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志鵬 - 瑪麗娜 - Plataforma Media

蘇志鵬 – 瑪麗娜

 

女人、窮人和黑人。一位總統候選人具備這三個“不可饒恕”的條件。即使在巴西,最多的依然是女人、窮人和黑人。
瑪麗娜不再是窮人了。這曾經是她身上最顯著的特點,但她現在沒有該特點。她已不是巴西勞工黨一方的,而是受巴西社會黨支持,但是社會黨的成員眼裡也沒有她。根據支援迪爾馬的共產黨人,瑪麗娜不是左派的,是“新自由主義的”。她不再是天主教徒,而是解放神學派的。她不再是奇科.門德斯(Chico Mendes)的遺孀,而是愛德華多.坎波斯(Eduardo Campos)的遺孀;她不再是瑪麗娜,她是瑪麗娜.達.席爾瓦。
這個好像被掠奪了過去的女人一天天變本加厲,還在目前巴西總統選舉前的選舉運動中被憎恨。人們根本不會原諒她。
“現在越來越明顯的是,瑪麗娜有不惜一切代價成為總統的個人計劃”,巴西大知識份子萊昂納多.博夫表示。那其他人呢?迪爾馬和阿埃西奧沒有成為當權者的個人計劃?他們只是在那裡打發時間?
瑪麗娜被指責為“福音派”(馬丁.路德.金也是,那又如何?),她已經改變了想法,現在她反對墮胎和同性婚姻。因為勞工黨執政15年也無法通過立法解決這兩種情況。 2010年,迪爾瑪•羅塞夫,一個為反對獨裁付出了高昂代價的勇敢女人,表示反對墮胎,“我個人反對墮胎,主張維持現行法例”,她在競選說時,四年了,沒有任何改變。
在選舉運動中,瑪麗娜是伊塔烏銀行的女繼承人,她拒絕最敏感的、與勞工黨相關的問題,即使被逼問也不回答,勞工黨政府也沒有改變任何繼承自費爾南多.恩里克.卡多佐的可怕私有化想法。也正是他促進了巴西經濟的銀行化,他受到例如阿埃西奧等人的支持,而阿埃西奧也支持伊塔烏的“存在”。
也許,瑪麗娜不會贏得選舉,而巴西將被更好地服務。因此,更痛苦地是看到拉丁美洲偉大的左派政黨之一巴西共產黨在這場角逐中繼續和其他政黨分享權力,最終只是得到一個部長或一系列無關緊要的職位。
如果羅塞夫獲勝,也許可以將危害降低到最少,而勞工黨的執政史也將長達20年。就好像足球是在比賽結束時算輸贏,盧拉也在多年中冒著消失的風險。就像大家知道的古老的墨西哥革命制度黨,如今似乎越來越“制度性”,而少了“革命性”。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