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扎尼* - 確立一種安哥拉葡語正字法的前提條件 - Plataforma Media

華扎尼* – 確立一種安哥拉葡語正字法的前提條件

 

我們在1990年簽署了《正字法協議》(《1990年正字法協議》)差不多四分之一世紀後,由於各成員國之間很難達成一個令所有葡語國家共同體都能夠滿意的正字法協議,這也許不是我們的那種烏托邦式的想法,在和葡語國家共同體相聯繫的其他方面沒有得到實施以前,能夠創造我們安哥拉式的葡萄牙語。
對於英語來說,在每台電腦上都會出現多個選項的英文拼寫(南非、澳大利亞、伯利茲、加拿大、加勒比海、美國、印度、印尼、愛爾蘭、牙買加、馬來西亞、新西蘭、南非、香港、英國、新加坡、特立尼達和多巴哥、辛巴威),而法語也有多個選項(比利時、喀麥隆、加拿大、象牙海岸、海地、西印度群島、盧森堡、馬里、毛里裘斯……)的拼寫。至於葡萄牙,甚至還有選擇葡萄牙和巴西葡萄牙語的選項,儘管我們安哥拉葡語在《1990年正字法協議》之中出現了,但是,我們的電腦還是會出現下劃的紅線提示,就好像這些拼寫方法是錯誤的,儘管兩種正字法(舊的拼寫規則和新的拼寫規則)仍然有效。
在五個非洲葡萄牙語國家中,葡萄牙語的標準就是葡萄牙的葡萄牙語標準,這套標準決定疏遠另外一套和巴西葡萄牙語較為接近的標準。1945年8月10日,巴西和葡萄牙簽署了《1945年葡萄牙-巴西正字法協議》,這份協議70多年一直沒有實施。在現行的《1990年正字法協議》中,巴西首先提出保護期“圖皮-瓜拉尼”正字法的文化問題,而我們安哥拉人則關注於保護我們的班圖人語言文化遺產,這是我們民族身份的主要文化標誌,其架構和新拉丁語語言有著明顯的區別。
對於《1990年正字法協議》的承認實際上是自願的,來自葡語國家共同體的人們,由於缺乏作為參考的正字法指南,將兩種正字法搞混淆了,包括他們的老師也是如此。我們所提出的,將葡萄牙語書寫規則統一起來的方案永遠不會得到落實,包括葡萄牙語在國際上最為廣泛的傳播、和簡單輕鬆地掌握本民族語言。那麼《正字法協議》最終能夠為誰服務?
來源於《國家正字法辭彙表》(VON)的《通用正字法辭彙表》,只有在範圍廣泛、涵蓋的部門齊全的情況下才有意義。但是,因為這需要一定的時間,目前大多數國家都沒有做這項工作。
在2012年3月30日,羅安達召開了葡語國家共同體的教育部長第七次會議,這次會議承認,“在教學和學習過程中發現應用《1990年正字法協議》的制約因素的存在”,並決定將“將著手進行和應用《1990年正字法協議》有關的限制和制約因素的診斷分析”,並且建議“在提交了這份診斷分析報告後,採取有利於提出《1990年正字法協議》的修改建議的行動”。葡語國家共同體的文化部長第八次會議,同樣也於2012年4月2日到3日在羅安達召開,這次會議決定“支持葡語國家共同體教育部長第七次會議關於《正字法協議》的最後宣言”。
2014年4月17日,在馬布多舉行葡語國家共同體教育部長部長第八次會議,本次會議決定將“敦促葡萄牙語國際研究所科學委員會,通過葡語國家共同體執行秘書,在其下一次會議的議程中包括以下幾點,以便分析和拿出意見:‘由安哥拉提出的關於《1990年正字法協議》的官方意見;和應用《1990年正字法協議》有關的限制和制約因素分析報告;在提交了這份診斷分析報告後,採取有利於提出《1990年正字法協議》修改建議的行動’”。
國際筆會葡萄牙俱樂部的成員於2013年3月18日召開大會,認為“需要立即停止應用《1990年正字法協議》,以便於可以對該事務開展公開的辯論,該事務既不涉及到政治、也沒有涉及到經濟,而是語言和文化事務;本次大會認為關於《1990年正字法協議》的合格意見的提出者,在2008年中被完全忽略了,同樣地,作家,他們依靠語言作為原料來寫作,他們中大多數飽受辭彙被截肢的面目全非的悲劇之苦,使他們無法辨認,我們不得不向那些是個人、還是通過其所屬組織,例如“葡萄牙作家聯合會”(APE)、國際筆會葡萄牙俱樂部和“葡萄牙著作人協會”(SPA)作出呼籲。
巴西參議院的門戶網站,在2013年10月1日,知會了一個工作組的下列組成人選的資訊:“本小組將有厄爾南尼·皮門特爾和帕斯誇萊·塞浦路·內托教授參與”。巴西參議院對《1990年正字法協議》採取保留立場,明確地希望對這份協議進行質疑,該小組的使命是:“對我國能夠提出一個簡化和完善《1990年正字法協議》的建議做出貢獻。該小組的思路是小組能夠和其他國家的葡萄牙語專家一道工作”。
很顯然,即使在官方層面,所持的立場也是大相徑庭的,不論是在葡萄牙還是在巴西。教育部長和文化部長說的一套,而外交和對外關係部長說的又是另一套,而他們對下屬有更加直接的影響。但是,沒有什麼比擁有一套通過法令批准而不是經過協商一致達成的協議更加糟糕的了。或者,說的輕一點,就是沒有什麼比通過一份政治協議來解決作為人類的共同遺產的語言問題更為糟糕的了。逃到前面,看來是拯救巴西和葡萄牙的編輯們的最好方法,這些編輯們未卜先知,現在說這些限制不名一文了。誰會來做這種診斷分析呢?
非洲葡語國家,其出版業依賴從哪些已經承認《1990年正字法協議》的內容空虛、錯誤百出和疑問重重的國家那裏進口?僅僅通過修正《1990年正字法協議》才能夠得利,因為如果堅持這份協議的話,從一開始就已經錯了,我們避開了幾年後再一次進行變來變去的風險,而且始終是這些人根據當時的經濟環境在販賣、始終是這些人在進口。在我們已經承認了《語言權萬國公約》的今天,從遺產學的觀點出發,難道這就是令我們產生興趣的東西嗎?

 

* 安哥拉日報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