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已發出伊波拉預警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已發出伊波拉預警

 

自從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實行伊波拉病毒預防應急計劃以來,截到7月底,已經有120多名從受到伊波拉影響的國家的人入境澳門。目前為止,沒有發現疑似病例,儘管病毒到達澳門的機率“極低”,澳門衛生機構保證,已經處於準備提供輔助治療的狀態。

 

Captura de ecrã 2014-08-23, às 10.35.30 PM病毒到達澳門的機率極低,但政府衛生機構坦誠,此機率並不是零。澳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林松發出預警︰“我們不能夠排除這種可能性,而且我們必須做好準備。”林松同時是一名醫生和公共衛生方面的顧問,他介紹目前的疫情,“這種病毒在非洲被發現至今已經有40年了,從那時起,這種病毒在非洲已經發生了多次變異,儘管都是小規模的爆發而且立即得到了控制。可是,這次起初只在一個國家發生(幾內亞共和國),但卻延伸到其他國家(利比里亞共和國和塞拉利昂),然後到了尼日利亞共和國。現在還沒有得到控制。”
到目前為止,持有幾內亞-科納克里、塞拉利昂、利比里亞和尼日利亞護照入境澳門的126名人士,都進行了健康評估。其中一人在進行檢查時出現發燒症狀,澳門衛生部門一直追蹤她的健康狀況。由於她沒有此病毒的症狀,並且已離澳,澳門停止跟隨這個案。
林松詳細介紹說:“在邊防檢查站要做温度測量,如果有人發燒,將進行評估。如果有感染疾病的任何可能性,那這位患者將被轉移到醫院的實驗室作進一步的檢測。”

 

輔助治療

伊波拉病毒疾病的死亡率高達90%,既沒有治療方法也沒有疫苗來預防。在澳門,也只有輔助治療,坎德‧德‧聖‧詹奴阿柳醫院中心的傳染病醫生瑪利亞‧菲羅麥納‧柯愛柳這樣給我們解釋。
林松表示,“如果發現疑似病例的話,我們必須做輔助治療,同時檢測這位病人,旨在排除這位病人是由細菌感染的可能性,即尿道感染、肺炎等,因為對於這些疾病我們有能力治療。基本上這只是一種輔助治療和預計方法。在公立醫院,2004年時,沙士(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爆發後,創建了隔離區。這種疾病也被稱為非典型肺炎,作為本行政區內的專家作為參考。“這種伊波拉病毒的感染控制方法或多或少和其他傳染性疾病,例如和沙士類似,因此我們的護士和醫生都會定期培訓。
我們在訪問隔離區的時候,在醫院中心的五樓,傳染病醫生柯愛柳強調安裝帶負壓強制通風系統設備的必要性。“這種我們想要的結果是,空氣循環流動、卻不會排到醫院外部,同時這種負壓能夠將走廊上的空氣送到房間裏,在房間裏有一個過濾系統來更新(空氣)”。

 

給受伊波拉病毒影響國家所做的臨床試驗

在最近發表的一份聲明中,世界衛生組織認為,抗擊伊波拉病毒的治療方法和疫苗符合“倫理標準”。同時,這些藥物治療結果的收集和分享是一種“道義上的責任”,以便於瞭解這些藥物治療方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從而加強治療。
需要回顧的是,最近兩名病人,他們曾經是在利比里亞執行任務,接受一項創新性的試驗。這些試驗涉及從猴子身上所提取的分子的合成物質,這些猴子抵抗伊波拉病毒的攻擊。其中一個病人好轉,另外一個病人情況穩定。
目前,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還沒有購買目前,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還沒有購買這種試驗治療藥物的計劃。“這種治療藥物的產量很有限,(國際社會的)想法是將這些藥物供應給那些真正需要的國家”,衛生局的專家林松這樣說。
傳染病醫生柯愛柳假設這些試驗的治療方法是可行的,儘管目前還不能夠確定美國兩個病人的恢復是否和使用了這些臨床試驗的藥物有關係。“所有的這些問題有待於在澳門進行研究,而且要有據可查,做好記錄”。
專家還提醒人們注意在使用這種藥物的過程中所出現的倫理問題:“這種藥物仍處於試驗階段,而且這些試驗必須遵守規定,不觸發社會和道德問題”。
柯愛柳强調,就目前而言,在澳門,使人們了解這種病毒而不產生恐慌心理是很重要的。如果人們懷疑得了伊波拉的話,應當立即報告衛生局,她警告說。“我們可以到病人的家裏接病人來,並且把病人安置在安全的條件下。我們不希望發生的是,這位病人擠到滿載乘客的公共汽車上,然後到醫院檢查,還確診了這就是伊波拉病毒。這樣事情就會搞的很複雜,因為從傳染病學的觀點出發,我們必須對所有的接觸人進行檢測”。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