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佳 - 教師之死 - Plataforma Media

明佳 – 教師之死

 

北京向那些希望在中國首都謀得諸如教師職位的外國人立下了新的要求。再加上那些一系列新的衙門規則外-我們並沒有在這裏呼籲大家來討論這些規定或者為之辯護-中國的中央電視台說,從現在開始,教師的求職者必須擁有在教育領域最少五年的從業經驗,而至於語言學教育,任何語種的教師求職者還應當提供一份資格證書。鼓掌!鼓掌!這對於花費多年的心血來掌握一門外語、教授一門外語的那些人來說是一個小小的勝利,這些人從此向前看,看到了這種職業的死亡,他們曲解了語言學教育,這是一個應當屬於對之瞭解而且立志獻身教育的人的職業。沒有人天生就是教育家,只能學習成為一位教育家。
很顯然,這些新規則對於英語教育界將會產生更顯著的影響。幾十年前,當國家開始向外界發出想瞭解世界的信號時,需要學習語言的需要帶來了一波又一波求職的外國人。這是一個高薪的工作。僅僅在中國,目前就有大約五萬個語言中心和三億的英語學習者。
而且,高談闊論莎士比亞的人,大概也能夠大談特談賈梅士。這已經成為老太太們街頭巷議的話題(而且,順便一句,澳門的情況也如此)。在大陸,學習葡萄牙語的人工在增長,在私立學校開設了新的課程,在大學裏也開設新的本科課程。
我知道從國外來的人,巴西和葡萄牙,教育的方式會有所不同,他們初來到世界的邊開展新的冒險時常從大學教授葡萄牙語開始。無法超越本科學位、或者離開自己的國家就碩士學位、或者獲得經驗的,太多在葡語國家的中國畢業生在中國當教師,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沒有基礎,有持續進修,所掌握的葡萄牙語還是三腳貓功夫。
來中國執教一門外語的過程中,也有許多細節處理值得我們費神的。不久前,我和凱瑟琳,她皮膚白皙,英語一般,但仍然會被一些在北京的教育機構選擇教授英語,和我競爭的是一個非洲裔美國人。是的,這是一位美國人,母語是英語,而我的母語則不是,但我有著另一种膚色。在我競爭這個職位的過程中,我只是被一個金髮、藍眼睛的人超越過,母語是否為英語,無關緊要。
這一系列的優先次序 – 還有其他一些特異性 – 對於一些人還是很重要的,我強調的是一些人,民辦學校要求教師期望學生在門口向家長問好。在這種時候,白人老師會給他們更大信心。
除了致力於教育事業的經驗和職業生涯外,我們皮膚的顏色仍然決定了誰會排在教室的老師名單前面。但是我們希望這種情況不會持續更長的時間。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