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隱私的科技 - Plataforma Media

侵犯隱私的科技

 

澳門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協調員表示,有必要在新技術的使用與個人資料保護間尋求平衡點。陳海帆(Chan Hoi Fan)在部門工作總結中指出,為控制違法數量的增多,必須加強監管並且增強公眾對於自身權利的認識。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陳海帆還表示澳門特別行政區依然在等待美國的答覆,澳門一直作為美國秘密項目“棱鏡”(PRISM)的電子監聽目標。

 

澳門平台— 你認為澳門在侵犯與保護個人資料方面的現狀如何?
陳海帆— 《個人資料保護法》頒布於2005年,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成立於2007年。在這七年中我們能夠觀察到,不論是機構還是個人都非常在意個人資料的保護。

澳門平台—公共機構與私營機構在個人資訊保護方面應當怎麼做呢?
陳海帆— 這正是我們當前所致力的工作。大多數的公共機構或單位已經具備這些隱私權政策,大型的私營企業同樣也是。
在這一層面上,我們希望更多的機構能夠更好地認識到這項法律並且尊重它。根據我們的經驗,有一些機構違反了法律,不論是因為什麼錯誤。這些問題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而如今卻因此受到了制裁。任何的機構,如果有需要的話,都可以向我們的辦公室尋求援助,這樣我們就能更好地普及這項法律了。
在個人資料方面,我們呼籲大家在使用新技術時要多加小心,尤其是在輸入個人資料的時候。大家應當意識到,現今人們的資料資訊很容易通過這些現代化產品洩露到境外。
我們所談的是國際產品,這意味著資訊洩漏問題已經不僅僅局限於國內了。

澳門平台— 與前幾年相比,受到調查的事件數量一直在增長,這是為什麼呢?
陳海帆— 準確來說是因為公眾對其個人資料的保護意識增強了。很有必要跟隨個人資訊處理的過程並且反對一切違法行為。
從一定程度上講,這也得益於我們的宣傳活動,大家對這些在過去不被當作是問題的問題給予更多的關注。現在大家已經具備這種意識了。事實上,隨著新技術的發展,這一方面的問題越來越多。

澳門平台—或是可以這樣解讀:違法行為更多了,或是監管更強了?
陳海帆— 我認為是監管更強了。因為調查工作更深更廣了,因此所登記的違法數量也更多了。

澳門平台— 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所收到的投訴中,什麼類型的違法行為最多?
陳海帆— 缺乏合法性。對於資料的處理,根據現有法律所制定的條件或得到我們辦公室的授權,或者得到資料所有者的知情同意。

澳門平台— 貴機構在2013年的報告中顯示,在受到調查的私營單位中,大多數都與博彩業有關。這當中有哪些違法行為呢?
陳海帆— 說到賭場,其違法行為必然是與個人資料處理缺乏合法性,或是將這些資料洩露給澳門以外地區有關。

澳門平台— 最近威尼斯人賭場酒店的案例就是如此嗎?(前首席執行官電腦中的資料在沒有通知辦公室或得到辦公室批准情況下被轉移至美國)
陳海帆— 是的,我們已經立案並且對其科以罰金。
澳門支持“被遺忘權”

澳門平台— 貴辦公室一直因為罰金數額太低的緣故而受到指責,人們認為低額罰金對這種違法行為並不具有威懾力。對此你如何評論呢?
陳海帆— 我們的確收到很多投訴,指責罰金數額太低可能無法製造出應有的效果。當前法律規定的罰金金額相對較低,但在科罰金之時必須考慮到諸多因素:違法前科、受侵個人資料數量、性質或種類,換句話說,是否屬於敏感資料。如果案件的程度輕,我們所科的罰金就少一些。

澳門平台— 關於貴辦公室處理過的另一個案例——谷歌公司的街景程式被指通過安置在城市內的攝像機侵犯了市民的隱私權。在此我們來談談對谷歌公司所科的澳門幣3萬罰金吧。
陳海帆— 在這一案例中,谷歌公司所捕捉的圖像能夠看到民居內部。沒有任何人對此進行投訴,但我們自發對這件事進行調查。
我們不知道具體有多少家庭或住宅受到侵犯,但是在調查過程中我們採集了證據,證據表明這些攝像機實際上拍攝到居民與家庭的圖像。那麼我們想要喚起人們關注什麼呢?我們希望人們關注這種情況,因為受害者的數量非常多。

澳門平台— 還是關於谷歌公司。被遺忘權(Right to be Forgotten)是最近熱議的話題之一,對此你的看法是?
陳海帆— 這是歐洲作出的決定。被遺忘權一經制定谷歌,則必須刪除這些個人資料連結。但這只發生在歐洲。我們是亞太地區隱私權機關(APPA)成員,在最近的會議上我們也探討了這個問題,我們希望說服組織在全世界範圍內執行這種措施。但是成員間也有不同的意見,因此我們目前還處於探討階段。在最近的會議中我們仍未得到任何結論。
我認為被遺忘權是一個很好的概念,因為有必要將大家的過去與現在分開來。人們應當擁有這項權利。

澳門平台— 辦公室從去年開始對澳門作為美國秘密項目“棱鏡”(PRISM)電子監聽目標的可能性進行調查。這項調查目前結束了嗎?
陳海帆— 我們尚未得到任何答覆。我們並沒有具體資料表明美國對澳門人士進行錄音或監視。當時我們為了獲取這一案件的相關資訊,向美國駐香港與澳門的總領事館寄去許多封公函。這也是我們自發進行的一項調查。當時世界上各大媒體報導了很多關於這件事(監聽項目)的新聞,我們希望得知這一項目是否侵犯到澳門。

澳門平台— 直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得到領事館的任何答覆嗎?
陳海帆— 沒有得到。

澳門平台— 你尚未談及對於新技術的使用。一直以來,這些新技術對個人資料的保護造成很大的侵害。可以這樣認為嗎?
陳海帆— 這些新技術對個人資料的獲取的確很便捷,因為它使得這些資訊的採集與處理工作更容易。這將帶來很多問題。
從另一方面看,我們也明白不能夠為了保護個人資料而阻礙新技術的發展。我們希望達到一種平衡狀態。加拿大正在通過其專案從設計著手保護隱私 來發展這一理念,希望在這兩者間保持一種平衡。在這一項目中,如果一個機構想要對個人資訊進行處理,它必須預先具備相關政策。比如說,如果一個機構推出了一款應用程式,那麼其運行就必須遵循規則,必須明確資料採集的範圍、使用者知情權與對這些資料的最終處理方式。這樣就可以避免資料採集方式不當或資料採集過度的情況。

澳門平台— 澳門將要遵循這一模式嗎?
陳海帆— 實際上當前我們的法律已具有這種精神。我們相信這一想法將對工作的落實有利。

澳門平台— 公共安全警察局正在澳門的街道上安置越來越多的攝像機。這對市民們的隱私不會有影響嗎?
陳海帆— 這些監控攝像機的安置是受到一項特殊法律規範的。其安置與監控只能用於維護安全或打擊犯罪。安置這些設備是受到我們的管束並且需要得到行政長官授權的。目前這一權力由保安司代理。這些設備的許可權是兩年,到期必須進行更新。並且錄影中禁止錄製聲音。

澳門平台— 我們看到政府部門也有很多的攝像機。這種監視有必要嗎?
陳海帆— 安置這些攝像機目的是為了維護安全。這不需要得到我們的批准,儘管仍需通知我們的辦公室。一旦接到投訴,我們便會去調查正在使用的是哪一台設備、監視的範圍有多大以及是否合適。我們提出攝像機是否應當安裝在敏感區域,如休息室內。

 

明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