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超過了這條紅線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超過了這條紅線

 

我們已經知道,民主是大忌,我們只能夠接受澳門的現狀:只有一個在漸進政治改革的背景下的澳門 ── 不存在這種改革──即使是北京的指揮棒指揮下的改革──也根本不存在。捍衛民主的行動已經變成威脅社會和平的行為和嚴重反對祖國的罪行,這不能夠理解為沒有言論自由和思想辯論的自由。越過這條紅線是危險的,這將動搖鄧小平澆築的、和他們的繼任者們不斷夯實的支柱。更糟的是:惡巫嚇不跑民主的推動者;相反,會讓他們成為受害者,為他們提供一個媒體的知名度,並留下所謂的用腳投票的,影響國際印象。
在政治上宣布“全民公投”為“非法”後──沒有得到終審法院的司法支持──有些人拉虎皮做大旗,決定拘捕那些走在路上的志願者進行訊問,這些志願者手裏拿著平板電腦來兜攬電子選票。理由是:侵犯了個人數據。高明!澳門市民手裏舉著身份證過著生活,所有的場合、任何場合、和任何服務櫃檯上,但是卻不可以使用身份證來進行一次線上投票。這種說法至少值得商酌:即用之於明確的、確鑿無疑的目的,自願傳輸數據侵犯了個人數據。毫無疑問,如果有人抱怨一家銀行、政府的服務或者電話公司的服務──通過這些企業來發送廣告資訊給那些從來沒有給過你電話號碼的人──可以坐在那裏等待,直到問題得到解決。在這種情況下,抱怨原來是來自於數據保護委員會自己。幾個小時後,警方拘捕了倡議的發起者,保護了市民免受這種自願表達行為的危害,因為這種行為已經轉變成為一種犯罪。
公眾諮詢──關於民主,沒有比這種方式更好的方式了──這種方式實際上是一種合法的政治宣傳方式。這既不是人民起義也不是擾亂社會秩序;是一種比革命或者分離主義的危害要小得多的行為。可以挑釁性地稱之為全民公投,可以──也應當被不喜歡的人來質問,甚至可以讓那些認為一個由賭場和土木工程所主宰的社會裏,民主沒有位置的人把他們弄走、或者認為這種行為不理性……但是關於民主的辯論就像其他事務一樣都是合法的。非法的是一道紅線:取消自由表達的權利和政治行動的權利,確保所有經過精心挑選的各種禁忌都在掌控之中。這是在濫用解釋權,從根本上講,暴露了他們害怕的心,即這不是像一些人所描繪的、那麼和我們毫不相干的事情、只是少數人的事情。
這不是在香港上了頭條的全民公投,這種做法引來了嘲弄者的批評和台灣的惡搞,歐洲的負面評論和美國的眾所周知的探討。甚至在葡萄牙,那裏的報紙估計連澳門在那裏都不記得了,在這裏成為新聞的是關於拘捕的事情。無論它是否是正在進行的法律觀點,所傳遞的印象是,不謀求用來阻止人民關於民主的公開辯論的工具,包括員警力量。這種看法,難免消極,免不了和這次拒捕行動有聯繫。
我個人認為,我已經道出了本人關於這次“全民公投”不得不說的心裏話,但是卻沒有時間來說一說其他的事情了。因為自由實際上是一個非常敏感和複雜的話題。有時候,自由是虛幻的,但是保留虛幻卻又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對民主有利,我已經在這個沒有民主的狀態下生活著,我從來沒有想起在澳門這種特定的環境下要在大街上為之吶喊,直到我有一天理解和思考了與之相對立的觀點。但是這種安心,是心裏至關重要的一部分:有那種沒有民主的自由存在。而這就是正在超越的紅線。如果壓制那些捍衛民主的人士的自由,就會讓人們的這種感覺/幻覺變得更加濃鬱:民主其實可以讓人們擁有自由的。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