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磚國家的偉大進步 - Plataforma Media

金磚國家的偉大進步

 

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BRICS)以一家銀行的創建回應布雷頓森林體系機構的保守主義,這被專家視為向新的世界經濟秩序前進的第一步。
Captura de ecrã 2014-07-26, às 8.54.00 PM金磚五國公布建立自己的發展銀行,對西方大國發起最大挑戰。對於發展中國家,甚至是陷入困境的發達國家而言,這一多邊機構可以替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但是,就目前而言,它被外界看作是標誌全球金融架構的深刻變革的標誌。
2010年,“20國集團(20個主要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組成的集團)決定,改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但由於美國,配額制度的改革還沒有進展。美國國會兩次阻止這一改革,因此,我們可以根據這個角度考慮建立新的金磚國家開發銀行”,親中國政府的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的研究員劉宗義對《澳門平台》表示。
維也納大學非洲研究專業教授、研究中非關係及與金磚五國相關問題的專家亞當斯‧博多莫也認為這一新機構的創立是對這些新興經濟體受挫所作出的反應,這些新興經濟體“一直嘗試在傳統銀行中擁有發言權和影響力”,但是他提醒說,該機構必須可靠。
“如果我們看一下中國和印度等國家,我們不希望它們繼續在與美國和英國的關係中居於第二位。經濟形勢需要這種替代,有經濟大國越來越有影響力,所以這自然是應對這些西方傳統和保守的機構的機會”,他說。
劉宗義提請注意這樣的事實:新興經濟體為“全球經濟增長貢獻50%以上,而發達國家的貢獻不到50%”。“我相信新興國家將越來越多地做出貢獻,這是全球趨勢,而且我也認為金磚國家的這一新銀行只是新興大國集體崛起的一個標誌”,他表示。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改革將削弱美國在該機構的影響力,美國在該機構中所佔份額為16.5%,而金磚五國將把自己的佔有率從11提高至14.1%。美國政府支持這一改變,但仍無法說服國會的共和黨批准該改變。
現有的大國對其他大國的崛起通常都很保守,很自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一直拒絕改變並拒絕其他國家想在這些機構中擁有影響力”,博多莫向《澳門平台》表示。
劉宗義認為,金磚國家創建該銀行“是該組織機構化的第一步,該組織之前只有對話,但現在是一個一個政治和經濟集團”。“金磚國家不再僅僅指代一個跨國企業可以賺錢的投資市場”,他強調。
這位研究人員認為,新銀行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可以“為金磚國家和其他新興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而且還可以刺激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國際金融結構本身的改革”。
對人民幣的肯定

金磚國家在上周巴西福塔雷薩舉行的峰會期間宣布,金磚國家銀行總部將置於上海,其使命為金磚五國和新興經濟體的基礎設施項目融資,尤其是非洲和拉美國家。
該機構的啟動資金為500億美元,還備有1000億美元的儲備金,以幫助未來某個面臨資金流動性問題的國家,但是還不知道未來該銀行將以何種貨幣運作。專家們冒險將賭注押在人民幣上。
“去年,當美國宣布撤下QE政策時(量化寬松政策,刺激經濟),金磚國家都遭遇了金融風暴,造成了很多問題。例如印度盧比貶值超過20%”,劉宗義強調。他指出:“因為美元在現行匯率制度的主導地位,發展中國家受到美國的貨幣政策的影響”,這名中國研究人員得出結論,創立新銀行是為了“保護金磚國家”不受這種情況影響。
該機構可“改善金磚國家內部的雙邊和多邊貿易”,他說,但是他認為,“美元將不會是該銀行選擇的貨幣”。“我認為這些國家希望使用自己的貨幣”,他說,並回顧印度“曾表示將用盧比從伊朗購買石油”。
劉宗義認為,“該銀行初始階段將使用金磚國家不同的貨幣,但是可能將來會使用人民幣,它將成為世界最通用的貨幣”。
馬科斯‧豐塞卡任職巴西銀行上海分行的總經理,他向《澳門平台》表示,這一金磚國家的新金融機構“將用美元開始工作,因為它的資本是這一貨幣的,但是之後可能將改用其他貨幣”。“這些國家已經在嘗試用它們自己的貨幣做貿易”,他強調。
博多莫認為,“達成使用人民幣的協議將更簡單”。“中國很快將成為最大的經濟體,因此金磚國家銀行將是這一力量的標誌性的展現,尤其是該銀行總部就坐落在上海”,他說。
根據劉宗義的說法,金磚國家銀行總部坐落在上海的優勢是,“世界經濟的重心已經轉移到亞太地區的事實”,但是這位研究員排除了該機構將中國打造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可能性。“這家銀行可能將改善上海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形象,也可以促進中國與其他可以幫助中國經濟發展的國家的經濟合作”,他強調。

 

新競爭?

博多莫預計,未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將無法滿足需求”,而如果這些機構不通過改革進步,那金磚國家可能會停止對它們的投資,結果是造成它們失去影響力。
“看看正在快速發展的東歐,它將需要迅速的融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在將大量的資金用於發達國家而金磚五國銀行將更加專注於應對需求,吸引東歐、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新市場,誰知道未來甚至發達國家會不會尋求該銀行”,他強調。這位學者表示,“金磚國家銀行是世界性的,如果有更多資本,沒什麼會阻止陷入困境的歐洲國家,例如葡萄牙和希腊向其尋求資助”。
劉宗義說,金磚國家“感覺美國只是利用它們籌集資金,但是並不讓它們獲得在這些機構內的適當的投票權”。這位中國研究員舉例說:“在金融危機期間,大部分資金用於歐洲國家,而不是發展中國家,但新興大國貢獻過很多錢”。他解釋說,在此背景下,金磚國家的新銀行將自己定義為“發展中國家的解決辦法”和“創建與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良性競爭” 。“一方面,是競爭者,另一方面,是互補的”,他說。
博多莫認為,“如果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推進改革,而且如果金磚國家和其他機構的包容工作做得更好,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影響就會越來越小”。資金總額之間的差額不是一個障礙,他說,並預測“在未來五年內,金磚國家的資金會增長”,特別是有新成員的貢獻後。
如果金磚國家銀行“未來能夠管理好,也許所有的發展中國家都會參與進來,而不是參與到世界銀行中,在這種情況下,世界銀行將面臨生存危機”,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的這位研究員強調。不過,他提醒說金磚五國的該銀行“並不會取代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因為它們是當前國際金融結構的主要支柱而且有很多經驗”。 “金磚國家只是希望這些機構進行漸進式改革”,他重申。博多莫補充說:“如果有任何解決辦法和改革,顯然它們不會有和如今同樣的力量” 。
民主化

“布雷頓森林體系主要由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控制,也就是由美國領導的世界銀行和法國領導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控制”,劉宗義的結論是這些機構“不是民主的”。“新興大國的投票權甚至不等同於歐洲的小國家,如比利時”,他補充說。
金磚國家新銀行的職位,尤其是輪值主席,將由創始國輪流擔任(第一任主席由印度選出),“這使得這一結構更民主化”而且“將能促進國際社會的民主化”。
博多莫提醒說,需要“更多像金磚國家銀行一樣的、越來越具包容性的金融機構”。
專家們認為金磚國家新銀行的另一個突出優勢是能夠更多幫助發展中國家,“開創互利的局面,這是從未有過的”,博多莫強調。
“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直實行貸款限制,例如,在投資某一國家前要求其民主化,經濟自由化,所以我認為,金磚五國的銀行可能會緩和這種情況”,他預測。劉宗義認為,該機構“可以制定規則,防止腐敗”,但不認為“該機構會干涉國家的內部事務,要求政治條件,特別是人權領域的條件”。
博多莫認為,金磚國家新銀行的主要作用應該是“為新興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和農業部門的發展提供信貸”,提供比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更具優勢、更具包容性的條件。“當新的成員加入該組織時,應該是成為新的合作伙伴,而不是像傳統銀行所做的實行配額制度”,他表示。
劉宗義和博多莫說對不同於其他機構或區域金融工具的金磚國家銀行的成功有信心。 “金磚國家銀行是全球性的,將有更多的資本而且集團內的國家擁有世界一半的人口”,他提醒說。
巴西的馬科斯‧豐塞卡也認為,這個機構將是一個可靠的選擇,因為“這是由一群需要對其進行更多發展給予支持的國家領導的機構,這一支持將來自一個深刻了解它們的實體”。盡管承認五個國家的差異,這位巴西銀行上海分行的總經理相信“將探討五國的相似性,以增加團結和它的重要性”。
“這些國家有很大重要性,將在全球貿易中佔更多比重,毫無疑問,這種趨勢正在增長”,他總結道。

 

蕾思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