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弗拉贊 * - 以加利西亞語系取代葡語系 - Plataforma Media

艾琳•弗拉贊 * – 以加利西亞語系取代葡語系

 

數年前,加利西亞的一個文學活動中,我們的佩佩特拉(Pepetela,安哥拉作家)建議用“加利西亞語系”(Galeguia)取代“葡語系”(Lusofonia)一詞。Galeguia除了發音更美炒,也意指葡萄牙語起源於加利西亞,可以優雅地迴避葡萄牙殖民歷史的沉重包袱。有很多安哥拉人不認為自己是葡語系國家的人,但也許他們會願意隸於加利西亞語系,因為加利西亞是通過這一共同的語言統一的中立地區。看來,佩佩特拉會同意;我也一樣。
沒有地方像加利西亞一樣,也沒有像加利西亞人一樣的人。當中,說葡語的,已經為地球的這一角落的慷慨所觸動──你明白我在講什麼。巴西人,問問奇科•塞薩爾(Chico Cesar)或列寧(Lenine)。幾內亞比紹人,問問馬奈卡斯•科斯塔(Manecas Costa)。安哥拉人,去問佩佩特拉或翁賈基(Ondjaki)。我只在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住過一年,在那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和完成了專業項目(我記錄在第一張專輯中),那裡我的每一天都是在葡語中度過的。我們在加利西亞被接待的方式非單單”熱情好客”可以形容的。我們都講同一種語言,它從未產生過如此驚人的、有愛的效果;但這仍是隱藏的聯繫、不可見的紐帶、秘密的戀愛,是應該獲得正式承認,應該在七級大風中大聲呼喚出來的。
加利西亞是位於西班牙西北一角的自治區,位於葡萄牙正上方。儘管加利西亞語和葡萄牙語寫法不同,它們卻是同一種語言,不僅發音相同,起源也相同。眾所周知,就是在那裡誕生了我現在寫的、你現在讀到的這些字。任何語言都會有差異存在: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表達方式和詞彙。語言可以有很多方言、變體或幾種不同的口音。語言是可通過地方滲透並隨時間變化的,還受上文下理所影響。儘管如此,加利西亞語和葡萄牙語有句話通用:“把我們團結起來的,要比把我們分裂的多得多。”
另一方面,語言經常被用作政治武器。要劃分加利西亞語和葡萄牙語,是出於將加利西亞置於西班牙國家的政治邊界的原因。漸漸地,由於歷史背景,加利西亞故意採取與葡萄牙語不同的拼寫方式,而與西班牙語保持一致。更糟糕的是,在佛朗哥獨裁統治期間所遭受的,例如鎮壓。當時,獨裁者曾試圖消除所有非卡斯蒂利亞的語言;在學校,講加利西亞語、加泰羅尼亞語和巴斯克語的孩子都當受到懲罰。同時,加利西亞語遭受“卡斯蒂利亞化”的腐蝕,逐漸離葡萄牙語的變體更遠。
但是,加利西亞語和葡萄牙語是同一種語言的兩種變體,這仍然很明顯,只是需仔細確認。出於這一切,加利西亞應該在葡語國家共同體中坐上它理應有的位置,儘管它不是一個國家。剩下的就是官方採取行動,以及承認加利西亞為葡語(或加利西亞語 – 葡萄牙語)國家。這比起葡語國家共同體向赤道幾內亞打開大門有意義得多,因為赤道幾內亞那裡甚至沒有講葡語的人。除了經濟利益外,沒有什麼是清晰的。相比之下,作為一個文化、經濟、學術等交流的平台,加利西亞的加入可以讓葡語系國家成為一個較少因政治背景,而更多是因同一種語言而集合在一起的地方。
不要忽視自私的、滯後的體制爭論,加利西亞也應該繼續爭取這一語言的重新統一,而我們應該對之了解、支持和推動。從古至今,文化總是比官方的領導走得更前。多年來,葡語系國家和加利西亞之間有很多文化交流。馬雷(Mare,安哥拉城市)詩歌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音樂家、作家、演員、導演和其他文化界人士一直在強化這種交流、友誼以及雙方依然值得深入探索的歸屬感。
你只想像到這些?最終將會是這樣,我們不講殖民者的語言:我們用南大西洋的班圖人的口音,講安哥拉的加利西亞語。

 

* 安哥拉新聞網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