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里斯.耶羅斯 * - 金磚五國以及新世界秩序所面臨的挑戰 - Plataforma Media

帕里斯.耶羅斯 * – 金磚五國以及新世界秩序所面臨的挑戰

 

最近,在金磚五國第六輪首腦會議結束幾天之後,華盛頓發表關於國防委員會所提交的建議討論並不令人感到奇怪。這些討論是關於修正美國能同時遏制住在世界上不少於六個地方的戰爭,以及現在很明顯的兩個有核國家,俄羅斯和中國。

 
7月中旬在福塔來薩金磚國家會議舉行的第六輪首腦會議,在主要的新興國家: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之間組件一個新興聯盟邁出了重要一步。在會議最終聲明上,聯合國大會之下77國集團近四十年的改革要求之下,金磚五國表示支持對現有的世界秩序進行實質性的改革。
77國集團運動是在經過百年歐洲統治支配之下,南方世界人民發出自己聲音的最重要組織之一。該組織通過原材料出口國組成聯盟等集體行動,例如歐佩克組織,要求扭轉和穩固同北方工業世界貿易方式。
然而,這樣的提議缺乏民眾的參與和政治凝聚力。畢竟,如此雄心勃勃的叫法,國際經濟新秩序,代表了該時期內發展主義對工業化的依賴和農業危機產生的矛盾的逃離。此外,革命的精神呈現上升的趨勢。國際經濟新秩序被視為同帝國主義逃離發展主義危機的行為的一次“談判”嘗試。
國際經濟新秩序並沒有對原有的秩序進行報復。並沒有對新的壟斷金融資本主義反擊進行抵制。在一片20世紀70年代的那場全球危機中,南方國家債務的累積以及發展主義的幻象──美元的貶值以及歐佩克組織造成大幅攀升的石油價格──使得世界格局產生了無論是從金融意義上的從未有過的新標準。
新興南方世界曾經通過這種方式取代北方世界的位置。從那以後,新的國際經濟秩序建立,是通過一系列的力量組成的:通過與其在歐洲以及東亞的夥伴談判,美國建立起有信用力的美元;一個總部位於華爾街的,能夠奪取世界大部分資產的國際金融市場;一個在全球範圍的兼併和加速收購,由北美領導的壟斷性大型企業系統;以及美國在本世紀末超出前蘇聯的獨一無二的軍事實力,也同時支撐了這一經濟體制。
但是,這並不是歷史的終結,美國也並不是冷戰的最終贏家。隨著新資本主義完成了投機以及外包化的工業生產,新體制的力量逐漸被忽略。最終他們在中國這個正走在革命性道路上,並且擁有戰略自主選擇權的國家找到了出路。
而現在美國似乎被永遠地拋棄了。因為以中國為首的金磚五國的建議,是通過一個系統內的新發展銀行實現資金流動,通過配額分攤的方式進行資金儲備。這種資金儲備將沒有華爾街的參與,這從而創造了可能撼動美國的全球霸權的可能性。
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的力量和影響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仍會存在,並且在體制過渡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美國的軍事力量以及其壟斷型大企業,仍然是至關重要的基石。事實上,美國的軍事實力在後冷戰時期逐漸地、系統性地滲入以維護美國壟斷公司在戰略市場的地位,這其中主要是大宗商品,特別是石油。石油的國際貿易,基本上仍與美元以及在美國本土的交易所掛鉤。這一設立發展銀行的嘗試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了威脅。
第一個大問題是,美國和其盟友們是否會在這樣的情況下,發動一場系統戰爭來維護自己的地位。他們是完全可以這麼做的。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仍然是基本相同的:即歐洲的霸權主義以及文明社會的權利保護他們這些野蠻人。
最近,在金磚五國第六輪首腦會議結束幾天之後,華盛頓發表的關於國防委員會所提交的建議討論並不令人感到奇怪。這些討論是關於修正美國能同時遏制住在世界上不少於六個地方的戰爭,以及現在很明顯的兩個有核國家俄羅斯和中國。
第二個問題是,金磚五國是否能夠向撒播自主發展的種子,即在二十一世紀這個處於變革的新階段,吸收更多的力量,並且為南南合作的發展提供政治基礎。而事實是美國的力量是鬆散無力的,並不能保證這一結果的實現。我們可以期待的是,如果能夠打開更多的空間給那些勇敢並且有實力的國家,可以更好地制衡美國並且抵制美國的干涉。
但是領導金磚五國的是其他的一些已經實質性地整合到了全球性壟斷中的壟斷型大企業,雖然這些壟斷型企業規模各有不同,但共同的是追求規模的擴張。如果我們期望得到的是,在我們這個時代取得一些實質性的成果,就不能在他們身上抱有太大的期望。金磚五國就其核心觀點看來是向前的又一次突破,這一次是“新發展主義”,即帝國主義在後農業化、後工業化、後環境主義以及後種族主義時代對他們的掌控。

 

* 聖保羅聯邦大學國際經濟學教授
巴西真理報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