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無鹽無椒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無鹽無椒

 

當下,澳門許多人預測,就算到了最後一刻,依然會有新的參選人產生,對迄今唯一正式參選的崔世安發起挑戰。崔能否順利連任,將由地方寡頭政治集團與中央政府的幕後談判決定。而這樣的共識,往往迎合選舉人團的意願。中國籍葡裔著名律師華年達(Jorge Neto Valente)曾領取行政長官選舉提名表。他並未透露此舉目的:或為自身參選,或為他人提名。但據可靠消息,在華年達律師領表後,已出現至少兩位有意參選的人。
對於產生意料之外的參選人的原因,當前有兩種推測:一是有人願意擔當反對派角色,使崔得以通過擊敗對手來獲取勝利,進而體現現行體制支持政治對抗——就如同區宗傑(Stanley Au) “挑戰”何厚鏵(Edmund Ho);抑或是有勢力想表明他們堅信政治碰撞的價值,就算不為贏得選舉,也為完成一場政治戰鬥。
儘管第二種推測更受歡迎且更於澳門有益,但最有可能的仍是第一種。崔世安的競選宣言在政治方面空洞平白,因為他不需靠之取勝。換言之,他的競選宣言不需有過人之處,也無需說服任何人。當下的問題在於,一個處於深刻變革中的城市,需要現代化的指標,需要更公正的社會契約、更優質的未來藍圖以及更明確的方向,以便工商界與普通民眾都能理解經濟多元化、區域一體化,以及澳門特區在中國的國際化進程中,擔當與葡語世界接觸的角色。
進一步說,除了缺少博彩經營的批給與經營權轉批進行重新談判的戰略框架外,作為以服務業為支柱的城市,澳門還缺少一個能夠達至服務型社會的藍圖。賭業為澳門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各類合同的再談判以及由此帶來的稅收數量從未減少。
崔世安的競選演講毫無新意。作為接替自己本身位置的參選人,其所言所舉都是舊調重彈。因此不做出任何承諾,在政治上看是十分聰明的做法,但不具備任何指導作用。這也就是官員的主要職責。
在一個如此小而又如此依賴行政管理與博彩業的城市,很難找到政治上值得信任的人。非常遺憾,這一點人人都明白。沒有更多的選擇,不論是立法會的討論(也同樣平白無力)還是街上的遊行,對於建立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而言是明顯不足夠的。如果不改善施現狀,將會是所有人的損失:無論是城市整體、民眾還是行政長官本身。
澳門不僅不具備民主體制,亦沒為政治鬥爭留下足夠的空間。實際上,澳門所缺乏的正是反對現行體制的膽量與構想,因為將工商界人士與政界人士緊密聯繫的現行承諾型體制是非常強大與牢固的。對於所謂的政治體制改革的準備工作來說,此一聯繫是第一碗需要被喝掉的湯。不論現行選舉制度是什麼,選舉結果花落誰家,政治辯論始終是不可或缺的。不經過辯論而取勝是無椒無鹽的勝利。當然,空有空洞的辯論也不能使未來更加光明。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