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佳 - 五回合對話 - Plataforma Media

明佳 – 五回合對話

 

我擁有英國口音。British, british, british like a sir.(英國的,英國口音的,英國人像位紳士。)
而當我對的士司機說Ou mun yat pou(澳門日報)時,卻永遠無法用標準的粵語發音。“Pou”這個音往往是在我進入的士時發出的,因此音節總是被關門聲所掩蓋。有時司機也會聽明白,因此不會再問我要去哪裡。但今天,我是關好門之後才說話的。Where to?(去哪裡)司機問,於是我又進行了一番嘗試:yàtpou,然後又嘗試了yatpòu, póu, póu, poouuuu, 最後我用普通話說“ao men ribao(澳門日報)”。“Oh, sure, the newspaper!(哦,是的,那個報社!)”,司機回應道。他的英文發音乾脆完美,如同在《都鐸王朝》中飾演亨利八世的喬納森·萊斯·梅耶斯,對此我只能羡慕嫉妒。You´re portuguese, right?(你是葡國人,對吧?),然後我點頭認同說right(是的)。
在快到濠景花園時我問:“你是澳門人嗎?”,“是的,我是澳門人”,司機頭也不回的回答。“但您的英文怎麼這麼好,在哪裡學的呢?”,“在學校”,司機再次回答說。我們的目光通過後視鏡發生了短暫的交流。“您從沒離開過澳門嗎?”,我冒昧問到,“離開過,我曾同國際維和組織去了東帝汶。”
在經過澳門大學時我接著問:“您喜歡看情景喜劇嗎”,司機轉過頭回答:“是的,我常聽收音機。”。於是我問了最後一個答案明顯且沒有什麼必要的問題:“您接受過國外的大學教育嗎?”,“沒有,我沒念過大學,但我小學和中學時一直很用功念書。”。“您的英文能為您打開門路。”我總結完,司機問:“你覺得這對我當的士司機有幫助嗎?”
在友誼大橋入口處我們遭遇了堵車,所有的車都在等候。這段時間我們在沉默中度過,澳門島逐漸在我們的左邊出現,“澳門變化很大”,司機重新回到了對話中,“現在很亂,沒有生活品質,還是葡國人管理時期更好一些。在這裡葡國人總能做些什麼,現在我只能說他們在東帝汶什麼也沒做,nothing, they haven´t done anything there. ”(什麼也沒有,他們在那什麼也沒做)。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