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平,沉睡的哨兵 - Plataforma Media

開平,沉睡的哨兵

 

廣東省開平市,以其具有警戒禦敵功能的碉樓而聞名天下,在參觀開平市後,我們對這種建築的各個方面做了一些思考,把這種建築風格歸類為一種獨特的建築,因此我們認為,也由於理由充分,200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開平的“開平碉樓和村落”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名單》之中。

 

自力村坐落在潭口鎮潭江平原上,離開平市12公里。這是一個包括三個村莊的地區:安和里、合安里及永安里,這個地方是開放的,沒有城牆,在田野裏,鑲嵌著沖積平原、河流的交叉口和支流,因此就為稻田、荷花湖留下了廣袤的發展空間,在湖的邊緣是悠閒的鴨子在游泳。點綴在這片肥沃的土壤和茂密的樹木之中的是“碉樓”,它的字面意思就是“用石頭砌成的塔”
在自力村,所有生活在這裡的家庭都姓方,目前大約有70個居民,這裏大多數的人都已經移民到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斐濟、香港及澳門(移民在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達到鼎盛時期)。在20世紀20年代初,許多居民已經返回村裡買地建設自己的家或碉樓,結婚、生兒育女和養家。在文革期間,由於落實新的土地改革政策,許多新業主又重新移民到海外。最後,在整個20世紀80年代,其他人為了尋求更好的生活條件,也搬到了廣東省的經濟特區。
這些碉樓散佈在開平的廣大範圍內,從海外回來的農民想把歐洲的建築風格融入到家鄉的建築之中,這樣就產生了這些碉樓,這些碉樓展現了這些移民的折中主義思想和財富修養。但是這些碉樓的誕生也是為了建設堅實的房子的需要,房子不僅要堅實得能夠抵抗住那時候頻繁發生的搶劫,還要能夠抵抗得住經常發生的洪水。

 

高高的碉樓

目前,在自力村的範圍內,還存有92座住宅用的樓房,包括九座碉樓和六座豪宅。碉樓的外形為六面體,有五到六層,這些碉樓複製了一種知名的品牌,同時通過使用不同的裝飾元素和西方建築口味,同樣也顯示出它們之間存在著競爭的關係。這些碉樓同樣也在尋求一種勻稱美,但是,這些建築物一旦被封閉在它的原始功能──防禦性的鎧甲之中時,這種擁有勻稱美就變得不可能了。
我的同事、建築師克里斯蒂娜·維里西莫在她的文章《開平的碉樓》一文中,還指出了兩組碉樓:燈樓和鐘樓。燈樓位於具備戰略地位的位置,目的在於當出現外敵時,發出警報,包括一直在那裏瞭望的哨兵,而那些鐘樓則是堅實的建築物,從十五世紀就開始存在了,大得足夠各個家庭都擁有自己的房間。不管是鐘樓還是燈樓,在建設時,都有補貼,都是老百姓自己的雙手建設起來的。

 

義大利彩色玻璃窗和德國的時鐘

自力村的碉樓基本上是私人住宅,並很好地反映了村子裏位於碉樓兩側的房屋之間差異,這種差異不僅體現在規模上,而且體現在材料和空間佈置之間。
在這些建築類型出現時,湧現出哪些創新?我們以碉樓陋室銘(銘石樓)作為參考,作為比較我們確定的一個標準,這個標準橫跨了這個類型的建築。陋室銘由方潤文建設而成(1887年至1936年),自1920年移民芝加哥之後,靠著辦餐廳迅速起家,之後,從事其他行業。在1925年10月開始了他的碉樓的建設,陋室銘花了短短兩年時間建設完工,成為了他的住所。
這棟房子由鋼筋混凝土建築而成,有五層和一個露台,總共高度約為23米。入口經過一個院子,院子兩側營造有輔樓作用,放置農業用具和僕人的廚房。主屋或者碉樓的入口從一個抬高的平台起,與入口的樓板相連接,這個入口用來接待客人或者舉辦酒宴。大幅的照片上,他的女兒和兩個小妾,一個挨著一個站著,這張照片是這間房子的名片和歡迎客人的象徵,置於具有嶺南風格的建築中間的中央大廳裏,這裏擺放的還有鑲嵌有瓷磚的面板、彩色義大利玻璃窗和一台德國擺鐘。(見平面圖)。方潤文從來沒有在這裏長住過,因為到死的時候,他都還在外移民,但是他的妻子和小妾就曾來這裏居住過。
上面的幾層一直到第四層都保持不變,這裏每一層都包括一個獨立的住宅單元:一個中央大廳,這個大廳足夠大,能夠容納所有其他的小隔間:廚房、小房間和一個大房間,每一層既可以供應一個核心家庭使用,也可以給一個獨立的單身漢使用,每一層都有大約85平方米的使用面積。(見樓層平面圖)。你可以看到房子裏原有的傢俱、從美國帶回來的留聲機、銀制茶具、法國香水瓶或者一個首飾盒、明代瓷器。

 

城垛和瞭望塔

Kaiping Tower-perspective-2在第五層,這裏既可以找到碉樓的防禦性功能,也可以發現為了祭祀祖先而留下的空間。祭壇安放在房間的中央,祭壇是用木頭雕制而成,坐北朝南。從側面的間隔可以到達位於建築物拐角的兩個圓形崗亭,然後用城垛完全封閉起來,從這裏可以看到敵人的情況,從而確保碉樓的安全。另一方面,樓板上面有一半面積被帶屋頂的走廊所覆蓋,走廊上則帶有愛奧尼亞式的柱頭的柱廊,走廊環繞著整個週邊,這裏還形成了和兩個圓形走廊相對而立的尖點,走廊上使用的路面也用城垛砌成,這樣也就彰顯了碉樓的防禦性功能。
頂層是一個露台,從露台上可以俯瞰周邊令人歎為觀止的風景,在帶愛奧尼亞柱式連拱廊傳統的中國式的屋頂上,有一個六角形的涼亭。

 

澳門葡萄牙人的影響

自此我們已經能夠確定村子裏的各個主樓的共同特徵。首先是房子的主立面是朝向南方,從房子的入口開始,就揭示了這種風格,這種風格可以追溯到中國最早的住宅和明代的住宅風格。這種建築風格的優點是能夠使人免受北風的侵襲、完全享受到南面陽光的滋潤。
其次,主樓建立在高度不超過1.5米的地基之上。這個基礎保護了地面層,使其不會受到水浸的危害,從而保護了整個碉樓。
第三,實現房子的防禦功能,我們發現裝有鐵百葉窗的比較窄的窗戶,在窗戶上同時保留一定數量的開口,使通風、光線和視野良好。從表面上看,這座碉樓集成了不同歷史時期的不同建築風格,從希臘式的柱廊到歐洲中世紀時期哥德式的斷拱,我們連續發現碉樓受了伊斯蘭風格的拱、巴羅克式的圓頂、及來自澳門葡萄牙殖民地時期的建築風格的影響,但同時又保留了傳統的中國元素。
我們還要強調的是,頂層上和露台上的走廊,也是舶來品。最後要說的是,碉樓是使用鋼筋混凝土建成的,牆面使用了抹灰和塗料,而村子裏的其他房子則是使用裸露的灰色磚牆。

 

內部設置

Kaiping Tower-render-7至於房子內部的情況,共同的特徵則主要是房子有組織的佈置:每層一戶人家,每層安裝有廚房,從而突出了一種非常西方化的意向,但是同時,每戶人家的內部陳設又反映了傳統的中國建築基調。
一個主要的中央大廳,將兩側的附件按照家庭的等級分隔開來。中央大廳的主要用途是為了接待客人、召集家庭會議和祭祀祖先,帶天井的中央大廳現在很大。祭祀祖先的儀式現在已經轉到了最高的樓層了。
在另一方面,按照中國的傳統,側翼的單位都給了孩子們,而父母的房間則位於中央大廳的盡頭。根據安排格局,左邊的單位用於孩子們居住和廚房之用,右邊的房間則留給父母。我們認為,這種安排儘管保留了類似於傳統的中國等級制度佈置,同時這裏也產生了一種新的居住模式,因為同樣也出現了一種接近於和街區、公寓一模一樣的多戶型模式,這種模式當時在芝加哥就已經出現了。
我們要特別強調的是,這種重新詮釋的方案帶來一種混合的建築風格,無論是其外觀表現還是其中國農村式的內部生活方式。我們可以發現不同的建築類型,當時它們都遵守著一個相當明確的標準,顯示出這種建築的獨特性,同樣,也顯示出其融匯中西方建築語言所表現出來的重要性。
自力村和碉樓,從總體上講,不僅反映了傳統的中國明代建築風格,而且同樣也反映了中國人對於舶來品的發展和改進,從而創造出一種我們在這裏耳聞目睹的新建築風格。儘管從外表上看,這些特徵都已經形成了,我們在這裏所介紹的特徵,基於其建築風格的重要性,將成為一種室內內部陳設的解決方案,意味著一種新的居住模式。
參考書目

維裏西莫,克莉絲蒂娜。 《開平的碉樓》,《關於中國的研究》第VIII冊,由安娜·瑪麗亞·阿馬羅編輯,社會和政治科學高級學院,2:379-392。里斯本,2006年。 張國雄。《老房子:開平碉樓與民居》。第一版。南京:江蘇美術出版社,2002。

 

若昂·帕拉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