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娜.席爾瓦 - 極大的多樣性,極小的責任 - Plataforma Media

瑪麗娜.席爾瓦 – 極大的多樣性,極小的責任

 

想像一下,沙烏地阿拉伯只能作為觀察者參與一個規範石油使用的國際會議,甚至連投票權都沒有。不可想像的,不是嗎?但巴西表明這種不可想像也不是不可能的。在今年10月將在韓國舉行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上,巴西只能作為觀察員參加。而巴西是生物多樣性大國:據估計,巴西的生物物種占地球所有生物物種的20%。而我們卻將無法對國際決定行使投票權?
對巴西的“降級”是不可想像,也是不協調的:畢竟,我們提出、起草和參加所有的規範生物多樣性資源獲取方式的草案 —— 我們是關鍵的利益相關者 —— 我們也是第一批簽署2010年10月在會議上提出的《名古屋議定書》的國家。
這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巧合:2010年10月,我們在舉行總統選舉。回想一下,前一年,總統盧拉、民政事務部部長迪爾馬•羅塞夫、聖保羅州州長何塞·塞拉等幾個官員就曾參與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他們每個人都想展現致力於環保議題的決心和繼續保持巴西在過去幾年已取得的國際領先地位的能力。
在這四年中,發生了什麼變化?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並沒有發生變化。世界仍然急切地尋找使用食品、藥品、化妝品的更好方式,以及在大自然給予資源的基礎上發明新的產品和材料的靈感,這產生了大量令人驚訝的資源,並引發專利、研究、技術創新的熱潮以及市場的活躍。對於巴西,生物多樣性是一個賺錢的金雞蛋,一本真正通向未來的護照。
有所改變的是選票的位址。政府現正受制於田園主義議會黨團,以他們想要研究大豆(一種原產於中國的物種)為藉口,不允許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國際法發展。生物多樣性公約明確規定,國家的主權和國家法律應該得到尊重。巴西、美國、加拿大以及任何國家的企業都可以在本國領土研究現有的大豆,但沒有得到中國政府的批准就不能進入中國境內研究。也不需要,因為大豆是在世界各地廣泛種植的植物。
但對於源自於巴西、亞馬遜、塞拉多和潘塔納爾的大多數不為人知的植物,我們有這些珍貴的資源嗎?有了這些資源,問題就不在於中國人了。印度人、科隆巴拉(Quilombola)人、採掘者,即一部分政府並不想支持巴西人民。試想,建立合法機制並確立要求後,就可以使外國研究人員和企業對產於森林的產品和這些人群的知識予以回報,這主要是通過衛生、教育、認可與對其權利和知識的保護形式。
為了能捍衛自己的自然資源,巴西國會應該批准《名古屋議定書》的提案。但這一問題自2012年以來,就在國會懸而未決。上周,至少有50個國家將議定書的提案納入其立法,為此,在世界各地都有慶祝活動,尤其多樣性大的國家:印度、墨西哥、南非、秘魯、洪都拉斯、巴拿馬、烏拉圭和許多其他國家。但是,很多發達國家也傳來好消息:挪威、丹麥、西班牙和瑞士已經批准該議定書。歐盟議會在今年4月批准該議定書並在舊大陸生效。
沒有人能理解巴西的衰退。但人們總有一天會理解和接受巴西。巴西作為世界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面對漠視不可能後退。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