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第一人稱敘述 - Plataforma Media

用第一人稱敘述

 

卡洛斯.阿爾柏圖
1950年,桑托斯.杜蒙特
carlos alberto我的老爸在家裏踢足球,但是達不到職業水準,我的叔叔也在州際足球隊和里約熱內盧州或者米那斯吉那斯州的足球俱樂部裏踢球。
15歲時,我離開了家,來到了米那斯吉那斯州的首府-貝洛奧裏藏特市,加入到了一個著名的足球團隊之中,米內羅競技隊,在那裏我呆了差不多四年。我本來是和年輕人踢球的,但是卻和職業選手玩到了一起,在這裏我最終沒有成為職業選手。我參加過集訓,但是沒能夠參加正式的比賽,僅僅只是預備賽和友誼賽,我相信我所看到的東西。從此以後,我都是在州足球隊裏踢球。
從巴西出來後,我這時候已經是職業球員了,1979年來到了葡萄牙,儘管我的目的地是比利時,在那裏我有一份合約。由於我的東家(簽約人)是葡萄牙人,我就留在了球隊訓練。我在那裏呆了五個月,最終失去了去比利時的美好機會。我當時非常生氣,我去了博迪蒙蒂斯隊,在那裏在六個季節裏第一次爭取進入甲級聯隊的機會。
後來我來到了香港,在童聲隊(Tong Sing)踢球,然後回到了葡萄牙。在歐安尼斯隊、利索斯隊踢球,再後來是士砵亭俱樂部的科維良隊。在科維良隊踢球期間,《球》雜誌對我做了一次採訪,當時採訪的還有士砵亭隊的維克托.達瑪斯和本菲卡隊的馬努埃爾.本圖。採訪的標題是帕科.班代拉的音樂:“40歲的溫柔”。
在葡萄牙我和那些大腕們打球,例如尤西比奧,當時他在海邊隊踢球。
我在美國,然後到了澳門,在那裏我可以感受到香港的情況。我對它是一見鍾情。我踢球是為了娛樂,來了個工作的機會。今天,我在財政局的部門裏工作,在那裏我和微縮膠片打交道。
這裏的足球是完全不同的,正在取得進步。到了這裏沒有了在澳門的足球職業化的理念。但是一直都有職業運動員過來,他們都相信他們正在為達到一個更高的水準而做出貢獻。

 

埃迪爾森.阿爾梅達
1967年,聖保羅
capoeira我老爸連個家都沒有,他住在巴伊亞州的海灘上。我們稱這種人為“金沙隊隊長”。他是這些臭小子中之一,而且愛上了我的母親,而且在沒有得到家庭的同意的情況下,開始了談戀愛,因為他是金沙隊的隊長,當然不同意了。我的母親懷孕了,家裏還是不同意,這樣他們就私奔到了聖保羅市。我有八個兄弟姐妹,我是老么。我四歲時,我媽媽去世了,我11歲時,我老爸也走了,我是我的哥哥姐姐撫養大的。在聖保羅市的郊區的這段時間裏,上帝總是把天使安排在我的身邊。
我在九歲時從巴西戰舞(capoeira)走出來了,我的性格在這種巴西戰舞養成了。感謝我的老師和我接觸的人,以神名義,我現在是個男子漢了。
當我19歲時,我畢業了作為一名教師,在聖保羅教書。我30歲時拿到了碩士學位,這是我們這些巴西戰舞的孩子能夠取得的最高成就了,我32歲時住在西班牙。
2001年,我來到了香港。這是我第一次和跳巴西戰舞的中國人接觸。事實上,一些人不過是在作秀,但是巴西戰舞是一種教育藝術,我第一個把它帶到了中國大陸。我認為,首先這是一個震驚,不理解巴西戰舞,到底是跳舞,還是一場鬥爭。
我到過東莞、深圳,然後在2009年來到澳門。我開始在瑜珈環球工作,其10個月後關門。日復一日,我沒有藍卡。從那裏,葡萄牙人社區進入了我的生活。與往常一樣,上帝安排了天使在我的生活裏,我的朋友幫我留下來了,我開始做才藝巴西戰舞,就像今天這個樣子。
至於巴西戰舞我們還有昵稱,根據每個字元繼續分配。我一直很喜歡交朋友,我很快樂,我的老師給我艾迪.墨菲的綽號。
巴西戰舞戰斧舞蹈組分布全世界在37個國家。我們澳門約100名學生。
澳門是去還是留?已經留下來了。澳門就是我的巴西。

 

卡拉.費里尼
埃爾梅拉,1957
carla fellini4我出生並成長在聖保羅。我的父親是意大利移民,他在1950年來到,從而認識了我的母親,意大利血統的巴西人,但是有著葡萄牙血管。我甚至開玩笑說,我有三條意大利血管和一條葡萄牙血管。當他10歲時,我開始去頻繁地去意大利,我認識了我的祖父,而且愛上了旅行。每次,我們都會在不同的地方停下來。
最後我去在聖保羅市的飛機場上班,職務是接待員。在那裏,我遇到了我的前夫,他是飛行員。他和我工作的公司正要關門,他接到來澳門的邀請。當時是2001年3月,隨我來的,還有我的三個女兒。
我都是對於澳門是一無所知,沒有谷歌(Google),我書都翻爛了,想看看照片。就在我在黑暗中摸索時,不知道會碰到什麼的時候,突然來了三位飛行員和他們的要上學的孩子。總之,我們正在發現澳門。
當我看到這個城市,它就迷住了我。我不再有那種時光倒流的感覺。這是屬於自己的時間,只不過是在一個小的城市裏。
我的女兒們在葡萄牙語學校裏學習,在這裏上大學,教師聖公會中學的老師。此前,很難讓他們理解為什麼我們來到澳門,但現在看看和中國、亞洲和所有我們參觀的國家一起長大的那些孩子們。這是你在書上找不到的文化。
我是澳門巴西人同鄉會的創始人之一,只要有可能,我都會代表我們協會參加各種活動文化活動,例如葡語國家的節日、電影放映、工藝品博覽會。
我見證了這座城市的每個變化,一磚一瓦。今天,如果你問我,想不想離開澳門啊,我說,不想,我把澳門當作我摯愛的故鄉。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