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志鵬 - 護照上的印章 - Plataforma Media

蘇志鵬 – 護照上的印章

 

回憶起羅賓·威廉斯,即貝瑞·李文森於1987年指導的電影《早安越南》中的記者、動畫師與電台喜劇演員艾德倫·康納,逃離新聞審查制度的方式總是很有意義。“今天,在西貢,根據官方消息,什麼都沒發生。沒有發生的這件事,是一顆炸彈在14:30沒有官方爆炸,也沒有官方摧毀吉米·華咖啡廳”。
在另一部由斯坦利·庫布里克同年指導的關於越南(關於軍事記者)的電影《全金屬外殼》中,一位編輯在報紙《海虎》編輯部的每日例會上提出這樣教育海軍陸戰隊:“由我們轉移的越南人屬於撤離人員;如果他們自己來到我們這裡來,那麼就是難民”。
生活就是這樣。就算我們不動,我們所處的位置依然會變化。從一天早上到晚上的時間裡,澳門不再是“領土”而轉變為“地區”。在相同的時空中,曾作為“大都會”而後變成“共和國”的葡萄牙,則重新變成了“葡萄牙”。從非官方的角度看,殖民並未在這一夜結束,因為如果這樣的話,殖民主義這一概念對於雙方來說,都變得無法承受了。
但這一切都已成過去,就像越南一樣。現今的情形是這樣的:該如何向一位從非洲到香港旅遊,再來到澳門,之後再到中國(“內地”),最後又回到南部大平原的旅客解釋,為什麼他的護照上面一個印章都沒有?他整趟旅程的有形證明是一些一次性的小紙片。甚至他到中國(“所有這些地方難道不都是中國嗎?”)的簽證都是列印在一張A4紙上,無法添加到護照的紙頁中。主權原因(索引中的又一個詞)對此也無濟於事。因此,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是他穿越了三條邊界。
對於這一點其實也有好處,加蓋印章會使護照用得更快,而更新護照則要排隊排到春節。或者正如《海虎》報紙編輯所說的一樣,一切都是個“重新編寫取得一個圓滿結局”的問題。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