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堅持為文化交流復興神學院 - Plataforma Media

主教堅持為文化交流復興神學院

 

聖若瑟神學院今日僅為一名學生講課,但澳門主教堅持他對神學院的復興並向本地開放,作為培訓西方傳教士與拉丁語系語言學習的場所。

 

聖若瑟神學院於18世紀由葡萄牙帝國神職人員成立,曾經作為培訓東方傳教士的主要中心的其中之一,而如今卻只有一名來自本澳的教士申請者,但主教黎鴻昇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保證神學院“沒有關閉的風險”。
“我們不會關閉,將繼續培訓未來的神父,並且還能將那裡作為拉丁語系語言學習中心(葡文、西班牙文、法文、義大利文與拉丁文),主要針對傳教士,同時也面對澳門有興趣瞭解這些語言的居民們”,主教說。
在認為“繼續開辦神學院作為培訓、學習與文化交流的場所是有好處的”的同時,黎鴻昇解釋他的想法是“本地人可以來這裡學習拉丁語系語言,西方傳教士們同時也能來這裡學習中國文化”。“我們可以在神學院開設這項培訓課程”,主教說。
黎鴻昇表示在未來該神學院可以作為“葡語國家的平台”,尤其是那些嚴重缺乏神父的國家,“如果有很多學生學習葡語”,他重申其想法並非只是為葡語教學,還有別的拉丁語系語言,同時“外國人也可以學習中國文化,尤其是那些來澳門工作的傳教士們”。
據主教稱,該神學院將繼續培訓教士申請人的工作,同時還應作為一個“進行人文主義、文化與天主教宗教培訓的場所”。
“在未來,我們將招收中學生以進行神學院這一程度的教學”,主教表示。
聖若瑟神學院如今只有一名學生,這名來自澳門的中國人在聖若瑟大學第一年學習了哲學並接受神學院的精神培訓,神學院“有一或兩位神父教員”。在澳門,一個神學院學生的培訓時間共需六年,其中包括在聖若瑟大學的理論學習。在過去,所有的教學都是在神學院完成的,但現在只在那裡進行精神培訓的部分。
黎鴻昇主教回憶過去神學院有很多來自葡語國家的學生-他們是語言與天主教的主要連接點,主要是來自葡萄牙與東帝汶,但如今與這些國家已沒有交流了。“當時東帝汶的神學學生來到這裡學習,但現在由於帝利已經有一所神學院,所以他們不需要再到這裡來”,主教解釋說。
聖若瑟神學院過去有葡文與中文兩套教學模式,以葡文作為外語並服從中國天主教會的指示與官方教程,以培訓能夠在中國傳播福音的傳教士。神學院還開設了針對小學與中學教育的教程,但在1968年取消了。由於缺少神學學生,1967年停止對神父的培訓,直到2007年神學院再度被啟用,收取聖若瑟大學宗教專業課程的學生。
缺乏神父

澳門如今有“13到14位教區神父”,他們大部分是出生於此的年邁中國人,主教認為澳門的教士“太少”。
“如今很少有人想當神父了,因為現在的社會環境太物質化,人們只想要輕鬆的生活和賺錢,這也影響了人們當教士為教堂服務的意願,我們需要從青少年開始進行精神培養”,黎鴻昇認為。
據主教稱,如今行政特區的天主教社會群體有“約3萬人”,而澳門居民有60萬人。
在那13到14位教區神父中,大多數都學過葡語,但僅有三位能夠用賈梅士的語言做彌撒,黎鴻昇說。
“大部分年輕些的神父都沒有接受過葡語教育,甚至在傳教士當中也少有人會葡文”,主教指出“那些學過葡語的都是在50年代到70年代接受教育的,但隨後很多人都出國學習了,因此已不再接受葡語教學”。
直到1999年,葡國教區神父們全都紛紛回到葡國,因此那個時候澳門沒有一位葡國神父。“過去有從葡國來到我們神學院學習的學生,因此,那時我們有葡語神父,當時在70年代,後期就沒有了”,黎鴻昇說。
與葡語國家的聯繫仍待開發

澳門當前只有一名出生在東帝汶的葡語神父在教區工作,還有少許傳教士與來自葡語國家的教會組織成員,“或許有一個到三個吧”,主教稱。
澳門每週有超過35場彌撒,其中大部分(約20場)是用中文做的,僅有約七場是用同為官方語言的葡文做的。澳門英文彌撒的數量也多於葡文,約10場,每周還有一場是用菲律賓語,另有一場用越南語。
“目前很難說清我們的貢獻是什麼(對澳門作為葡語國家的平台),或許我們可以考慮未來的貢獻”,黎鴻昇堅持認為這一方面可以在新神父的“文化培訓”中探索,尤其是通過聖若瑟大學,此大學屬於主教領導的天主教基金會。
“作為天主教高等教育機構,聖若瑟大學可以考慮這一文化交流(和葡語國家),神學院也可以做一些實際事情”,主教說。“中國內地也贊成這一文化交流,因此他們將目光投向有500年葡國傳統的澳門”黎鴻昇觀察道,“因此在所有這些原因下,澳門應當建立這一文化交流”。
“目前中國內地只關注經濟,無論如何他們應當思考一下(宗教方面),因為人並非只是肉體,還有靈魂”。主教認為中國“將目光投向澳門並知道宗教可以在此共存是沒有問題的”,但在邊境的另一邊執行“並非易事,因為很難控制,國家太大了”。“主要還是存在畏懼,這是因為國家安全的緣故,但我認為漸漸的他們會考慮讓天主教得到發展,因為天主教不對任何人作惡並且有很多的規則,國家為何要控制?這樣會失去經濟力量,我沒看到什麼好處”,主教表示。
黎鴻昇認為中國內地需要繼續“逐漸瞭解”天主教,主要“通過澳門這個和諧的精神宗教生活範例”。
自中國共產黨(PCC)1949年掌權後,中國內地與聖主教堂的關係就被隔斷了,因為梵蒂岡與台灣保持外交關係。北京認為台灣是中國省份卻不承認中國天主教會。
澳門與香港是中國唯一兩個接受羅馬天主教會監督的地點。在中國內地,只有三個愛國教會被北京認可,其主教由中國天主教協會任命而非梵蒂岡,地下天主教會繼續服從教皇。
16世紀時許多葡國傳教士來到中國,將中國作為開啟亞洲基督教普及的鑰匙。澳門是傳教士們向中國內地傳播福音的避風港與起點,中國內地教民的官方資料約為2000萬人,而西方估算這一人數為5000萬,合3.7%的人口總量。

 

蕾思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