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志鵬 - 一輪對話 - Plataforma Media

蘇志鵬 – 一輪對話

 

現在世界盃結束了,我們可以重新談論足球。還要等15天才到下一場比賽,我們將如何做才能生存。
抵抗空虛的一個好方法是將注意力投放在機器,他們能告訴我們什麼,我們又能向它們學習什麼。我知道許多電梯比很多看門人更口若懸河,甚至不需要彎曲視線去無視門口一個拿著一瓶亞婆井水,站了幾小時的老太太。許多給我們傳播儒家思想,比如“已經好了”(意譯),當我大樓的電梯到達時向我宣佈其存在而發出的訊號聲;其他機器,如信號燈(南非恰當地描述為‘機器人’)發出漸強的“嗶嗶聲”給我們焦慮的措施,其中加入了現在無人在意的城市總體雜訊,但它是如此毫無意義,就如人們都似乎睜著兩隻眼睛時,而導盲犬在這片土地上已存在。
一個非正式公投(愛守秩序的認為是非法的)發現,與盲人比起來,更多坐輪椅的人在城市流動,以及如何不要讓坡道比比皆是。也許那些行走困難的人應在人行橫道上閉上眼睛去感受這裡對這些問題給予的關注,但是,如特技演員說的那樣,如果他們沒有專業的支持,不要獨自做到閉著眼睛在巴士內,看不到圍繞著他們的事物,他們可能永遠不會明白以四種語言報出的下一站的聲音訊息的意思,可能本來想在“海邊新街”下車,最後卻去了“母親會”。
模棱兩可但十分有趣的,雖然同伴很專橫(“拿您的錢!”ATM要求,當群眾已很久不拿時),會說話的機器是一個最新的對話草案,很多人在持久性的不與別人說話的偏見中迷失了。而且,像發生在傳奇鋼琴家機修工威斯汀身上的那樣,具有我們不必在最後鼓掌的優點。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