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理工學院幫助培訓中國葡語教師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理工學院幫助培訓中國葡語教師

 

澳門平台:葡語教學暨研究中心本月首次開辦葡語教師培訓課程。你對這兩周做什麼評價?
安德列:是非常積極的。被培訓者 —— 所有教師在我們不在的情況下做了一個匿名評價。我很高興,因為對於後勤、組織、主題和提供的教師的評價很高。
我感滿意的是,有20位來自中國大學的教師。如果我們把參與語言學校翻譯培訓的來自中國的教師也計算在內,那我們就有超過30人正在這裡培訓,這代表中國有超過三分之一的葡萄牙語教師出自這裡。這是很有意義的。中國教葡語的超過一半的大學都在這裡。
這說明,一方面,人們願意接受這樣的舉措,而且中心在葡萄牙語教師和中國大學葡語部門中開始擁有威望。另一方面它也揭示了這類活動的很大必要性。

 

澳門平台:培訓教葡萄牙語的中國教師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安德列:最大的困難是來自語言之間的巨大差異。中文的邏輯結構與葡萄牙語或西方語言的結構沒有任何聯繫。對於一個中國人,要理解這種結構、成為真正的雙語者並能夠把這種能力轉化到葡萄牙語教學和教學法中是非常困難的。兩種語言在組織、結構和語言學之間有很深的鴻溝 —— 如果我們可以談語言學。還有一個困難是與過去十年的一次發展有關。 10年前,中國有五六所大學教授葡萄牙語,而今天有26所。這一發展的後果:教師必須在剛畢業的年輕人當中找,即中國在匆忙生產教師。人們讀完學士學位,完成培訓,讀碩士,不久後就開始教學。

澳門平台:而這又會對品質有不利的影響。
安德列:這不是一個缺陷,是一個結果。他們自己也知道需要繼續進行培訓。第三個問題則源於一個事實,即他們在中國被培訓並任教於中國,也就是說,沉浸在一種與葡萄牙語無關的語言現實中。在中國教葡語和在葡萄牙給中國人教葡語是不一樣的東西。

澳門平台:你談到繼續培訓。對於一位教師而言,在中國內地繼續培訓很困難嗎?
安德列:是的,在澳門也是。我們正在做的就是為了這個,為了讓中國內地的葡語教師到澳門繼續培訓。我們已和教育暨青年局就這一問題進行了深入的交談。

 

澳門平台:有什麼具體的成果嗎?
安德列:澳門有定期的培訓活動。各個領域的教師都必須接受培訓,而且我們這裡有高素質的教師隊伍。沒有必要去外面找,因為我們能夠提供這一繼續培訓,而且我們建議這樣做。我們正在推進讓我們能夠對本土的葡語教師進行繼續培訓的談話。

 

澳門平台:中心有三位教師而且還會來兩個。招聘博士很難嗎?
安德列:我設了一次招聘,兩個職位我只填上了一個。我會帶來一位客座教師,再進行一次招聘,再招一位博士教師教這門課。而且我們不會在這裡停止,我們的目標帶領我們向前 —— 編寫資料、培訓和科研 —— 明顯只有我們達到不了。

 

澳門平台:澳門理工學院院長談到與科英布拉合作培訓這些教師。這可行嗎?
安德列:這很可能發生。目前,我們正在設計澳門理工學院、廣州外國語大學和科英布拉大學合作的葡語外語教學碩士學位。科英布拉大學在教授這門課,而且有悠久的葡語外語教學傳統。這是葡萄牙最古老的。科英布拉大學對外葡語教學開始於90年前。

 

澳門平台:幾所中國大學,教授葡萄牙語。是什麼驅使這些學生學習語言?
安德列:我會很直接。本質上,是市場的問題,也就是說,學生們看到一個合理的職業正朝向未來敞開大門。誰都知道,中國把葡萄牙語教學作為一種戰略選擇是因為市場的需要。為什麼?中國正在與巴西、莫桑比克和安哥拉建立經濟和商業領域的巨額投資和夥伴關係,也正在葡萄牙大量投資,通過它滲透歐洲。因為中國發現,葡萄牙語對於引領這種投資是非常重要的。每當有一群中國人去葡語國家,就必須有譯者伴隨,反之也是。
我發現在戈壁沙漠的中部石河子有18位安哥拉技術人員,在與安哥拉有夥伴關係的中國公司實習。陪同他們的翻譯是澳門理工的校友。這是任何一個中國機構都需要翻譯穿透葡萄牙世界的例子。這些需求的認識導致人們發現,葡萄牙語是一個很好找到工作的工具。

 

澳門平台:你2013年到澳門領導這一中心。你對這一年作何評價?
安德列:非常積極的。起初,期望很高,我想要做事的意願很強烈,直到澳門理工學院的院長告訴我中國人的原則,欲速則不達。但我覺得我們能做到很多。在整整一年中,我都獨自一人,但我能描述出中國的情況,而這需要大量的工作。我成功地設計出所有如今正在開始實現的項目,也正在感知到,這些之前不存在的東西帶來的結果。

 

明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