜。

 

毛澤東可能“活在我們心中”,但他關於遊擊戰的言辭已不足以點燃現代和豪華的大道,在那裡行走著大聲喊叫的是在中國主要大都會的中產階級們,如香港。示威者在他們的手袋和品牌背包中攜帶了能量飲料,用於(男性)小便的大水瓶,防腳出汗噴霧劑和遮陽傘,不做出令警方使用催淚氣體使他們離開的事件。並且最後清潔他們佔據了的街道。
“是的,我們回收”,23歲的Mat表示,在另一邊,也有很多攜帶大垃圾袋的活動參與者,其他人用焦油清理乾淨別人用粉筆寫的話。“我們希望推翻行政長官(梁振英),但我們並不想弄髒街道”,這名香港大學設計學學生說。
10月1日上午,當中國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5周年時,香港城異常受阻滯,人們可以做他們已經不記得了的事情,比如在紅燈時穿越斑馬線或首次嘗試搭乘計程車。
自一周前市中心的街道被佔據,首先由學生,隨後,要求2017年香港特區下一屆行政長官大選投票權的成千上萬的人也加入其中。中國在20世紀80年代發明了這種自治形式,針對分別曾由英國和葡萄牙管理的香港及澳門,接受普選的原則,但條件是由北京給出候選人名單。
民眾的反應是明確的:超過45%的居民表示反對中國的意圖,街上擠滿了不同意被排除在決策過程的人。在示威中,展現出蘇格蘭人在1841年為這個城市創立的歷史:中上階層的人們為中國人的身份而驕傲,但警惕北京,掩蓋平時的想法,在時機成熟時,就想起了他的錢包,走上街頭無視給他們提供一個舒適得無語倫比的遠東地區的領土穩定。
“我想告訴大家,我們的願望是真正的普選政府”,在瑪利亞的女兒隊伍裡的毛修女說, 拿出iPhone拍照,並說有預約在等。“但後來我回來了,我們要證明我們決定的力量”,這位香港天主教徒表示。
這次抗議活動鎖定在服裝,手錶奢侈品店範圍內,以及只在電影裡見過的車型一樣的義大利車看台,和有著由諾曼·福斯特,貝聿銘和Cesar Pelli操刀的建築物的一個優雅城市的剪影。抗議者使用最新技術的手機拍照,並準備好地鐵八達通,據20歲的學生派特里夏之言,是為了“如果警方進行攻擊,方便執行逃跑計劃”,他說。
但沒有在附近看到代理人。在運動開始時的小規模衝突之後,防暴警察有秩序撤離,街道上只剩下示威者。許多年輕人睡在鋪有瀝青的席子上,並撐著遮陽傘;高架橋上出現了帳篷,那裡之前決不允許行人;派發免費的水、麵包、口罩、手套、護目鏡、小雨傘和保鮮膜的攤位十分隨處可見——抗議活動的物流是一門每天都活力十足的藝術。
20歲的志願者Elva,額頭上綁著繃帶以降溫和冷卻身體,穿著橡膠鞋底的塑膠鞋,為了在裝有日本寶礦力能量飲料的行李箱上“不打滑”,提供給發放Marks & Spencer麵包的人。“最麻煩的事情就是去洗手間。我們要麼去商場,要麼去公共廁所,但這些地方並不總在手邊”,他抱怨。旁邊,一個男孩笑著說他去“公園”解決。
置地廣場,城市最有名的“商場”,現在門可羅雀,許多公共廁所都關閉了或者貼上海報表示只開放給客戶。再往上,在斜坡的第一段,那裡是蘭桂坊及荷李活道的酒吧餐館區,佔領中環的唯一痕跡是客人稀少。
在小飾品攤位,一個女人涉嫌剝落原有的毛主義海報並朗誦相應的標題:“解放台灣”、“中央委員會之火”、“毛主席給了我們幸福的生活”…… 但是,在這些日子裡,這位偉大領袖在香港的力量似乎已到了一把雨傘的尖端。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