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童工數量正在下降,“但是依舊很嚴重” - Plataforma Media

巴西童工數量正在下降,“但是依舊很嚴重”

 

巴西需要加強努力遏制童工現象,這影響著340萬的兒童。對於2020年需完成徹底根除這一現象的目標,將很難實現。

 

根據童工預防和消除的國家論壇執行秘書伊薩.奧利維達,“情況是如此嚴重,現今採取的措施是遠遠不夠的”。
奧利維達說巴西持續保持者童工呈下降曲線,但是下降程度已經失去了節奏。“如果新的措施沒有立即通過,巴西將不能完成目標。我們國家現在還有340萬的童工在工作著。”
據一個非政府的英國國際研究計劃組織在9月10日披露,大概有14%的6-14歲巴西女孩子確定在工作或者曾經為協力廠商工作過。大部分兒童的工作還是集中在為家庭經濟上,或者說兒童工作是為了補貼家庭收入。
對於奧利維達,曲線圖像的反轉取決於一些因素的激化,如教育,社會幫助以及就業機會的創造。不足以控制孩子早期進入市場,但是需要鼓勵成年人更職業化,這樣就不需要孩子帶來收入。
“教育是一個最重要的戰略,尤其是孩子在一定年齡層的學校義務教育。家庭中的成年人支持職業化的品質以及教育成果也同樣重要,這可以用來證明給孩子看,而不是反面教材。”她解釋說。
本次出席研討會,兒童和青少年權益宣傳國家秘書處負責人,安葉麗卡.古拉特認為被披露的數據結果可以幫助產生更多的政策來保護這些女孩子,據她所說,僅靠國際兒童組織的一批志願者的力量是非常薄弱的。“研究將促使更多國際組織採取行動和政策來保證女孩子的權利。”她說。
國際計劃國家監督安乃奇.特龍皮爾特,慶祝很多公共或者私人的團體參與關於這個問題的研討會,受好奇心影響而關係到研究本身。在他看來,“產生其中一個結果的原因是部委工作人員在關注性別問題上的認識,這帶來了暴力,不平等,這傷害了我們國家的未來”。
安乃奇解釋說國際計劃將繼續跟蹤“作為女孩”這個專案,進行目標研究並帶有政府和民間社會的承諾。“當我們關注這些敏感棘手的問題時,對很多人來說還是個新鮮事,我們要喚醒人們,讓他們特別關注這些問題。”他解釋說。

 

消除主旨正處於危險狀態

從今年一開始,稅務稽查人員抓住了3432名兒童和青少年在巴西工作。這個結果比去年同期的5382名的人數要少。但是據專家稱,表示如果私人機構,特別是政府部門不在這方面加強努力,巴西可能在2020前不能完成消除童工的目標。
如之前的情況,這次大部分被抓的童工年齡在10-15歲之間,1889的男孩子和女孩子被發現在從事不正規的勞動活動。77名只有5-9歲,而她們中更有一些小於5歲。這些數據來源於勞工監察,勞動和就業部。今年,這三組情況所登記的數據相對去年同一時期降低了,去年被抓的人員相應人數為2848;208;12.
政府也遇到了這樣的情況,今年有1465青少年,年齡在16-17歲。然而,由於該部門沒有區分青少年們都從事了什麼樣的活動,承包商並不在外暴露不健康的活動,所以不能斷定他們的情況有沒有觸犯法律,或者並沒有,因為聯邦憲法規定允許雇傭16歲以上的人。雇傭也允許從14-16歲,從事較少的學習,並伴隨適當的指導和監督。如果除了以上這些情況,今年總童工人數將下降到1967.
總的來說,79名青少年從事農業工作;381名從事商業工作;169名從事工業工作–從事的活動總結為木薯粉加工(12),紙業生產(11),看管家禽(8)和縫製衣服(8);28名在建築;228名在小食店,酒吧,酒店和餐館;11名在交通部門;21名在服務業;3名在教育行業;1名在醫療行業和17名在其他各種行業。稽查人員還抓住了17名從事各種維護社會權利機構的活動。
最後階段被登記的729名,是伯南布哥州,它保持了在聯邦被抓童工的最高數據。去年,902名童工在該州被登記入冊。除了伯南布哥州,其他州保持高數據的還有戈亞斯州385名,南馬托格羅索319名.
國家打擊對兒童和青少年勞動剝削和勞動檢察部負責人拉斐爾.馬克斯迪亞斯,今天說童工降低模式開始失去力量,因為它面臨著“問題的堅硬核心”,或者說非正規部門。“降低的程度趨於失去強度,因為識別孩子從事是否正規活動的難度,如家務勞動,更是難於鑒別。這就需要政府政策的提高。這就要求全部功能最大的整合,如教育,社會幫助以及就業機會的提供。也是採取政府政策才會達到中期或者長期的效果。沒有這個,實際我們將很難達到目標。”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