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志鵬 - 界限 - Plataforma Media

蘇志鵬 – 界限

 

人們都說世界已經成為一個地球村,而人與人之間的偏見卻有增無減。從索韋托的貧民窟到愛沙尼亞的鄉間別墅,從聽著古典交響樂,想像自己是文明人的歐洲議會,到足球場的看台、香港一個擺滿反同性戀書籍的書店、以及紐約特有的將富人與窮人住戶入口分開的公寓。
偏見也有被忽視的時候。2010年那場發生於海地的超強地震,既沒有區分社會階級,也沒辨識租賃關係。但這種平等模式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災區重建之後,一切又恢復原狀。“富人在這裡,窮人在那裡。這就是我一直熟悉的海地”,海地女作家Katia Ulysse本周解釋說。這位作家最新出版的小說《漂流》,描述了地震後又回歸過去的社會分界模式的國家,其分界甚至比過去還要嚴重。不論生與死,野蠻人們渴望跨域那最後的界限。
但是在倫敦和紐約這兩座受右翼中心掌控的城市裡,所發生的事卻並不全是這樣。在那裡,由於市政強制要求,所有的富人專屬公寓樓,都必須同時提供其他人也能住得起的公寓。於是厭惡之情立即圍繞著富有想像力的房地產商們了,為了不使貧富階層混為一體,他們將大樓的入口區分開來。住戶們威脅說要反擊,但那時甚至連郵箱和垃圾箱都“被區分開”了。
還有來自邊界的新聞。在Facebook上,以色列士兵們的妻子和戀人將她們的胸部展露,以此鼓舞男人們抗擊哈馬斯以及任何出現在加沙地帶的平民。報導說,這是巴勒斯坦人民跟進程度最高的新聞版面之一,甚至受到了封鎖。在現實生活中,失業窮人們經歷了房屋塌毀,美國銀行向他們推出低收費服務。當被問到是否認為自己是富人時,托尼布雷爾回答說:“像這樣,如果我只有2000萬的話?”
提醒人們回憶起電報時代時常出現的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敏捷的棕狐躍過懶惰的狗”。翻譯過來就是:沉睡的龍蝦被浪帶走。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